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讲坛 -> 2001年长安讲坛
园区风险投资
演讲者:段永基(论坛特邀企业家)    时间:2001-06-28    阅读:605次   
园区风险投资
 
    主讲人:段永基

    99年我到了中关村科技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它是北京市直属的的企业,任务就是协助政府完成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建设。中科园区的建设目标就是十年内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科技园区。最近我们和哈佛大学亚洲经济研究中心的一位教授叫安纳里的在合作。他是研究高科技园区的一个权威,也是研究地区经济比较优势的一个权威,他最著名的著作是《128公路与硅谷地区的比较》。因为128公路有56所大学,像哈佛,耶鲁,麻省等都在那里,而硅谷其实大学不多,不像中关村有68所大学,他分析了为什么128公路没有成为美国高科技创业的中心,而硅谷却成为美国高科技创业的中心。在进行了很详尽的研究之后,总结出硅谷成功的若干经验并出了这本书。之后,他又出了一本书,这本书现在正由吴敬琏教授,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和中关村发展来翻译。这本书被认为是迄今为止研究硅谷最好的著作。而在他总结的经验中,最重要的一点即是硅谷之所以成功,得利于风险投资。
     
    今天我要讲的是,中关村科技园区要真正成为用技术来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增加中国经济发展中的技术含量,从而提高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要起到这样的作用,必须设立风险投资。我的第一个观点是,高科技是拿钱堆出来的。不是说一个地方有了科技人员,有了一种创新的精神,就能产生高科技成果,这个高科技成果就能和经济结合。中关村已有一百年历史了,一直是中国高智商人才最密集的地方。用一个清华的数据,80年代,每年高考前一千名,有55%上了清华,90年代,这个比例上升为72%;根据国家教委的数据,每年高考,包括文科,理科的前一千名,85%以上都在中关村地区学习。中国博士生的54%,硕士生的36%都是这个地区出来的。现在是这个数字,一百年来也近似这个比例。高智商人才的高度密集,是中关村最显著的特点,也是世界上任何地方无法比拟的。第二个,中关村一直是市场非常活跃的地方,充满了创新活力的地方,一百年来,中国与世界的市场交流,文化交流,观念交流的窗口,就是北京的中关村地区。北京的几所著名大学,如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成立之初都与西方国家有天然的关系,

