学术争鸣 -> 三农问题
农户生活消费需求的调查与建议
作者:潘刚    发布:2010-03-17    阅读:27440次   

 

受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影响,推动经济增长的固定投资、对外贸易和国内消费“三驾马车”中,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2009年中央1号文件指出:“扩大国内需求,最大潜力在农村”。因此激活农村市场消费潜力,扩大内需应当是推动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主引擎。本文通过对黑龙江省14个农村固定观察点(村)1000个农户的生活消费情况进行横向与纵向的比较分析,深入剖析制约我省农村市场发展的因素和新形势下扩大我省农村消费需求的途径,供领导和决策部门参考。
一、农户生活消费意向分析
随着农村产业结构、就业结构日趋合理,农村小城镇建设加速发展,我省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生活水平不断迈上新台阶,农民生活消费也由生存型向实用型和发展型转变。
(一)农户食品消费结构比重下降
恩格尔系数是指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提出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在59%以上为贫困,50%-59%为温饱,40%-50%为小康,30%-40%为富裕,低于30%为最富裕。随着国家对“三农”问题的关注以及各项支农惠农政策的落实,我省农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恩格尔系数呈逐年下降的趋势。根据我省农村固定观察点1000个农户,家庭人口总数3430人的调查数据显示,2009年我省农民恩格尔系数36.4%,比上年的39.9%下降了3.5个百分点。
从食品消费支出的结构来看,2009年,农户主食人均支出449.4元,占食品支出的35.7%,几乎与上年持平;2009年,农户副食人均支出576.0元,占食品支出的45.8%,比上年的48.3%降低2.5个百分点,这表明,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肉、蛋、奶、蔬菜以及油、盐、糖等副食的消费增加。同时,随着劳务经济的发展,农民在外饮食的支出也有所增加,2009年,农民在外饮食人均消费221.9元,比上年的180.8元增加41.1元,增长22.7%。
(二)农民“形象消费”逐步提升
穿着打扮体现人的精神面貌,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农民对“形象消费”逐渐产生兴趣,用于这方面的消费支出不断增多。根据2009年我省1000个农户的调查数据显示,农民人均衣着消费支出294.4元,比上年人均消费支出236.9元,增加57.5元,增长24.3%,增幅较大。同时农民也愈来愈注重生活质量的提升,购买化妆品、美容美发、项链、戒指等曾经不太敢想的奢侈品,开始受到部分农民青睐。2009年农民在其他商品和服务消费人均支出100.2元,比上年86.1元,增加14.1元,增长16.4%。随着新农村建设的加快,农民精神面貌的逐步改善,这方面消费尚有很大空间。
(三)住房消费成为农户消费的新亮点
居住条件的好坏是反映一个地区人们生活消费水平的重要综合性指标。随着我省新农村建设步伐的加快,以及农民思想观念的改变,很多农民也将自家房子装上了城里时兴的塑钢窗,有的农户家里铺上了地板。根据固定观察点数据显示,2009年我省农民人均居住消费支出486.2元,较上年264.5元,人均增加227.1元,增长83.8%,其中购买生活用房建筑材料增长72.4%。年末农民人均住房面积22.5平方米,比上年21.9平方米提高0.6平方米,其中钢筋混泥土结构面积人均1.57平方米,比上年的1.28平方米增加0.29平方米。可见,我省农村的居住环境正逐渐得到改善。
(四)生活耐用消费品拥有量稳步提高
耐用消费品大量进入寻常百姓家,是居民消费水平显著提高的一个重要标志。电视在农村已基本普及,摩托车成为了农民进城务工、办事经商的重要交通工具;随着农村用电、用水等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的不断加大,洗衣机、电冰箱等家用设备在农村已实现了快速发展;移动电话已成为了农民与外界联系的重要通信工具。根据省农村固定观察点调查数据显示,2009年,我省农村1000个农户家庭拥有彩色电视机1043台,比2008年1002台增加41台;2009年1000个农户拥有电冰箱487台,比2008年294台增加193台;拥有电脑56台,比2008年3台增加53台;移动电话1245部,比2008年的925部增加320部;摩托车505辆,比2008年的447辆增加58辆;小汽车12辆,比2008年的6辆增加6辆,增幅50%。相反对收音机、自行车等传统的家用电器的需求量开始呈逐渐下降的趋势。农民对不同消费品的需求变化也反映了农村消费结构的变化,即优化趋势。
