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05年年会:“发展: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
2005年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纪要--龙永图发言
阅读:56943次   
    龙永图(论坛成员、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我想讲一下关于目前对外经济贸易政策对增加收入怎么做出贡献的问题。
    应该说在过去20多年的改革开放当中,我们在吸引外资和扩大进出口贸易方面,对中国的经济增长确实作了很大的贡献,这是谁也不能否认的。通过今天的话题,我们要研究一下,怎样进行必要的一些政策调整,使得吸引外资和进出口贸易不仅仅对经济增长做出贡献,而且对收入分配,特别是对增加普通老百姓的收入做出贡献。
    我们过去吸引了很多外资,除了中国的经济速度发展很快,而在经济速度发展快的地方可以赚钱这样一个基本的道理之外,还有中国政治社会的环境比较稳定,使得外资大量进入。所以说中国吸引外资有两个大的优势,第一是我们提供的优惠政策比较好,第二是我们的劳动力比较廉价。我现在比较赞成逐步取消外资的超国民待遇,实行国民待遇。我们的入世谈判搞了这么多年,人家一直要求我们实行这样那样的国民待遇,过去我们对于外资提供优惠政策是我们自主的决定,现在我们可以自主取消,逐步回归到世界贸易组织的基本原则中,我完全赞成逐步取消对外资的“超国民待遇”,包括税收和其他一些优惠政策。
    第二,为了解决劳动力过于廉价,我建议在一些吸引外资比较集中和比较多的地方,比如东莞,还有江苏的一些地方,逐步实行最低工资水平的政策。逐步取消“超国民待遇”和在吸收外资比较多的地方实行最低工资水平的政策会不会使外资减少呢?我想不会。因为中国能够对国外的外资有吸引力,我们的优惠政策不是决定性因素,甚至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我接触了很多的外商,他们说不怕政策不优惠,就怕政策不稳定、不透明,不具有可预见性。所以我觉得在改善中国的投资环境中,有很大的空间,可以进一步改善环境,从而使外资进来,可以进一步的使我们的法律、政策、体制更加透明、更加稳定、更加具有可预见性。
关于政策的透明性问题讲了很多年,实际上还有很大的问题,在可预见性方面我们还可以做出很大的努力,让他们知道两、三年之后是什么样。我们还要花更大的力量建立廉洁、高效的政府体系,我在全球海关关长会议上讲,现在全球建立了很多生产链和供应链,如果我们的海关能够为跨国的生产链和供应链提供更好的服务,对外商来说,比优惠政策要好得多,他的资金多循环一次,比百分之几的优惠政策更实惠。
 
    第三,进一步加大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如果我们在这三个方面加大力气做得好一点,我们完全可以抵消取消优惠政策所带来的所谓的不利影响。我们现在的投资环境还有很大的余地可以改善,完全可以抵消优惠政策带来的一些问题。我们增加在吸引外资比较集中地区的工资水平,甚至出台最低工资水平的要求,我觉得这方面有很大的空间。最近我看到美国波士顿咨询公司的一个材料,现在美国、日本的劳动力成本是我们的25倍,英国是20倍,韩国是10倍,墨西哥、巴西是我们的3倍,马来西亚、泰国比我们的劳动力成本还高一倍多,我们就是比印尼稍微高一点,所以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即使翻一番,也还是低于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水平,所以不会因为我们在某些地区规定劳工的最低工资收入而使外资不进入中国,实际上工资在外资利润中占的比重也不是很大。我觉得这个方面不会影响我们的两个主要的竞争优势,即便有点影响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你不愿意来投资就算了,我们也要有这种准备,我看也不会不来投资。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要坚决一点,要快一点,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个东西使得我们在吸引外资的问题上,能够对收入增加,特别是老百姓收入的增加起到积极的作用。
 
    另外在进出口问题上,我们长期以来就有一个重视出口,轻视进口的习惯性做法,好像出口越多越好,进口越少越好,一旦出现逆差,好像天要塌下来了,这种思想长期在领导干部中长期存在。实际上从国际贸易理论上来讲,真正得到最大利益的是进口产品,因为你出口的时候你的命运是掌握在对方手里,人家需要什么你出口什么,而进口主动权是在我们这里,我们进口什么,进口多少,决定权在我们这里。现在外汇储备也比较丰富,我们完全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进口方面,而不是一天到晚想什么出口创汇。说老实话,现在大家都在考虑中国经济在质量和结构调整上一个台阶,我们要舍得花钱买一些品牌和技术,买一些高端的资本市场,不然我们就是土老财。现在确实要花大力气研究进口问题,一定要把钱花出去,花在刀刃上,花得有效,这样我们辛辛苦苦赚的钱才有用,才能真正为老百姓创造财富。我们要加强技术创新是对的,但是有些东西是拿钱买得到的,品牌是买得到的,搞一个品牌要花几十年的时间,我们可以花一点钱买下来,一项新技术也要好几年的时间,我们也可以买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才能使得中国吸引外资和进出口贸易真正在改善老百姓的生活方面起到作用,解决所谓的增产不增收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