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讲坛 -> 2006年长安讲坛
转型:东欧国家改革过程中的经验教训
演讲者:科勒德克(论坛特邀专家、波兰共和国前第一副总理兼财政部长)    时间:2006-10-13    阅读:663次   
   
    大家下午好,我很高兴来到中国经济50人论坛作演讲,之前我曾经来过一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名字不好,我来中国已经十几次了,在中国发表了15篇文章,应该说还是很出名的(听众笑)。我自己的主要工作是经济学教授,同时也做一些其他方面关于政策的研究工作。我在1994年到1997年,2002年到2003年,两次担任波兰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同时,我也在曾一些国际组织中任职,比如IMF。我现在工作机构的主要任务是研究全球经济、经济全球化等问题,大家可以到网上看一下,上面有我的一些论文。我们的口号是:全球化过程中的人性变革和世界经济发展的自由化。我们曾经和中国的领导人及一些政治家进行会谈,当时我们探讨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和谐社会。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转型:从东欧国家获取的经验教训》。当然,从自身的经验教训中获得一些东西是最好的,但是我们在东欧的经济转变过程中,从理论上和事实上都可以得到一些经验,这也是有好处的。
    东欧在转型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现在看来,东欧国家已经逐渐融入欧盟的经济体当中。欧盟所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基本和美国一样,占21%到22%。从版图来看,东欧国家在过去的十七年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包括波兰。波兰原来有3个邻国,右边是俄国,下面是捷克斯洛伐克,左边是德国。这张照片是我们2月份在巴黎参加的一个会议,当时会议持续了很长时间,谈判进行得也非常困难,但是效果是非常好的。在这个会议上,各方面的专家探
 
 
讨了波兰经济体制的转型,包括政治、经济和体制的转变,当时得出的结论是,我们要实行市场经济,实行民主化,实行自由经济。很快,波兰也像其他的东欧国家一样,在1989年进行了转型。我们看这张地图,这张地图显示现在的东欧地区,波兰还基本维持原状。从二战结束至今,我们周围的邻居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苏联消失了,捷克斯洛伐克解体了,现
 
 
 
在波兰周围有七个国家,上面是俄罗斯,然后是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斯洛伐克、捷克、德国联邦共和国等。截止到今年,有一些国家,像斯洛文尼亚的一些地区,还在继续变化。我们现在不确定,也许在未来还会出现一个新的从南斯拉夫独立出来的国家,就是科索沃。
前苏联当时有15个加盟共和国,其中有一些是前东欧地区的,现在有些国家对此还存在争议。当然,还有俄罗斯,俄罗斯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因为它非常大,而且无论从政治、经济的重要性,还是从国家拥有的资源来看,它都是非常重要的国家。但是现在从经济意义上来看,俄罗斯已经不再重要了,因为俄罗斯的经济只占全球GDP的2.5%。从九十年代一直到近几年,俄罗斯总体经济的平均增长是6.7%,实际上俄罗斯的问题在于,它的增长不是全面的增长,而且一些结构性的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首先,俄罗斯有很大的一笔意外之财,那就是世界油价、天然气价格都非常高,而且整个世界的形势对俄罗斯非常有利。我们可以想到,俄罗斯并没有很好地运用当前非常好的时机,这个时机是老天爷给俄罗斯的,也就是目前能源价格对它来说非常好,但是俄罗斯的经济改革还是非常慢,而且没有像东欧的一些国家那样,进行了结构性的改革,并建立了相应的制度。假设一下,如果石油价格不是目前的每桶六十美元,而是降到每桶三十美元,那么俄罗斯就会遇到非常大的金融方面、经济方面和技术方面的问题。因此,俄罗斯只有进行结构改革,强化市场经济体制,才能保证它现在比较高的增长速度可以持续下去。
    在这17年里,世界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俄罗斯的经济在世界GDP当中,到目前为止,只占2.5%的比例,应该说是非常小的。中国增长了13.2%,而且还在不断的增长当中。中国取得的这些成绩不是得益于优势的能源价格,而是得益于中国所实施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结构改革、经济自由化、体制建设,从而保证了发展的持续性。
    我本人来自波兰,波兰是一个美丽的国家。我们的经济转型在7、8年前就进行了,但是我们的经济体在全球来讲并不重要。当然,从一定的角度来看,它的重要性也是非常大的。虽然波兰是欧洲的一个大国,但是它的人口只有三千八百万,是一个小国。波兰的人均GDP是一万三千七百美元,按GDP价格算,占世界GDP总量的0.85%。当我们谈到转型的时候,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说,指的是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整个转型应该是比较复杂的,包括经济以外的其他三个方面,政治一体化、公平社会的建立,还有新的市场性的文化等等。经过这么多年来的理论研讨、政治斗争以及实际建设,相对于很多国家来说,波兰在四个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我们可以把东欧国家分成两组,第一组是已经加入或正要加入欧盟的一些东欧国家,在这些国家,市场经济已经完全建立起来了;另外一组是相对来说转型比较落后的国家,它们的结构改革还没有完成,也许永远加入不了欧盟。
    东欧国家和中国的做法是不太一样的,我们谈的不是构建和谐社会,而是在一个后社会主义的转型过程中。我们是一个新的转型推进器,我们要在社会方面做一些转变,这和中国的做法有很大的差别。要说差别,社会变革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中国的目标就是改变原有的机构,提高并使它们在社会上更能被人们所接受,更具竞争力。东欧的转型不是这样,它是整个的一个制度的转变,把过去那些全部转掉,然后全面地转成资本主义。我对这个后社会主义转型的分析是这样的,从社会经济的角度,它是一个基础性的、渐进的,一个全面的资本的转变。在过去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中,中央计划的国有资产占经济主导地位,是一整套的制度。在资本转型期,它的基本特点是开放,是私营经济占主导地位,解除了管制和控制。从这一点来看,我们的经济转型应该包括三个方面:首先私有化,然后是自由化;其次,培育、发展和健全市场经济体制;第三,微观经济方面的调整。我们看一下东欧的社会主义的资本转变。社会主义国家是在不同的方面,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转型进程都是不一样的。即使在经济的转变之内,我们可以看出,各个国家也是不同的,所以波兰在这三个方面也与别国不同。第二个方面的转变是,对于大部分已经成为欧盟成员的东欧国家,可以说这一步完成的不错,但是还都在继续进行。各国肯定不一样,其他的国家都要比俄罗斯发展得快,一些非欧盟成员国也在积极转变。从宏观经济来看,在有些国家,比如前东德地区,他们的转型还是比较慢,也就是说,第三产业发展得还是不够。
    我认为在这三个转变步骤中,体制建设方面应该是最难完成的,也是需要时间最长的阶段。现在我们就要问一个问题,都包括哪些体制?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来建设这些体制,并且使这些体制向市场经济的方向发展?
    总体来说,体制就是游戏规则,我们现在谈的就是在经济发展中的游戏规则。这个规则实际上是世界的一个经济游戏规则。现在东欧的经济还是开放的,在逐渐融入经济全球化、一体化的过程中。在经济方面的努力还需要很多措施。比如我们现在引入欧元,我们学习一些其他地方的做法或习惯,我们引进了一些像商业管理、市场秩序以及财政金融方面的方法,还有其他一些市场原则。总结一下,你要想有好的秩序,就要遵循经济规则,就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遵守交通规则一样。我们到其他国家去看一看就会发现,比如印度,印度的交通规则跟中国差不多,不同的是,印度人对交通规则的遵守情况比中国人好得多。也就是说,即使规则是相同的,人们对规则采取的行为方法也是不一样的,而经济规则要比交通规则复杂得多。
    我们看一下,这张图上显示的是各个国家在17年里的表现,蓝色线是波兰,这条线是俄
 