    象现在,北大有76%的学生出国,清华是82%。这个地方一直以来都是东西方文化碰撞的窗口,充满了创新的活力,充满着冒险的精神。但是为什么这个地区不象美国的硅谷,甚至不象台湾的新竹,对中国的经济建设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和影响力呢?这是应该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人们都说因为科技和经济相脱节,但这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其实60年代,毛主席就提出来了。但是问题找到了,药方却找错了,他后来认为是知识分子脱离实际,他的药方是这样,学工学农学军,结果大学教授学会了盖猪圈,学会了种水稻,但是经济和科技还是结合不起来。80年代开始第二次,提出科技要与经济挂钩,原因是见到农村经济改革成功了。最近,中关村的早期创业者正在策划拍一个记录片,准备把中关村过去二十年的经验教训总结一下,概括一下,把它展示在世人面前。当时的情况是,要借助农村改革的经验,搞经济改革和科技体制改革,作法就是推倒大院大所的深墙大院,知识分子要与市场相结合。中关村的一些公司就是在这个口号感召下起来的。就是要找市场,找了二十年,对中国市场经济的形成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真正把中国的高科技与中国的经济结合做的怎么样,我个人认为是否定的。最多四通的打字机推动了办公自动化,方正排版使报纸编辑电子化,联想电脑普及了个人电脑等等,但对经济的作用不大,其实技术对中国经济深层次的推动作用,我认为没有发挥出来。要想把科技和经济结合,首先,要与实践结合,第二,要与市场结合,但是这都不是要害,要害是钱,科技为什么不能和经济结合,为什么不能转化为生产力,原因是没有钱。这个钱,只能靠政府拨款,靠政府投资,而政府的钱是有限的,必须靠民间,靠民间投资。硅谷统计,从91年到98年,每年吸收的风险投资,在130亿左右,1999年是520亿美金,2000年4月,虽然泡沫经济破灭,但仍然有104亿美元。台湾的新竹地区,1998,1999年吸收的风险投资,都超过150亿美元,一共是200多家企业,不到一平方公里,吸收的风险投资是150到190亿美元。所以高科技绝对是拿钱堆出来的。因此我就有一个建议,就是举全国之力建设一个中关村。硅谷每年的产值是2000亿美元,每年吸收的投资是200亿不到,硅谷每年的科研费超过10%。也就是说企业自身也有150亿到两百亿用来研发。那么其实硅谷每年的投资在300亿以上。相当于2400亿人民币。去年,北京市的财政总收入330亿人民币,上海市为400多亿人民币,广东省为400多亿,不到500亿人民币,这三个省加起来不到1200亿人民币。不到硅谷一年吸收的风险投资。而中国光国家级的科技园区就有53个,国家批准的大型园区有22个,这样加起来就有75个,省级的有100多个,其它县市级的就有几千个了,所以政府没那么多钱,而且政府的钱还要用于社会保障等等公共事业,哪有那么多钱用来投资科技呢?所以要用民间的钱。民间的钱只能以什么方式存在呢,就是以投资的方式。所以中关村园区能不能成功的关键就在于政府能不能改变投资政策,就是允许民间自由设立创业投资基金,只管受税,尽管创业投资高风险,高回报,但是平均回报并不高,失败率很高。经专家论证,创业投资的回报率还不如股票。股票的回报率是16.8%,创业投资的平均回报率是16.2%,所以并不是很高。那么税收就应该优惠。台湾就有优惠,100圆的投资,20%用于免税,就是当你的创业所得在这20圆之内就不收税,维持五年,这样才能鼓励老百姓拿钱出来。另外要有一个退出机制,要有一个资本市场,二板市场用来退出。创业投资不能忍受正常的生产经营的回报率,他必须从资本市场退出才能有比较高的回报率。那就必须有一个规范的资本市场。怎么设立,怎么收税,怎么退出,我就呼吁政府尽快开放这三个环节。不开放,没有钱,高科技成长不起来。硅谷的统计,美国过去的二十年共吸收风险投资1.6万个亿,相当于我们去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2倍,这些钱创造了今天的硅谷,美国如果没有纳斯达克,就没有硅谷。所以,创业投资对高科技园区的建设是必要条件。到现在,我们在这方面的进展是很缓慢的。
     
