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2023年4月份我国宏观经济形势若干研判
作者:《经济研究》智库经济形势分析课题组    发布:2023-06-08    阅读:19406次   


社科院经济所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 2023-06-05 18:11 发表于北京

《经济研究》智库经济形势分析课题组


年初以来,我国经济社会全面恢复常态化运行,宏观政策靠前协同发力,多项经济指标呈现积极向上修复势头。4月份,受上年同期基数较低影响,一些经济指标同比呈现较快增长,但近两年同期平均增速已较上月有所下降,表明经济修复的斜率已有所趋缓。当前,主要受服务消费维持较快增长支持,美国经济表现略好于预期,但通胀维持在高位也将持续更长时间,欧洲经济面临的滞胀风险较大,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出口仍将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进入5月,我国经济修复的斜率可能继续趋缓,部分指标有可能承压。在这种情况下,要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激发民间投资特别是在第三产业的投资活力,同时要利用5、6月份观察经济内生动力恢复情况的重要窗口,根据内生动力恢复状况适时适度做好下一阶段政策安排。

一、4月份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特征


(一)我国经济向上修复的斜率趋缓

固定资产投资各主要分项增速均有所下降。1-4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4.7%,增速较1-3月份回落0.4个百分点;以2021年同期值为基数,近两年1-4月份平均增速为5.7%,比1-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1.4个百分点。从固定资产投资各主要分项看,1-4月份,基建投资同比增长8.5%,增速较1-3月份下降0.3个百分点,近两年1-4月份平均增速为7.5%,比1-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1.1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6.4%,增速较1-3月份下降0.6个百分点,近两年1-4月份平均增速为9.3%,比1-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2.0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同比下降6.2%,降幅较1-3月份扩大0.4个百分点,近两年1-4月份平均增速为负4.5%,比1-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1.9个百分点。

11.jpg

图1 2021年2月至2023年4月固定资产

及各主要分项投资增长情况

注:2021年各月数据为2020-2021年两年同期平均增速

固定资产投资各主要分项增速均有所下降的原因可能有以下方面:一是因PPI同比读数下行,固定资产投资名义增速受到一定影响。二是在前期政策已靠前发力的情况下,基建投资增速继续上行的难度增加。三是受出口增速下降以及工业企业利润缩减影响,制造业投资的动力受限。1-4月份,我国以美元计价的货物贸易出口增长2.5%,较去年同期下降10.0个百分点;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利润同比下降21.3%,较去年同期低了25.2个百分点。四是房地产销售端仍未企稳,限制了房地产投资的增长。今年以来,受前期积压的需求释放以及去年同期较低基数的综合影响,我国商品房销售面积跌幅有所收窄,1-4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下跌0.4%,跌幅较1-3月份收窄1.4个百分点;但以2021年同期值为基数,近两年1-4月份的平均降幅为11.2%,较1-3月份的平均降幅扩大3.2个百分点。

主要受去年同期基数下降影响,消费同比出现较快增长,但如果考察近两年同期平均增速,以剔除基数变动影响,多数品类商品消费增速有所下降。1-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5%,比1-3月份提高2.7个百分点;以2021年同期值之为基数,近两年1-4月份的平均增速为4.1%,比1-3月份的平均增速下降0.5个百分点。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8.4%,增幅比3月份提高7.8个百分点;以2021年同期值之为基数,近两年4月份的平均增速为2.6%,比3月份的平均增速下降0.7个百分点。在社会消费品零售中,受去年同期基数较低影响,4月份餐饮收入同比增长43.8%,近两年4月份的平均增速为5.4%,比3月份的平均增速提高2.7个百分点;商品零售同比增长15.9%,近两年4月份的平均增速为2.3%,比3月份的平均增速下降1.0个百分点。在限额以上单位商品零售中,主要因去年同期的极低基数,4月份,一些可选消费同比实现较快增长;但如果计算近两年同期平均增速,以剔除基数变动的影响,那么除家用电器类跌幅有所收窄外,其他品类增速均低于近两年3月份的平均增速。

