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2年年会:“入世后,中国发展战略的思考”
2002年中国经济50人年会会议纪要——入世后中国货币政策如何执行?
作者:谢多    阅读:56384次   

谢多(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 处长):

  刚才维迎讲到几千年以前的事,我来讲一点当前的情况:就是入世以后中国货币政策如何执行?

  从最近十五个月来看,金融市场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其中一个特别突出的变化就是:外汇储备增加。去年增加五百亿美元,今年一季度增加将近两百亿美元,这个速度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少有的。今年一季度的外汇增长几乎相当于我们过去四十四年外汇储备的积累。外汇储备的增长肯定是我国经济健康上升的一个表现,也表明我国目前存在一个非常大的储蓄投资的缺口。储蓄水平远大于投资水平,就表现为外汇储备的大幅度的增加。外汇储备的大幅度的增加,对货币政策带来了非常大的冲击。去年,我们相应的在市场上投放了四千亿人民币的流动金,今年一季度又增加了一千五百亿的流动金,也就是说在入世的前后十五个月,我们通过外汇渠道共投放了五千五百亿的流动金。大家可以看到,金融市场上发生了多么重大的变化。

  市场变化后,现在的银根异常宽松。最近我们在市场上拍卖三十年的债券,收益率只有3.7%,比照于美国同期的国债利率,少200个基点以上。这就说明,我们市场上流动性非常宽松,银根从市场上看并不紧缩。产生这样的原因,存在储蓄投资的巨大缺口,怎么弥补这个缺口?是目前宏观经济学家需要集中研究的一个核心问题。

  如果从实际部门和金融部门两个部门的改革来看,首先是实际部门,就是投资消费,这里牵扯到一系列实际部门的改革,包括住房、保险、企业、分配制度等都要在这里解决。金融部门的改革我想有三个方面,1)金融市场的建设。包括资本市场的建设,因为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建设是所有金融资源转移的关键。2)银行体制改革。3)金融产品的创新。从去年的融资格局看,资本市场集资上不去,银行贷款受到银行体制的限制,无法依靠银行贷款支撑这么大的经济规模,这就需要其他金融产品,包括企业债、地方政府债等等金融市场的创新。

  假定上述说的无论实际部门还是金融部门的改革都是一种制度性的改革,那么在这种金融制度的改

革短期不能实现的情况下,就意味着储蓄与投资的缺口在很长一段时间是始终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强行要求进一步松动货币政策,或进一步松动银根,就会导致资产价格的上升。资产价格在两方面:

  一个是不动产价格,就是房地产价格。这个我们在最近一年半看到,房地产价格是唯一一个上升最快的商品。另外一个就是包括股票、债券等其他金融资产价格,可能隐藏着泡沫。这两方面都会对中国经济成长产生非常大的副作用。因为不动产价格的上升,根据香港和日本的经验,必将导致工资成本的上升,这将会在中长期极大的削弱中国的比较优势。

  第二是泡沫方面的问题。像日本经济一样,如果无条件的松动银根,会导致泡沫经济的产生。

  所以,集中下来,我的观点就是:在当前情况下,如果制度方面,包括实际部门和金融部门无法改革的情况下,不可能依靠松动货币政策来支撑经济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