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5年年会:“发展: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
2005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纪要--魏杰发言
阅读:53600次   
    魏  杰(论坛成员、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我们讨论“收入差距”要和“分配不公”分开来讨论。一些网民的不满情绪主要是因为权钱交易出现的差距,这个不是讨论的问题,而是如何打击的问题。这种差距我想可能不是经济学界讨论的问题,而是法律上严肃惩戒的问题。我们要讨论的是正常经济发展中目前中国出现的收入差距问题,从这个结论来讲,有三个问题可以讨论:

    一个是收入差距拉大。这一点大家很清楚,问题是这种差距能不能转变为消费差距,如果不能转变为消费差距的话,这种差距的负面性比较大。但是一旦转变为消费差距的话,可能对经济增长有好处,可能会带动消费的增长,解决消费投资出口,也对解决消费增长过慢有好处。现在我们发现,收入差距的比例或消费差距比例是朝相反方向发展,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而消费差距没有扩大,这就等于一大部分的人钱花不出来,很难推动经济的增长。如果消费差距拉大,很快就会创造就业机会,带动经济的增长。消费是个大平台,这上面不拉大差距,就非常难以转向对经济有好处的方向,我想这已经成为现实中应该怎么解决的问题。所以第一点是我们能不能把收入差距尽快地转变为消费差距,如果可以,反而能够缓解收入差距对人们心态的影响。 

    第二,我们要看到收入差距调节上的暂时不可逆性。所以我同意樊纲的意见,正常的收入差距在未来十年内不会缩小,可能还有扩张的趋向。为什么?因为目前没有办法调节,在我们发展中间调节不了。我们最近搞了详细的调查,发现有三类收入差距很难调整:第一类东西部。现在东西部的差距,按照我们的算法是1到3倍,为什么出现这个差距,其中有一个外资的问题。外资大量进入中国的东部地区,不到中西部来,为东部创造了很多的机会。这个时候你怎么调节?外资是这么一个现状,我估计从政策上很难调整。我们给东部发了一个抽样调查,结果回答都是“为什么要调整?”,他们认为很正常。外资因素暂时解决不了它,要正常调节东西部,单纯降低东部的收入比较难;第二类,就是因为贡献差别所导致的收入差距。我来之前一个记者给我发了一个传真,告诉我们有贡献的差距太大了,其中有两张照片,一张照片是大年初六温州的“电器节”,这说明温州人过年还在努力的工作,另外一个是是西部某个城市里很舒适的生活,他的意思不能光讲收入差别,还要看贡献差别,不然很难讲什么调整;第三类,就是因为能力上的差别而导致收入上的差距。我们有一个调查,在北京京郊的村子,村民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相差10倍,这个差距和任何因素没有关系,就是两个家庭的能力问题。有个记者在那里做了一个采访报告,问他,你这么大的差距不太符合我们的要求,这个怎么办?高收入家庭说,如果这么调节我们就不干,我们就没有效率了。所以,这种不可逆性暂时调节不了。有几类收入差距是正常的,目前调节的不可逆性很强,这个时候如果要过早的通过公共政策来解决的话,就要有一些问题需要研究,我们要认识到调节上的暂时不可逆性。

 

    第三,解决中国收入差距问题,从正常差距来看,主要问题是进一步推动市场化。现在还是市场化不足而导致的各种差距太大,如果进一步推动市场化较快发展的话,可能对收入差距的减少有好处。所以我建议,不要把目前中国的正常收入差距算到市场经济问题上,情况恐怕恰恰相反,你越推动,它可能越好,就好像林毅夫讲的战略选择,越推动市场化可能越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