如果比较2020、2021年4月份的平均增速与近2022、2023年4月份的平均增速,可以发现,除石油及制品类受价格上涨影响,平均增速有所提高外,其他品类近两年平均增速均有所回落;其中,日用品类、化妆品类、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汽车类、文化用品类、通讯器材类、家具类、建筑及装潢材料类近两年同比平均分别下降0.6%、1.7%、1.9%、2.8%、4.9%、5.3%、5.7%、11.5%,即消费量仍未恢复到2021年同期水平,特别是地产后周期的家具、建筑及装潢材料消费与2021年同期水平还存在较大差距。

22.jpg

图2 居民各大类消费增速比较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外贸出口增速回落、进口跌幅扩大,顺差仍维持在较高水平。4月份,我国实现外贸出口2954.2亿美元,同比增长8.5%,增速较上月回落6.3个百分点,以2021年4月为基期,近两年同期平均增速为6.1%,较前值回落8.6个百分点;我国外贸进口2052.1亿美元,同比下降7.9%,降幅较上月扩大6.5个百分点;我国实现贸易顺差902.1亿美元,较上月扩大20.2亿美元。

33.jpg

图3 2020年2月至2023年4月我国外贸进出口及顺差情况

注:2021年的进、出口增速为近两年复合增速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4月份,我国出口增速回落、进口跌幅扩大的主要原因有:一是因全球通胀回落,加大了我国进出口额增速下降的幅度。二是前期积压的出口订单释放效应减弱。三是在全球经济增速乏力背景下,海外需求特别是对制造业产品的需求减弱。4月份,全球制造业PMI为49.6%,与上月持平,较2月份低0.3个百分点,自2022年三季度以来持续位于荣枯线以下。四是内需偏弱以及全球供应链的渐进调整对我国进口增长也形成了一定压力。

主要受基数下降影响,工业生产同比增速有所加快,服务业生产同比实现快速增长。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增速较上月提高1.7个百分点;以2021年同期值为基数,近两年4月份平均增长1.3%,比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3.2个百分点。在工业生产的三大门类中,4月份,采矿业增加值同比持平,增速较上月下降0.9个百分点,近两年4月份平均增长4.6%,比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1.8个百分点;受去年同期基数大幅下降影响,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5%,较3月份提高2.3个百分点,近两年4月份平均增速为0.8%,比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3.5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8%,较3月份下降0.4个百分点,近两年4月份平均增速为3.1%,比3月份平均增速下降1.8个百分点。

4月份,受基数变化影响,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提高13.5%,较上月扩大4.3个百分点,创2021年5月以来的新高;近两年4月份平均增长3.2%,比3月份平均增速回落0.8个百分点。4月份,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5.1%,虽较上月下降1.8个百分点,但已连续四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上;从各行业来看,与居民出行和消费密切相关的交通运输、住宿、文化体育娱乐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高于60.0%,表明文旅消费及出行链相关行业活跃度处于较高水平;与企业生产活动密切相关的电信广播电视及卫星传输服务、互联网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货币金融服务、租赁及商务服务等行业商务活动指数继续位于57.0%以上较高景气区间。

(二)城镇调查失业率下降,但结构性失业问题仍较严重

4月份,我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2%,比上月降低0.1个百分点,创2022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从结构来看,4月份,我国本地户籍人口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1%,与上月持平;外来户籍人口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4%,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在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较快增加的情况下,我们生活性服务业较快修复,对吸纳外来户籍人口就业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在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总体下降的情况下,受劳动力供需结构变化等因素影响,我国16-24岁人口城镇调查失业率上升到20.4%,比上月提高0.8个百分点,创下2018年发布该项数据以来的新高。通常来说,每年7月高校毕业季时青年人调查失业率会达到高峰,因此我国16-24岁人口城镇调查失业率有可能在年中继续走高。4月份,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8.8小时,比上月增加0.1个小时。1-4月份,全国城镇累计新增就业424万人,比去年同期多增18万人;完成全年新增就业目标的35.3%,比去年同期低1.6个百分点。

