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4年年会:“走向世界的中国经济”
2004年中国经济50人年会会议纪要——中长期问题与宏观政策的调整
作者:楼继伟    阅读:53599次   

走向世界的中国经济

2004年中国经济50人年会会议纪要

楼继伟(财政部副部长):中长期问题与宏观政策的调整

    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年会,想到一些问题跟大家谈一下。经济学家面临的问题是短期和中长期的问题,必须对中长期问题做一些考证。像刘鹤刚才讲的,我们也观察到目前我们的压力,这种情况之下,宏观政策怎么办是一个大问题。

 

        从财政角度来说,我们面临财政政策的转型问题,如果没有大的变化,今后几年保持赤字的规模,这个规模占GDP的比重会下降的这个规模不变,比重会下降,这也是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在逐渐减小,这取决于宏观条件,真正有大的通货膨胀出现,那就不能保证规模。假定目前这个情况我们能够控制住通货膨胀,我们的意图是财政政策转型,也就是说要减少开支,通过增值税转型和所得税并轨,有选择地让企业获得更多的资金。所谓有选择不是凭空获得,要投资,而且设备要好。在成本扣除,比如技术开发费用方面,审核起来比较严格,这些方面也不太容易真正能够兑现这个政策。总之,这种选择是通过知识经济增长、技术进步和设备投资让出一部分政府收入,这样做至少要维持它的中性,要适当压缩政府的投资。从现在要测算,增值税转型可能要减轻一千亿的收入,75%,大概600多亿是中央的,必须适当压缩开支,因为这些是企业的设备投资。这样的结果,技术进步、设备投资也有利于我们经济增长,显然这个方向我们觉得还是比较对的,但有一个问题,就是要控制通货膨胀,实际是市场在起作用。这是从制度上的一个做法。

       从宏观平衡上来说,要促进吸纳各种资金进入投资,这主要取决于能否控制住通货膨胀。我前几天刚刚去沈阳了,把东三省的负责同志都请来了,问这几条政策落实的怎么样。据我了解的情况,这三个省都要把这个政策放的最宽。比如转型中的设备抵扣,是分三年抵还是一年一次抵,不是这样的,缺口怎么办?对一些企业搞贴息不见得有很好的作用,还不如你干了我给你抵。我跟他们说,我们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不是振兴政府,振兴的是企业,我转你也得转,你也得压缩。所以,宏观调控目前要控制通货膨胀,这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当然,这方面我想听听谢平的说法。目前汇率升值的压力很大,在香港炒股票,炒中国概念,真正的压力并不大,而且已经出现其他人还在紧缩,我们已经通货膨胀的现象,压力在加大的情况之下更有升值的压力,主要是靠国内的货币政策。这是一个短期的问题,我们希望有好的措施来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