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不要低估中国经济的潜力
作者:林毅夫    发布:2023-04-03    阅读:11467次   


 林毅夫 北大国发院 2023-03-29 19:36 发表于北京


题记:2023年3月22日,北大国发院经济观察报告会第64期“中国经济的前景”暨2023年两会解读报告会在国发院承泽园举行。本文根据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南南学院院长林毅夫教授的主旨演讲整理。

大家对于今年的两会有很多期待,因为两会关系到新一年的布局。今年是党的二十大之后的第一年,是从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到正常生活的第一年,也是新一届政府上台的第一年。新一届政府对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会有怎样的政策措施,比如民营经济的态度如何?房地产会不会有新政?对平台经济的管控会不会调整?新设立的政府机构如何运作?等等,都是大家在两会上讨论的问题。

我自己的感受是,大家最关心的还是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在两会上,大家普遍认为5.5%左右的目标比较保守,我个人也同意这个判断。在政协全体会议上,我就做了题为“激发潜在优势,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发言。高质量发展是建立在发展基础上实现高质量,需要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所讲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从发展阶段来看,我个人认为中国在创新方面具备三个优势:

第一是后来者优势。我国现在总体上还处在追赶阶段,相当于德国在1940年代、日本在1950年代、韩国在1980年代对美国的追赶阶段(人均GDP为美国同期的25%左右)。这三个国家在和我国相同的追赶阶段实现了10多年平均每年人均GDP 8%以上的增长速度。它们能实现,表明我国也可以有这个潜力。

第二是换道超车优势。以数字为生产要素的新经济方兴未艾,其特性是新技术的研发周期特别短,投入以人力资本为主。在新经济领域我国不仅和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而且,我国是14亿人口的大国,有利于新技术取得突破和快速运用发展的人力资本多、国内市场大,还有产业配套齐全等条件,这个优势是德国、日本、韩国在追赶阶段时所没有。

第三,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德国、日本、韩国在追赶阶段,没有因为国际格局加速演进导致外部打压遏制而被“卡脖子”的问题,这是中国在利用后来者优势进行追赶时的特殊困难。但是我国85%的制造业还处于相对传统的领域,不会被卡脖子,在高新领域的技术一般多个发达国家有,只有那些美国独家拥有的技术才有可能被卡脖子,对那些技术,我们可以用新型举国体制来克服,固然有代价,但不是死路,我们不仅有机会克服挑战,甚至有可能开创出一条新路。

除了上述三个技术创新的优势之外,我国还有人口质量红利的优势。实现经济增长最重要的是有效劳动,中国虽然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阶段,但是我国人口质量的红利随着新增劳动力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而不断增长。同时,人工智能也将减少劳动力数量下降对经济增长带来的挑战。

同时,我们还有巨型国内市场的优势。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市场,即使用市场汇率计算也是世界第二大市场。

综合上述考虑,我国在2035年之前应该每年有8%的增长潜力。当然,这是从供给侧的技术可能性来看,在落实过程中还需要考虑实现双碳目标、绿色发展、缩小地区和城乡差距、照顾弱势群体以及应对国内国外各种挑战的问题。如果我们能把上述优势用好,我个人认为在2035年之前实现6%左右的年均增长完全有可能。

就2023年的增长而言则还有一个优势,那就是经济反弹。去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只有3%,远远低于增长潜力。去年增速低,今年就会有反弹。正如我们2021年的增长达到8.1%,是因为前一年只有2.2%的增长。

大家普遍感觉我们今年应该有6%以上的增长,但为什么政府工作报告定的增长目标只有5%左右?我个人认为有三方面原因:

第一,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是上一任总理做的,如果把目标定得高,给新领导班子的余地就有限,所以把目标定得稍微保守一些,有利于新领导班子拥有更宽松的施政空间。

第二,国际上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近几年来,国际上的“黑天鹅”事件时有发生。已经持续一年的俄乌冲突尚未得到解决,下一步会不会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而影响世界经济格局?再比如,二十大报告里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各种惊涛骇浪级的事件随时可能发生,来自外部的打压遏制随时可能出现,甚至加码。这种地缘政治如果往坏的方向发展,也会影响我们的经济增长速度。国际金融市场状况同样不可预期,最近美国有三家银行“暴雷”,瑞信被瑞银收购。国际金融危机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类似“黑天鹅”事件如果发生,我们的经济增长肯定会受到不利影响,因此,把增长目标定高了就很难实现。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定的经济增长目标是6%左右,有8%的潜力,定6%的目标是合适的。但由于奥密克戎,实际上只实现了3%的增长。经济学家都能理解,这是外部冲击的结果,但一般老百姓就不一定这样认为,可能会觉得目标没有实现。我想这也是今年把目标定得略低的可能考虑因素。

第三,有8%的增长潜力,实现6%左右的增长是对全国的增长速度而言,各地发展条件不同,有些地方应该高于这个速度,有些地方应该低于这个速度,但是,政府工作报告若定了这个目标各地都会尽全力去达到,这样可能使得一些没有条件的地方放弃了高质量发展的其他目标。所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把目标定得略为保守有利于各种不同条件的地方都能更好地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

综上,我个人的判断是:我国有8%的增长潜力,但考虑到内部和外部的种种因素,以5%左右为目标是合适的。新一届政府以组合拳来拼经济,实际达到6%左右的经济增长是有可能的。很多省在人大会上的报告普遍都将本省增长目标定在6%以上。我相信,除非有不可预期的大型“黑天鹅”事件爆发,我国今年实际增长6%左右的可能性很大,甚至有可能略高于6%。这当然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整理:白尧 | 编辑:王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