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作者:管涛    发布:2023-06-01    阅读:19101次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3年05月30日第06版)


  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唯一的新兴经济体货币,人民币国际化广受关注。经过十几年国际化历程,人民币目前是国际支付第五大活跃货币,第五大国际储备货币,全球第五大交易货币,在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中的权重排名第三,人民币国际地位稳步提升。展望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还有较大空间。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在疫情持续冲击、百年变局加速演进、中美货币政策分化等背景下,中国外汇市场经受住多重考验,充分展现了大型开放经济体的抗风险能力。在此过程中,中国继续推进汇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同时中国持续推进金融市场开放,不断提高人民币金融资产的流动性,这增强了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底气,也进一步提升了境外投资者的信心。

  随着中国金融开放程度不断加深,金融市场基础制度建设逐步完善,人民币股票和债券相继被纳入国际重要金融指数,人民币资产对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不断增强,外资在境内金融市场参与度逐渐提高。到今年3月底,境外主体持有境内人民币资产的余额为9.88万亿元,较2017年增长1.3倍。

  从全球视角看,眼下欧美疲于应付过度刺激的“后遗症”,陷入稳物价、稳增长(就业)与稳金融的“三难选择”。但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以我为主,保持了经济金融基本稳定,并为应对新挑战、新变化留下了充足的政策空间和工具储备,这有助于提升人民币信用。特别是当前欧美央行货币政策大收大放酿成的银行业动荡仍未平息,甚至可能演变为金融危机、经济衰退,但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加快恢复、回升向好,进一步增强了人民币投融资和避险功能。

  由于国际地缘政治、经济发展环境等变化,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正从美元独大逐渐向多极化发展。近年来,美元潮汐效应进一步凸显了美联储难以兼顾内外均衡的两难境地,新兴经济体频频被“薅羊毛”,不少发达经济体也深受其害。全球范围内地缘政治冲突频发,美国多次将美元“武器化”的操作以及不断膨胀的债务规模,进一步动摇了美元信用基础,使其他国家对美元产生了信任危机,转而加强双边或区域内的多边货币合作。数据显示,到2022年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8种主要储备货币以外的其他货币储备份额合计较2019年上升了0.94个百分点,同期美元份额下降2.39个百分点,人民币份额上升0.75个百分点。

  有机遇,也面临挑战。国际货币体系演变往往存在网络效应和路径依赖,一种货币使用的人越多,交易成本就越低、流动性就越好,使用者也越难改变使用习惯、改用其他货币,这意味着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国际化货币存在后发劣势。当前,人民币的确已经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之一,但从国际可比口径来看,人民币国际支付的全球份额与美元、欧元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接下来,还应保持定力、久久为功,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这是服务于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客观需要,是顺其自然的自主选择。应着力推动经济运行整体好转,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为人民币国际化奠定坚实基础。坚持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以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促进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为导向,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跨境使用的政策支持体系和人民币国际化基础设施,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推动更高水平金融市场双向开放,完善本外币一体化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此外,应开展持续的市场宣传教育,普及国际金融常识,客观、理性看待跨境资本流动和人民币汇率波动,为扩大金融开放、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营造良好环境。

  (作者为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