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5年年会:“发展: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
2005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纪要--汤敏发言
阅读:5875次   
    汤 敏(论坛成员、亚洲开发银行驻华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我发言的题目是“解决收入分配问题要抓主要矛盾”。经济增长和收入分配实际上是经济学永恒的主题,就好像爱与死是文学的永恒主题一样,有很多研究成果,包括经济学界达成共识的经济发展收入分配的“U型线”,当然也有不同意见。目前对我们来说,如何缓解这个问题要抓主要矛盾,我想谈三点:在解决相对贫困和绝对贫困的时候,要抓绝对贫困为主;在解决收入平等和机会平等的时候,要加强机会平等;缓解收入分配问题的核心是政府职能的转变。
 
    第一,收入分配有相对和绝对的问题。相对收入差距越拉越大,但是目前比较紧迫的是需要解决的一部分绝对贫困的人口的问题。对于这一部分人,在过去的20多年,总体的社会在前进,绝大部分人的收入在增加,但是社会上一小部分人的生活不但没有改善,而且在恶化,这一部分人可能是在社会中风险最大,也是最值得帮助的人,我们要把绝对贫困的人口通过各种方式包起来。我同意樊纲说的,不能在早期内建立福利社会,但是对于这一小部分人可以通过低保的方式来解决。比如城市实行低保之后,整个城市的稳定性就好了,但是在农村低保没有完全做到,个别省在做了,有的还没有做,我想大约花50亿到100亿左右,花不了多少钱,就可以把农村低保建立起来,先把绝对贫困的问题解决。
 
    第二,收入平等和机会平等。大家知道,机会平等更加重要。在机会平等里,核心问题是教育问题。刚才说了能力不均、贡献不同,之所以贡献不同,其中相当大的问题是他们的教育不同。就政府来说,要解决机会平等的问题,首先要把教育作为政府最重要的内容做起来,目前来说就是能不能赶紧把基础教育或者说义务教育全部免费。我们算了一下,这笔费用也就是100亿到400亿左右,不但是西部,整个农村地区都可以实现。现在农民的教育是一个很大的负担,这已经是个共识了,包括柬埔寨、尼泊尔、越南这些人均GDP仅为中国的1/3的国家,他们在教育上也完全免费了。中国现在完全有必要、有能力让农村的义务教育免费。在农民工的培训和职业教育中由国家再出一部分钱,加一把火,使机会平等这个问题更好的实行。就目前来说,花不了太多钱,就能够比较快地解决和缓解收入平等比较重要的那一部分。
 
    第三,收入平等的问题和收入分配的问题。目前在中国来看,核心的问题还在于政府的职能转变。20年前中国的分配非常均等,其实那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目前中国的分配和一般的发展中国家相比可能更不平等。从经济系数来说,我们在亚洲已经算是很不平等的国家了。我们认真分析一下,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政府定位不准确造成的,而不是因为市场经济造成的。我们现在不是因为市场经济引起的收入不平等,而是因为市场经济不完善或者说政府定位不准确而加大了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刚才说到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城市化的问题,中国人口太多,为什么中国城市化与和我们同样人均GDP收入的国家相比低10个百分点左右?这和我们政府限制农民进城的政策非常有关,为什么造成很多不公平的竞争,也和政府保护国企,保护大企业,追求GDP增长,包括经济过热,与这种增长优先的思路有关。政府的真正职能是解决市场失败的问题,比如教育、卫生等市场解决不了的问题。另外还有中小企业发展的问题,还有就业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我们比同等发展阶段的国家收入更不均等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下去,我们还要抓主要矛盾,先要把这三个问题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