      第二是怎么看待风险资本的作用。最近新浪网事件,媒体上是纷纷扬扬。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董事会把自己的总裁、CEO免掉,是再正常不过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媒体会那么大的愤怒和热情。如果要我发表评论,我只说两点:四通已经投资新浪网八年,快九年了,投了上千万人民币,迄今为止一分钱没得过。很多外国投资者17块美金,快二十块美金进了新浪网,好几年了一分钱也没得过,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用换一个总裁来表达自己的意见,为什么会换来这么多的谴责呢?这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如果这样的话谁还敢投资啊!都八年了,三年五年都忍气吞声,一分钱没赚过,看王志东整天哗哗的花钱,然后,一旦把他换了,花钱稍微慢一点,然后你们就同声谴责,资本多么的无情,赤裸裸的丑恶的资本,我觉得没有资本,人类就没有经济活动。我曾经与邓朴方同志讨论过,邓朴方同志说94年他曾经和小平同志讨论过这个问题,这个股份制和共产党的宗旨不一样,股份制是让资本参与分配,这不符合共产党的宗旨啊?小平同志说你是考我呢还是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这一代解决不了,我们这一代就负责建立中国社会市场经济体制,这个过程就要二十年到三十年,至于资本,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看来这个问题要重新认识。当然这个话没有正式传过来,我也是听说的。我认为资本在经济生活中的作用,不是含糊不清的,八年我们谁也不敢违规,现在我们换一个烧钱慢一点的,就说我们无情,那么王志东对我们就有情吗?我的工资是一年二十万人民币,王志东是三十万美金,我的二十万省吃简用来投资,他拿三十万随便花,公平吗?第二个问题,在一个公司里头,到底是CEO领导董事会还是董事会领导CEO?我们正在讲现代企业制度,正在讲公司治理结构,那么,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究竟是谁领导谁?究竟是董事会服从多数股东意见,还是董事会只能屈服少数董事的意见?这是基本问题啊。所以我看到媒体的狂轰滥炸,充满了同情和对资本的仇恨以后,我感到无言的悲哀。我们的企业理论,我们的企业文化,太苍白和落后了。用这样的企业理论和文化来建设我们的高科技园区,不可能成功。如果是这样,谁还敢来投资?投了八年之后,我们出来叫一句,或表示一下不同意见,就招来你们的同声谴责,说资本是多么血淋淋,那王志东烧我们的钱就不血淋淋?他自己往新浪一分钱也没投过,我们资本受到很大压力。拿着上千万的钱,为王志东打名声,就换王志东的四通投的票,四通的董事会就研究了三次,我们必须投这个赞成票。其实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不能给公司拿出一个盈利的计划,我们跟他谈,他说手里钱还够,还有一亿一千万美金,还能花五年,我说这钱不是给你花的,这是你拿了股东的钱,你要为大家赚钱的,你花五年,我们就再等你五年啊?你这个概念不对啊!第二个原因是团结,全体同仁一起工作方面有欠缺,王志东在董事会里会说,除了姜丰年,其他人都是计较利益的,一共六个董事,他就批了三分之二,都是计较利益的。计较利益对不对?我个人认为,资本和经营者在目标追求上是没有区别的。王志东一定是真心实意想赚钱,但是资本的思维方式与经营者不一样,特别是技术人员出身的经营者,他的思维方式比较偏于主观,比较偏于感性感情,资本的思维方式比较理性,比较客观。技术出身的经营者,倾向于表现其技术的先进性,而较少考虑盈利方面,就要把我开创的技术方向走到底,什么时候赚钱不考虑。而资本一定要考虑回报,这是健康的思维,正是这种健康的思维才催生了很多企业,才能推动企业前进,是一种健康的动力。如果资本也是主观的,感性型的,那大家都血本无归了,那资本的推动力在哪里?整个社会经济怎么发展?资本就是要形成一种正向循环,一种增值循环,若资本慢慢就消耗掉了,那只能是负向循环,减值循环,那个推动整个社会发展的资本力量就没有了,社会还能前进吗?新浪这个事,关于资本的性质问题,以前大家都说风险投资非常好,新浪的事一出来,大家就又觉得风险投资特别丑恶。其实我认为,资本这种考虑现实,考虑效益的性质,是推动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一种健康力量。我们必须要有这种认识,现在,王志东的事件,在香港,在美国,人们的反应就一点也不一样,跟国内刚好相反。
     