(五)交通通讯和教育文化消费增速加快
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现代化的交通和通讯工具进入农民家庭,对改善农民的物质生活条件,拓宽农民获取和交换信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08年我省农村居民用于交通和通讯消费大幅增长,交通和通讯人均消费203.1元,比上年172.7元增加30.4元,增长17.6%。同时随着农民收入的稳步提高,教育文化纸糊增幅较大,旅游休闲也走入寻常农家。2009年,我省农民教育文化服务消费支出人均315.6元,比上年271.1增加44.5元,增长16.4%;2009年,我省农民旅游休闲消费支出人均11.8元,比上年5.03元,增长1.34倍。
(六)农民现金消费比重提高
随着我国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农村消费市场也逐步活跃,可供农民选择的消费品种日趋多样化,买方市场渐渐形成,居民消费由限量供应的抑制型消费转为敞开供应的自主型消费,农民消费也从自给、半自给方式逐渐向商品化、市场化方式转变,实物性消费份额逐年下降,货币性消费份额逐年提高。据农村固定观察点调查数据显示,2009年我省农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453.4元,较上年的2832.2元增加620.2元,增长21.9%;2009年,农民人均现金消费2684.6元,较上年的2273.4元增加558.8元,较上年上升了24.6%。
二、农户生活消费评价
(一)农民预期收入不确定,直接影响农村消费市场
在影响农村居民消费的诸多因素中,收入是最直接、最具决定性的因素。2009年我省农村固定观察点数据显示,农户家庭总收入的75.3%来自家庭经营收入,12%来自外出打工收入,家庭经营收入中有60%多来自农业收入。农民经营农业要承受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使得农民收入不确定性增大。此外,外出打工以及工资性收入同样存在不稳定因素。农民预期收入不确定,决定了农民总是为未来多做打算,有了钱也要尽可能多储蓄,以备将来不时之需,制约了农民现期消费需求。
(二)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农民消费仍是“量入为出”
受城乡二元结构影响,农村社会保障体制严重落后于城镇。农村存在社会保障面窄、保障水平低、服务滞后等问题,在农村,治病难、养老难现象仍很普遍。根据农村固定观察点数据显示,2009年我省农民人均生活服务消费支出229.6元,占生活消费支出的6.6%,比2008年221.1元,增长3.8%;2009年生活服务支出中,人均医疗住院费114.9元,占生活服务支出的50%;2009年农民人均保险支出35.5元,占生活消费支出的1.1%;农民对未来的顾虑较多,自我保障意识强,储蓄用于防老养病、子女教育仍是首选,即期消费受限制,多数农民消费仍以“量入为出”为主。
(三)农民消费观念陈旧,消费结构不合理
长期的自然经济,弱质农业的土壤培养了我省农民相对保守陈旧的观念,形成了“盖房、买地、娶媳妇”为主要内容的传统消费模式,养成了捂紧钱罐子的消费习惯,消费预期心里和预期收支趋紧,导致农村消费领域不宽,消费层次不高。同时,农村的盲目性、愚味性消费依然存在,有些农民对婚丧嫁娶大操大办,攀比性消费日趋严重,赌博和封建迷信活动屡禁不止。同时,农村人情往来支出不断增多、礼金不断加码,已成为农户一个不堪负重的项目。据调查,农村一次礼金支出由2000年以前的人均100元升到200-300元,婚丧大事礼金高达1000-3000元,仅2009年,农村家庭人均礼金支出340.7元,比上年同期的315.8元增加24.9元,增长7.9%。农村礼数之多、礼金之重,严重影响了农民正常的生产和生活消费,这种不合理、不健康的消费加重了农民的隐形负担,形成了农村生产、收入、消费不协调的怪圈。
(四)农村零售业欠发达,抑制了农民消费欲望
据农村固定观察点村的调查,拥有500个农户的自然村,平均每个村有仓买零售商店3个,而且大多数农村个体商业仍是传统的“夫妻店”,经营规模小、层次低、业态单一,经营商品品种只能满足日常生活需求,多数大件物品还得到县城去购买,抑制了农民消费欲望。此外,我省农村市场发育不健全,存在着布局不合理、规模偏小、场地狭窄、设施简陋、配套不全等问题,有的只以路、以棚为市,造成大众生产资料和耐用消费品供需断层,相当多的农民只好“买大件到城里,油盐酱醋找个体,日用百货赶大集”,影响了农村市场的拓展和消费潜力的提升。
