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当前宏观调控的三种可能结果
作者:汪同三    发布:2004-12-27    阅读:1799次   
----在第六届中国经济学家论坛上的讲演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开始有一轮新的宏观调控针对宏观经济运行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一轮新的宏观调控,这一次宏观调控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根据我们的分析和研究,我们的宏观调控存在这样的结果,一种就是比较成功的,比较好的实现软着陆,当然这是有它的特定含义。刘国光教授已经介绍了第二种可能,就是我们的宏观调控也有可能出现某种程度的硬着陆,第三种可能就是宏观调控也可能产生一些效果,但是很快的出现某种程度的反弹。有这样三种可能的结果,为什么要讲有这样三种可能的结果呢?这是根据我们改革开放20多年以来进行的历次的宏观调控的经验进行的总结,大家看这个图上面有两个曲线,一个是红色的,就是我们的经济GDP的增长曲线,还有一个是蓝色的,是我们的通货膨胀率。

  从这个曲线我们可以看出来,从改革开放到现在我们已经经历了三次经济过热,进行了宏观调控,第一次是在1985年、86年,第二次是在88年89年,第三次是93年94年,三次历史上进行的宏观调控又出现了三种不同的结果。第一次是在85年86年这一次宏观调控大家可以看出来只调控了一年多到86年就停止了。所以到87年的时候虽然形势比较好,但是大家可以看出来过热的经济和比较高的物价水平并没有一个合理的水平,这就出现了一次反弹。在88年89年的时间就出现了更高的通货膨胀,迫使我们进入了第二次治理经济过热的宏观调控。第二次宏观调控大家可以看出来到90年的时候,我们的通货膨胀得到的有效的控制,通货膨胀从1989年20%到90年的时候下降到只有4%左右这样一个水平。从控制通货膨胀来讲是见到并且有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红线也从89年的11%、12%跌倒了90年的不足5%。中国是人口比较多的国家,每年新增的劳动力比较多,而我们的经济效益比较低。因此我们的经济必须要有一个速度型的增长,当经济增长跌到不足5%的时候,给我们造成了很多的问题,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流行的词就是市场皮软,三角债这样的词,第二次宏观调控造成了硬着陆的结果,第三次宏观调控在1993年、1994年,大家可以看这儿,这次宏观调控面临的形势是更严重的,因为在93年、94年的时候出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通货膨胀,当时的通货膨胀率接近25%。

  第三次宏观调控从93年到94年开始,到96年。这一点大家可以看到,通货膨胀率被控制到10%以下,而GDP的增长率还保持在10%左右。所以第三次宏观调控比较成功,我们实现了软着陆,我记得当时刘国光在人民日报有一个重要的文章就是论述93年、94年开始的宏观调控最后取得了成绩。从改革开放以来已经进行的三次宏观调控,确实出现了三种不同的结果。第一次就是85年、86年的时候,宏观调控没有到位,最后出现了反弹,第二次的结果虽然通货膨胀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经济增长速度的下跌很明显,所以那一次也是某种程度上硬着陆的问题。第三次就是93年94年的宏观调控到了96年的时候,我们实现了一个比较好的软着陆。根据历史经验的分析,我们可以说这次宏观调控也面临这三种可能的结果,既可能像93年那次一样比较好的实现了宏观调控目标,也就是实现了软着陆,也可能像88年89年那样,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像86年那样,宏观调控不到位最后出现了某种程度的反弹。反对这样三种可能性我们应该努力的工作,来争取实现比较好的软着陆,要想实现比较好的软着陆有两个条件,第一就是要宏观调控它不是短期能够解决的问题,因为我们的经济运行经常出现波动的,宏观调控是长期的任务,特别是到现在虽然这次宏观调控进行了一年多的时间,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但是我们依然存在着一些问题,刚才有记者提问,如果现在讲大概两个问题,第一就是相对于消费的增长速度看,投资的增长速度高,我们的GDP的增长接近10%,消费的增长大概也是10%左右,但是投资的增长还是26%、27%,特别注意的问题就是投资结构的问题,就是刚才刘国光教授讲的要有保有压的问题,我们的投资结构是不合理的。现在存在着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面临物价上升的压力,虽然现在物价总体水平不高,大概全年4%左右的一个CPI的价格上升,但是存在各个方面价格上升的压力,这需要我们值得注意的。这个压力主要在这几个方面。