(三)PPI同比维持负增长,CPI同比涨幅走低

4月份,受国际原油价格波动下行以及国内钢材、煤炭、水泥等价格回落影响,我国PPI环比由上月的持平转为下跌0.5%。从影响PPI环比涨幅的各主要分项看,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下降2.3%,跌幅较上月扩大1.9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由上月的持平转为下降1.1%;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由上月的上涨1.3%转为下降1.0%;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下降4.0%,跌幅较上月扩大2.8个百分点。4月份,PPI同比下跌3.6%,跌幅较上月扩大1.1个百分点;其中,上年价格变动的剔除翘尾因素向下拉动了2.6个百分点,较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今年新涨价因素向下拉动了约1.0个百分点,较上月扩大0.5个百分点。

4月份,受食品价格下跌而非食品价格涨幅微小的综合影响,我国CPI环比下跌0.1%,跌幅较上月收窄0.2个百分点。4月份,剔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环比由上月的持平转为上涨0.1%。在影响CPI环比增幅的各主要分项中,食品价格环比下跌1.0%,跌幅较上月收窄0.4个百分点;其中,鲜菜、鲜果因大量上市,价格均有所下降,鲜菜在上月下跌7.2%的基础上本月继续下跌6.1%,影响CPI环比约下降0.14个百分点,鲜果价格由上月的上涨0.4%转为下跌0.7%,影响CPI环比下降约0.02个百分点;猪肉因产能充足,价格在上月下跌4.2%的基础上本月继续下跌3.8%,影响CPI环比下降约0.05个百分点。4月份,CPI同比上涨0.1%,涨幅较上月回落0.6个百分点;其中,上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因素贡献约0.3个百分点,比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今年新涨价因素向下拉动约0.2个百分点,较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

二、近期国际经济形势变化及对我国的影响


受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因素影响,年初以来美国消费物价同比读数延续较为快速的下降的态势,但受今年前两个月的季节性因素以及油价波动等影响,消费物价环比涨幅高于预期,预计6月份,美国消费物价离2%的水平仍将存在一定距离。目前来看,主要受服务消费维持较快增长支持,美国经济的表现略好于预期,但欧洲经济面临的滞胀风险较大,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出口仍可能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4月份,美国CPI同比增长5.0%,较1月份下降1.3个百分点,核心CPI同比增长5.5%,与1月份持平;随着翘尾因素贡献的较快下降,5、6月份美国CPI、核心CPI同比仍将处于下行通道,但到6月份,美国CPI同比读数可能将维持3.0%以上,核心CPI同比读数可能将维持在4.5%以上,距离2%的水平仍存在差距。在通胀仍维持较高水平的情况下,美联储年内降息的概率下降。从消费者支出情况来看,自2022年初以来,美国个人服务消费同比增速始终高于耐用品和非耐用品同比增速,受疫情影响的消费结构扭曲逐步得到修正。4月份,美国个人服务消费同比增长2.7%,不仅高于耐用品和非耐用品同比增速,也高于服务消费2017—2019年的同期增速水平,而耐用品和非耐用品同比增速则低于2017—2019年的同期水平。在服务业消费增长的带动下,美国劳动力市场仍维持一定韧性,经济总体表现略超预期。但欧洲经济面临的滞胀风险较大,4月份,欧盟调和CPI同比增长8.1%,环比增长0.6%;欧洲大陆的德国在去年四季度GDP环比折年增长率录得-2.1%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仍然出现1.3%的下降,法国GDP环比折年率在去年四季度为-0.1%的情况下,今年一季度也仅为0.7%。在一些发达国家消费结构转化或滞胀风险加大的情况下,全球货物贸易出口增长可能会受限,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出口仍可能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