三、对策建议
(一)增加农民收入,扩大农民消费需求
增加农民收入是开拓农村市场的治本之策,促进农民收入实现较大幅度增长,需要在增加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和务农收入上下功夫。一是加强农业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农业和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不仅能够为农民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直接增加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增强农业综合生产能力。二是政府进行适当调控,建立农业稳产、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这个长效机制,涉及农用生产资料的供应和价格以及农产品生产、流通、运输、储存、调配、进出口贸易和消费等多个环节,需要从多个方面着力,保障农民的农业经营收入稳定增长。
(二)完善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减轻农民负担
公共财政支出应更多地直接用在农民身上,农民最担心的是看病、养老和教育费用高等问题。虽然中央在农村教育、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农村新型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建设等方面加大了支持力度。但我省财政还应加大农村资金的投入力度,探索完善新型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做好这些方面的工作,既可直接减轻农民生活负担、免除农民消费的后顾之忧,又可使财政支出较快变成一部分农村低收入群体的消费,从而拉动内需。
(三)引导农民正确消费,拓宽消费领域和层次
更新消费观念是开拓农村市场的先导。要引导农民破除小农意识和过度守财、过分节俭的观念,,激发农民通过勤劳致富,换取生活的改善,提高生活质量,领略新的消费时尚,拓宽消费领域。同时,要着重提高农民的素质,引导农民追求文明、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加大科技、文化、教育、娱乐、旅游等非商品性消费,改善消费结构,提高农民消费水平和档次。在更新农民消费观念的基础上,还要发展农村的消费信用,改变传统的积累型支付方式,重点扩大住房、农用车、大型家电、农机产品等市场,实现从滞后型消费转为适当超前消费,将潜在需求转变为现实需求。
(四)拓展农村市场,提升农村消费潜力
农村市场商机无限,关键在于能否准确把握农村的需求。为此,企业要坚持面向农村,服务农村,研究农村市场的需求结构,探索农村的收入水平、文化层次、生活环境、消费习惯以及消费的新特点,并以此来调整生产结构和产品结构,加快产品更新,用物美价廉、功能简单、经济实惠、经久耐用的商品打开农村市场,要重点在建筑建材、农业机械、化肥、农药、农膜等生产资料,进一步加大“家电下乡”力度,在洗衣机、彩电、冰箱、摩托车、电话等生活消费品上下工夫,更多地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提高对农村市场的有效供给,刺激农村消费形成新热点。
(五)改善农村消费环境,加强农村市场建设
改善农村的消费市场,要适应农村居民生活环境和需求结构的变化。针对当前农村流通网点布局“散、乱、差、小”和农村市场监管薄弱的现状,要结合新农村建设规划,对农村的商贸流通体系建设进行科学、合理的规划。要加强各类市场的规范化建设,通过改造、整治提升各类市场档次和星级。同时政府职能部门要加强对农村流通业的监管,要通过监管整肃农村市场环境,使得当前农村地区存在的假冒伪劣商品的现象得到有效的打击,形成一个良好的农村市场和消费环境。
作者简介:潘刚,男,28,哈尔滨人,黑龙江省农村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室主任,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农业经济、农村社会发展、农村政策理论等。联系电话:13946111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