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2年年会:“入世后,中国发展战略的思考”
2002年中国经济50人年会会议纪要——中国社会科学院两个问题的讨论
作者:汪同三    阅读:5969次   

汪同三(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所 所长) :

  我们所里最近有两个问题讨论挺有意思,在这里我向大家介绍一下。

  第一个问题:民工大量进城会导致城市工资水平的下降,那么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怎样减少行政审批?研究减少行政审批的人有学者、官员,没有被审批对象,研究这些对象要不要被审批对象参与?这是一个问题。刚才魏杰提的十大点非常好,使人耳目一新。其中有一点,向企业征税是因为政府提供服务,这一点可能说的不大全面,我认为政府还是有一定的权威性的,比如我们的工资都是政府给收来的税,当然政府对企业应该有好的服务。这是又一个再分配的关系。

余用定(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所长) :

  我接着谢多谈的问题讲两句。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双顺差的局面可能还会持续下去。我个人的看法是:这种局面是资源配置不合理的一种反映,宏观经济上经常会谈到可持续发展问题,这种情况已经持续10多年,那么能不能继续持续下去?刚才谢多已经指出了它有很多潜在的危险,是很有问题的。从国际的角度来看,比如像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允不允许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美国主要是贸易逆差,中国、日本等国家才会有贸易顺差。过去我们认为长期的贸易逆差是不可维持的,终有一天这种情况会发生变化,但是美国这种情况持续了20年了,所以人们开始发生疑问,这种传统观念对不对?我认为,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应该引起我们关注,世界上很多人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最近,英国《financial times》发表文章研究这个问题,这里头有个事实,我想跟大家说一说:在2000年底,据估计美国的净外债达到2.2万亿美元;到2001年底达到2.6万亿。在衰退的时候,按道理一个国家的贸易逆差应该减少,但是美国并没有减少。按照过去的趋势来推,高盛预测:在2006年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将会从2001年的四千二百亿美元(占GDP的4.1%)上升到七千三百亿美元(占GDP的5.9%)。大家知道,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比重差不多是六点多,当然美国还不至于。但是在不断上升,据高盛估计,在2006年美国的净债务将达到五点八万亿美元,占GDP的46%。这样一种情况,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认为是不可以持续的。因为美国年年有贸易逆差,我现在倾向于接受可以持续,但是占GDP的比重不能一直上升,不然人们会对它的资信产生怀疑,有可能不再给美国融资了。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对美国的产业是有损害的。大家知道,最近贸易保护主义呼声又抬头了,美国有可能对贸易政策进行调整以减少贸易逆差,这将对中国产生巨大的影响。

  最近我接触了几位美国的经济学家,他们坚决认为美元肯定要贬值,另外日本负责汇率的财政部副部长也认为美元对日元要贬值,因为日本的贸易顺差在增加,资本项目逆差在减少。日本去年增加了一千多亿的外汇储备,今年将会增加一千三百多亿的外汇储备,这样一种情况是不可持续的。所以我们对未来国际形势变化应该高度警惕。就是说,这样的一种贸易格局、发展战略会不会最后损害到中国的根本利益。举个例子来说:2000年,美国有两万多美元外债,付给国外的(invest income)是九十六亿美元,也就是说,你借了她两万多的债,从中只得到了九十六,外国人借钱给美国的回报率仅是0.48%。因此,我们应该高度注意,这样一些问题对今后咱们国家发展会有什么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