    大家都知道COMPAQ的总裁,把COMPAQ从一个濒临倒闭的公司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电脑公司,周六在全球经销商会上还慷慨激昂发表演说,开完会回到酒店,董事长打电话给他,说董事会决定,你明天就离开岗位,是辞职还是通知你离开,你自己定。他周日就宣布辞职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一点都不奇怪。总裁就是董事会聘用的,而我们对新浪的反应就与国外有非常大的反差,这种反差恰恰说明我们创业文化,企业理论的不成熟。这样的情况,风险基金也不会来。请神容易送神难,投了几亿,几年没有收益连换一个人都不行,会被同声谴责。所以对资本的认识,这种差距,会障碍我们风险投资的形成,也会障碍整个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第三点,创业投资的作用是什么?有一种思维,把风险投资当成“善财童子”,你给了我钱你什么都别管,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实际上风险基金不是“善财童子”(只有政府办的风险投资才有可能是)。所以我反对政府拿非常有限的纳税人的钱去做风险投资。风险投资最差的角色是“接生婆”,稍好的是“保姆”,最好的是做“妈妈”,风险投资从项目的孕育阶段,技术孕育阶段,就进入,帮助这个项目的市场策划,资本策划,产品策划,都要帮助创业者来做。这才是真正的创业投资要做的事。还以新浪为例,王志东说新浪的投资是他从硅谷找来的,其实不是,国家社科院的一个老领导,冯诗俊,他的儿子冯涛在美国留学之后在华登风险投资基金工作,后来华登认为中国的高科技要兴起,就派冯涛会过国项目投资,后来通过他父亲的朋友的关系找  到我,我就让我的董事,四通的另一个创办人吴立峰,对冯涛说去看看新浪网怎么样,这第一笔风险投资是这么来的,是吴立峰带冯涛找的王志东,谈的时候,觉得产品非常好,技术非常好,就问管理机构,说财务部长是谁,是办公室主任,刘冰,王志东的太太,还有王志刚,王志东的弟弟,当时就觉得不合适,王志东就答应把这些位置撤了,但有一条他不同意,就是开发部长,所有开发部开发的源代码,是公司财产,必须由公司来保管。这一点王志东不同意。他说,软件公司的源代码不能给别人,不然别人拿它跑了,就什么都没了。我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他说这个不交行不行。而我们的投资,对源代码的管理,不能让你每天下班都带回家去,必须交给公司管理,由公司统一来管理。后来,说服不了王志东,那我们就说你不改变这个管理,我们就不投,后来王志东犹豫了一个多月,才把源代码交给公司保管。后来还有一场风波,就是680万美金,买了43%的股权,要求单设一个帐号,当时我是董事长,单设一个帐号,钱分开好管,CEO,CFO,CTO,    三个人必须签聘任合同,不签这个合同,钱不能用。聘任合同怎么签呢?一个人一厚本,当时我们的CFO是美国的,当时他们都不签,说这是卖身契啊,因为这个合同除了待遇,还有三个附加条件,一是专有技术协议,就是你在这个公司工作,所有的发明创造都归公司,不能带走,第二是保密协议,公司的秘密不能对外说,第三是不竞争协议,就是你在公司期间,你的直系亲属不能作同样的工作。在你离开公司的若干年内,不能作同样的工作,这个条件确实是苛刻,有人说我就会作软件,你不让我做我怎么活?后来他们不行,我也很同情,当时,96年,680万美金是很大的,我就劝他们签,花了很多时间,后来才签了。所以我深刻的体会到风险投资进来,对企业的监管,对企业的帮助远远大于银行。风险投资的价值,我总结有三大作用,一,帮助公司改善管理系统,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四通利方在吸收风险投资以后,每三个月,开一次董事会,董事会必须拿文件,文件里最关键的是财务报表,严格的财务审批制度,我们的CFO美国人就经常和王志东有冲突,因为每一笔用钱没有他同意就不能动,但是这给四通利方奠定了很好的管理基础,和国际接轨的管理系统。这实际上就是在改造公司的管理体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是风险投资进来的第一个作用。第二个,发展战略的调整,发展计划的制订。四通利方原来是一个作中文软件平台的公司,为什么突然抓住机遇变成一个网络公司,门户网站?有人说是四通高瞻远瞩,其实是胜利大逃亡,当时有消息说微软要出的WINDOWS里加了七种外国语言,我们如果继续作中文外挂平台,肯定没前途。当时四通的主要业务是作软件,只有汪洋在作网络,而且占的份额很小。后来我们紧急召开董事会,我们的三个外籍董事对我们的转型帮助很大,他们长期在硅谷生活,觉得应该搞网络,后来就做了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新浪网。所以我从93年,四通在香港上市,四通利方1996年接受风险投资,98年与华渊网合并成为新浪网,这几个过程都有风险投资的作用。他帮助公司随时根据全球市场发展,技术发展的潮流,修订公司的战略。第三才是提供启动资金。把这三个价值归结成一句话,风险投资的进入,可以提高创业公司的成功率。完全自筹资金的公司,没有监督,成功率最低,依靠银行贷款的公司,银行对企业的监管大不如风险投资的作用,成功率也比较低,风险基金进入的公司成功率最高。从产品的孕育阶段,就已经对他的未来作了描述,他未来市场的开拓,资金的需求,未来产业链的形成,都有计划。这方面的成功例子是一家做搜索引擎的公司,在一有创意之后,立刻有风险投资进去,并从华尔街请来了市场专家,金融专家,进行四种系统的运作,即技术,产品,市场,资本四方面的全面策划,帮助创业企业成熟。

    因此,我认为我国必须尽快开放民间的投资市场,尽快设立民间风险资金的设立和退出的系统,这是中国高科技发展,中国高科技园区发展的十分紧迫和重大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关村再有优秀人才,中国人才再多,仍然建不成世界一流的园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