  一个就是去年下半年以来,特别是今年上半年我们一些生产资料的价格是成倍的上升。这种生产资料成倍的上升必然要向下游产品传导,他传导多少,以什么方式传导,什么时间,传导的速度多快,这是需要我们密切注意的。因为上游产品已经存在的价格上升,必然给下游产品有影响。第二就是我们的农业生产和粮食的问题,因为在过去的四五年中我们的粮食耕种面积是在下降,我们的粮食的产量是在下降,到2003年的时候,全年的粮食消费量已经超过了国内的粮食生产量。2004年中央采取了很多的措施,促进农业生产,增长农业的产量取得了好的效果,今年会比去年有一个明显的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存在缺口,还是比较紧张,而且这种粮食生产不是短期一年可以解决的,是需要一段时间,通过努力才能比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粮食这个供求关系的紧张,农业生产需要进一步发展,这也是上升的因素。第三就是我们的消费价格比较低,但是我们的生产价格也就是生产资料的价格,或者是工业产品的出厂价格比较高,这个价格在10%左右的水平波动。这样一种生产者价格明显的高于消费者价格的状况,就存在一种成本推动的通货膨胀压力。第四个通货膨胀的因素就是现在存在着一些行政性的垄断部门的因素,比如说电要涨价,水要涨价,飞机燃油税涨价,这些行政涨价措施也是有影响,最后就是世界市场的燃油价格,这是我们控制不了的,这些因素都使我们面临着有可能出现的价格比较快上升的这样一个问题,所以我们的宏观调控不能够放松到待以时日。第二就是我要一定要深化改革,大家可以看到,93、94年宏观调控为什么到96年实现了软着陆,关键在于邓小平在南巡的时候提出了社会要有市场,使得我们在十四大上明确了我们的改革方向。在这个十四大和十四届三中全会的明显市场经济改革方向这样的精神的指导下,我们在第三次宏观调控中虽然面临比较高的价格水平,但是我们全面配套的进行了综合的改革。比如说税收的改革,财政的改革,银行体制的改革,汇率的改革,外贸的改革等等,比如我们搞的国税地税是那个时候的改革,我们人民币的并轨是那个时候的改革。

  正是由于十四大以后我们进行的全面深刻的改革保证了第三次宏观调控的成功,在96年的时候实现了比较好的软着陆。所以我们这一次要想实现比较好的软着陆,一个更重要的条件就是要继续深化改革,我们现在有好的条件。因为我们十六大提出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十六届三中全会又通过了重要的文件就是进一步完善社会市场经济体制的文件,十六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在我们目前的基础上又提出了进一步深化改革,保证我们这一次在宏观调控中取得好的成果,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就是出现硬着陆,有很多经济学家分析这方面的问题,确确实实存在一些现象。我在这里列举几个,比如说虽然投资速度回落太快也会引起硬着陆。第二就是不良贷款的增长,一些查出的违规的项目。这些项目都是在大量的使用一些银行的贷款。当这些项目被查处以后,已经发放的银行贷款就有可能是最终的坏债。第三种就是就业状况得不到改善,现在我们城镇登记失业人口率还没有出现明显的降低,上升的压力比较大。第四种出现硬着陆的可能性就是我们企业间的债务链在增加。第五种是一些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资金会发生困难,这些问题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但还没有形成软着陆,我们要采取必要的措施,及时的解决,才有可能在宏观调控中避免硬着陆的出现。最后一种可能性就是出现反弹,宏观调控虽然见到一定的成效,但是如果放松会出现反弹,出现反弹我们也有这样两个条件,一个就是我们的制度条件,一个是我们的资金条件,制度条件是什么呢,就是各地发展当地经济的积极性,这是一个图,这表上列出来今年上半年全国各省市各自治区GDP的增长速度,红的地方,全国的GDP的增长率是9.7%,后来修整了一下大概是9.8%,但是30多个省市自治区的增长是多少呢,除了湖南是9.4%,辽宁的是9.2%低于全国的,其他的都是两位数的增长。国家统计局公布全国的GDP是9.7%,这说明各地都存在着强烈加快自己的积极性,这种积极性是跟我们目前的政治体制,跟我们政绩考察的办法是有联系的,这是我们可能出现的一种制度条件。

  还有一个就是看它的资金条件,资金条件就是说要反弹的话怎么才能反弹,必须有多的投资,要想有多的投资就必须要有多的资金,有钱才能出现反弹。现在要看有没有这样的资金,有没有这样的钱。现在我们有很多钱,第一份是财政,第二是银行,第三是民间。财政是什么状况,从今年以来我们的财政盈余是明显的增加,左边是03年,右边是04年,03年我们的月度财政有的是盈余,有的是赤字,而04年这一部分每一个月都是盈余,财政现在盈余大概是数千亿。

  现在宏观调控要从紧,不能够随便的用,但是财政是有钱的,第二笔钱是银行,大家看的出来,这个图率的是存款的增加速度比贷款的增加速度快。第三就是在民间,有典型调查,比如说温州的财团有1500亿这样资金的势力,重要的是民间财团和其他的财团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其他的财团主要操作的是别人的钱,而温州这样的财团操作的是自己的钱。所以现在讲我们的如果出现反弹是有它的一定制度的基础,和一定资金的基础。我们这次宏观调控存在着三种可能的结果,一个是比较好的实现我们的目标,一个是出现某种程度的软着陆,还有一种就是反弹,我们实现我们宏观调控预期结果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只要我们在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我们能够实现好的结果,但是我们各个工作中有要避免出现软着落,避免实现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