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未来5年我国将面临6大挑战和机遇
作者:刘元春    发布:2022-12-19    阅读:9559次   


刘元春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 2022-12-15 17:01 发表于北京




刘元春  上海财经大学校长,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合创始人

本文转载自12月10日河南商报。



对于当前形势,二十大报告用三个时期来进行了很好的界定。


第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处于加速演进期,也就是说大变局处于一个超级变化的时代,变化的速度是不断加剧的。


第二,世界进入新的动荡变革期,而这个变革期很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全球增长速度的下降,导致分配模式的变化,再叠加世界疫情影响,导致逆全球化思潮全面抬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明显上升,世界复苏进一步乏力。政治冲突和动荡频繁发生,传统的世界经济问题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增添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因此动荡变革是核心关键词。


第三,对于国内形势的界定,报告指出,我国进入战略机遇和风险挑战并存、不确定难预料因素增多的时期。这个时期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黑天鹅、灰犀牛”事件随时可能发生。


因此,在这样的状况下,如何来确定未来的机遇和挑战?要完成二十大报告所设定的未来5年各项目标,我们有可能会面临一系列的挑战以及机遇是什么?


第一个,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而机遇是我们很可能稳步步入到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第二个,“修昔底德陷阱”危险期。当然,我们一旦突破这个时期,就会全面扭转当前中美博弈之间的不对称、不平衡的特性。


第三个,“李约瑟之谜”,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在政府主导下能不能够进行有效的创新。当年英国科学史家李约瑟在研究中国科学史时就提出,中国之所以没有产生产业革命和现代技术革命,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政府的力量太强大,政治激励太强大,导致民间创新力不足。但是,我们已经构建出以举国体制为特征的科技自立自强的研发体系,以及以大市场用于大创新,以企业为主体的市场型创新体系。


第四个,“金德尔伯格陷阱”的挑战,也就是由于全球公共品的缺失、全球治理体系的崩塌所导致的世界丛林现象,所导致的各种防护成本急剧上扬的挑战。


第五个,是我们依然要跨越“明斯基时刻”,持续的创造无金融危机的增长奇迹。过去40年,我国的经济增长奇迹不仅仅体现在经济增长快、经济增长稳,同时还体现在快速金融深化的过程中间,没有出现世界其他国家周期性的金融危机,超越周期、超越危机,这种现象在未来是我们要延续奇迹新常态的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如何实现,我们面临着挑战。


最后一个,是突破拉美难题,也就是我们要通过有效的社会建设来推动高质量发展,通过有效的社会发展来促进经济循环的高效运转。这在一些拉美国家没有实现过,在中等收入阶段的时候,常常会面临着这种社会危机所引发的系统性危机。所以说,我们要给出中国式的答案。


因此二十大报告提出,未来5年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开局起步的关键时期。要突破以上难题,我们必须要进行战略深化,进行几大新动能的构建。


第一,要全力推进以“卡脖子”问题、高新技术的创新为龙头的创新驱动,实现创新红利。


第二,要全面推动改革,特别是我国在上一轮改革中没有完成的2%、一些啃骨头的关键性的改革,从而构建我们第二轮的制度红利。


第三,通过教育强国、人才强国、科技强国,全面推进传统的人口红利转换为人力资源红利。特别是近几年,我们不仅仅要成为教育大国,更要成为教育强国。同时,不仅仅要成为本土人才的孵化器,还要成为全球人才的集聚地,使中国在全球吸引世界各民族的优秀人才,共同为世界的繁荣、为中华民族复兴而奋斗,成为世界人才荟萃中心。


第四,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尤其是在未来欧美出现滞胀、战略不平衡以及全面出现影响力、领导力下降的状态下,我们能够发挥超大经济体、发挥中国制造、中国创新的优势来构建新的国际合作平台和新的竞争力,突破价值链、分工链重构所带来的瓶颈约束,来构建新一轮的全球化红利。


这种战略是从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进行了大量的战略性重构。二十大胜利召开,我们要借此东风,充分发挥二十大政治红利,推进我国新一轮的政策再定位、改革再出发以及世界格局的再构建,使我国在新动能的打造中有新举措,有新表现,从而圆满完成未来5年的战略目标,进一步完成2035初步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目标,为实现2050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和制度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