三、下一步我国经济运行可能的基本态势和简短政策探讨


(一)我国经济修复的斜率可能继续趋缓,部分指标可能承压

目前,我国经济正处在前期积压的部分需求集中释放期向内生动力推动期转换的阶段。从经济总体趋势和一些高频数据表现来看,5月以来,在海外需求增长乏力、国内对货物商品需求偏弱的情况下,我国工业增加值和制造业投资增速将有所下行;在年初政策已前置发力的情况下,我国基建投资增速可能也将有所下降;房地产投资,在销售端回升难以明显起色的情况下,降幅可能仍然较大。在节假日的带动下,我国服务消费仍将维持较好增长势头;实物商品消费,在消费结构修复以及上年同期基数抬升影响下,增速将有所下降。外贸出口,受前期积压的订单释放完毕、海外需求增长乏力以及上年同期基数快速抬升的综合影响,同比增速有可能转负。综合来看,5月份我国经济修复的斜率可能近一步趋缓,部分指标将承受一定压力。

(二)失业率可能缓慢趋降

今年以来,在经济处于疫后修复和政策靠前发力的复苏上升阶段,我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总体呈现持续下降态势。4月份,全国调查失业率为5.2%,较2、3月份分别下降0.4、0.1个百分点,为2022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随着我国服务业特别是生活性服务性的继续修复,预计5月份我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有望继续小幅下行;其中,外来户籍人口城镇调查失业率,因生活性服务业的修复,降幅可能较大,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也有可能出现下降,但16-24岁青年人口城镇调查失业率仍将处在高位。

(三)PPI同比将继续回落、CPI同比可能小幅回升

随着OPEC+国家宣布减产造成的国际原油价格短期上涨效应的衰减,国家原油价格已较4月的高点明显回落;5月份,一些有色金属价格也出现了加大幅度的下降。受房地产投资下降、基建投资增速趋缓影响,以国内定价为主的钢材、水泥价格明显下降;同时,我国煤炭供应充足、进口较快增长,价格也有较大幅度下降。因此,5月份我国PPI环比可能继续负增长,且降幅有可能高于上月0.5%的水平。5月份,翘尾因素对PPI同比读数的向下拉动作用超过2.7个百分点,比4月份扩大0.1个百分点,因此考虑翘尾因素,PPI同比可能将下降4.5%左右。从近期国内农产品期现货市场价格走势来看,受季节等因素影响,鲜菜价格小幅上涨,鲜果价格有所上涨;猪肉价格则较上月继续小幅下跌。非食品价格中,交通通信类价格可能继续趋降,服务类价格有一定支撑。在考虑翘尾因素的情况下,5月份CPI同比涨幅可能较上月小幅回升。

(四)激发微观主体活力,适时适度做好下一阶段政策安排

在前期积压的部分需求集中释放期后,我国经济更加需要较长期内生动力的推动。从近两个月的消费走势来看,受上年同期基数走低影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明显加快,但近两年同期平均增速低于2020-2021年同期平均增速。虽然,未纳入社会消费品零售的部分服务消费增长较快,可能会造成消费品零售平均增速较低,但居民可支配增长较慢可能是重要原因。今年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同比增长3.8%,比GDP增速低0.7个百分点。从固定资产投资来看,今年前四个月,第一、二、三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分别增长0.3%、8.4%、3.1%,其中,民间固投分别增长-10.4%、8.9%、-4.0%,除第二产业可能受上游原材料价格下降带动民间投资增速消费超过整体外,第一、三产业民间投资均为负增长。在这种情况下,首先要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以带动居民最终消费增速的提升;其次要激发民间投资特别是在第三产业的投资活力;同时,要利用好5、6月份这一观察我国经济内生动力恢复情况的重要窗口,根据内生动力恢复情况适时适度做好下一阶段政策安排。


课题负责人:黄群慧

执行负责人:杨耀武

课题组成员:刘洪愧、李天健、孙小雨、贺颖、周慧珺

本报告执笔:杨耀武

(编辑:熊晨玮、张佶烨;责任编辑:张佶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