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2年年会:“入世后,中国发展战略的思考”
2002年中国经济50人年会会议纪要——“六合一”发展战略
作者:李晓西    阅读:5851次   

李晓西(北京师范大学学术委员会 副主任):

  入世之后的发展战略就是“六合一”发展战略。就是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则,按照国际惯例的要求,按照WTO的时间安排,按照信息化的新科技基础,按照全球化的资源整合的背景,按照中国国情的实际来发展中国经济。入世前不是六个因素结合的,至少没有WTO的时间表,其他五个方面也不太完全,力度不够,对中国特色强调的比较突出。因此,这个“六结合”在入世前后还是有区别的。

  “六结合”的核心是政府职能转变,就是政府定位的准确。怎样处理好和市场、企业的关系?处理好规则的透明度等等,在这方面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疏导作用。政府定位准确了,社会各方面的调动就可以靠市场来运作了。

刘世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调节研究部 部长) :

  我正好接着晓西的话题,仍然来谈政府改革的问题。中国改革的很重要的经验,就是在压力下的危机性改革,特别是对国有部门和政府。入世后,对我们政府改革会带来什么新的压力,或者新的机遇?简单来讲,可能有这么几个方面的压力和机遇。

  一、履行入世的承诺。涉及到国民待遇、非歧视、透明度、市场开放、公平竞争、统一实施等这么几个原则。在履行入世的承诺的过程中,实际上就在推动我们的政府在变。最近,各种审批制度的立改废力度都很大,所以已经开始有实际的行动了。

  二、加入WTO后总体判断是利大于弊。但是在这个前提下,还有两个特点:1)利和弊在不同行业的分布是不均匀的,在时间上有很大的不均衡性。2)在同一行业,入世后的利和弊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比如说:中国的汽车行业大家都感觉到悲观,但是我们的研究结果,如果能够抓住入世这个契机,把消费政策改一改,中国可能到不了2006年,在价格上就会比国际市场还要低,到2010年,中国汽车消费量和生产量很可能位居世界前列。但是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我们有个好的环境,其中政府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政府也是有着很大压力的。

  三、履行这些承诺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都是国际义务。过去我们改或不改,早改晚改,都是自己说了算,甚至有时候难度太大了,干脆就不改了。但是现在不行了,入世后这方面其实有很大的压力,

履行承诺的很多内容实际上具有改革的性质,或者和我们的改革具有内在的一致性。

  1)我觉得还要澄清一个说法,有人认为中国入世规则的调整,是一个外在的压力,别人强加给我们的,其实不是,是我们自己主动的选择,或者我们建立新体制内在的要求。

  2)入世后有很多直接的改革的要求,特别是WTO规则相关的改革要求,主要是和对外管理体制相关性高一些的,实际上这个方面改了,其他方面不改也是不行的,因此对改革提出一个整体的要求。

  总的来讲,上面三方面的压力,对政府向前走一步,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还是提供了一个机会。

  同时面临的问题仍然比较多,今天提出来供大家探讨:一、改革并不仅仅是审批制度的改革,政府职能还要进一步转换;二、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怎么办,这是个根本性的问题;三、政府机构职能交叉、错位问题、多头管理问题突出。有人提出搞大部制,搞综合管理,这个可能也需要考虑。四、中央和地方的关系,现在我们讲要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体系,看来难度相当大,实际上是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怎样调整的问题。我们的改革还面临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