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5年年会:“发展: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
2005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纪要--王建发言
阅读:55330次   
    王 建(论坛成员、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刚才大家讨论“拉美化”的问题,我对这个提法实际上还是不太同意的。“拉美化”的问题实际上是因为债务危机。大家都知道,两次石油提价之后形成了强大的国际资本流,到了拉美,因为拉美资源丰富,过去换工业品认为不值,所以采取“进口替代”战略。由于石油提价之后出现了严重通涨,利率提高,使拉美一下子掉入债务陷阱。但是我们的出口导向型战略,不会因为利用外资过多而掉入这个陷阱。说收入分配就会导致一个国家陷入这么大的危机,我认为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
 
    中国目前和收入分配问题关系最密切的是产权问题。我们过去是公有制,是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和东欧国家一样,改革之后出现了短缺经济,出现了分配倾向于消费的问题。90年代出现产权制度改革,我觉得我们关注的中国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恰恰是和民营企业的高速发展、产权制度改革的深入是并行的,这恰恰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希望城市经济体制改革释放出农村改革一样的活力,建立一种企业内部有效率的积累和使用资本的机制,我们也达到了这个目的。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收入差距拉大是制度化的,是通过正常手段致富的人积累了大量的社会财富,由于企业破产导致下岗的职工增加等等,使收入分配的差距在扩大。
 
    我不是说把腐败问题排除在外,我们是讨论制度化造成的收入分配差距,不是说非制度化的贪污腐败造成收入分配的差距。这一轮的经济增长恰恰是投资拉动的,是先富起来的人买房、买车带动消费的升级。现在高速增长的投资拉动中国经济的增长,如果有一天投资高潮过去,就会形成产出高峰,可能就是2007、08年,产出高峰到来的时候,就必然由投资拉动的经济增长转向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但是我们现在的制度中没有这样的机制,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收入分配差距不仅会导致社会不稳定,阶级方面的分化,更重要的是导致社会总量的循环被中断。如果我们现在还不认识到这个问题,从再分配当中解决对贫困人口的致富问题,到了转型期,大量产出形成了,没有相对的需求来支持,就会发生传统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问题,这是非常现实的。
 
    有人说拉美国家出现的高赤字和高社会福利,可能到那个时候中国也难以避免这个现象,这是因为你没有建立个人所得税的转移支付制度,到那个时候只能用赤字的办法增加公共需求,从而拉动经济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