罗斯,黄色线是中国。我们可以用各个指标来看中国转型的过程,其他各个国家都在讲中国做得不错。在东欧,波兰在各个国家当中所发挥的作用是比较大的。在过去15年中,东欧16个国家都在进行经济转型,波兰比其他15个国家都做得好。当然,和中国相比还差得很远,但是情况不一样。看一下这张图,蓝色的是波兰的经济转变,从发展的开始是一个起
 
 
点,蓝色的线开始是逐渐下降,然后是回升,到最后超过了开始的那条线,继续上升,这是它在转型过程中一个清晰的表现。在这里提到的国家包括东欧的3个国家,都是前苏联的一部分,像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东欧总数有17个国家。深蓝色的线包括前苏联的一些国家,还包括乌克兰,这是最一个大的国家。它们的转型非常慢,道路很长,但是近几年的发展快一些。总的来说,它们的发展速度远远的低于其他东欧国家。
    波兰应该说是东欧国家里面一个转型比较成功的国家,但是我们要强调,在过去的6、7年中,波兰经历了四个明确的阶段。这张图上显示的黄色线是实际人均GDP,红色线是失业

率,可以看到,波兰的失业率非常高,是欧洲国家中最高的。波兰经济在去年是比较好的,同时在2002年到2004年的阶段是比较好的,当时我是波兰的副总理,我们有比较好的经济政策。谈到东欧国家的转型,我们就不得不谈到休克疗法,在当时来说,有些是非常必要的,有些就不太好。后来我们逐渐形成了这种渐进式的改革方法,因为对于转型来说,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当研究波兰成功转型的时候,我们也要了解一下其他国家的四个阶段:在1989、1993年的时候是制定了休克疗法;到1994到1997年我们是缓慢发展,当时已经是活动非常非常多;2002到2004年,对波兰的财政进行了改革。我要说的一点是,在波兰以及一些东欧国家,它们的政府领导层不像中国那样,有一个长期、稳定的改革思路。因此,中国的改革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中国更稳一些。在一些东欧国家,包括波兰,这种转型有时候是高峰,有时候是低谷,都是加速,发展比较慢。
    在不同的政府时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技术上的手段和方法。包括在东欧国家也根据不同的形势采取不同的措施。我们要说的是,在前东欧地区,包括17个国家,我们也会谈到前苏联地区在欧洲的12个国家,如乌克兰、白俄罗斯等。我们所用的方法是欧洲地区开发银行的方法。欧洲地区开发银行的方法是,在28个不同的国家,按照他们的标准分成十个组。他们的标准,有的是根据市场变化来的,有的是衡量市场自由化的步伐。我们看一下三个国家不同的变化,有一些数据。这张图显示了各国失业率的情况,有三条线,蓝色的线是做得比较好的国家;褐色的线是东欧的8个国家,都是已经加入欧盟的国家;绿色的线是南欧的几个国家,包括前斯洛伐克、捷克、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蓝色的线主要是前波罗的海的3个国家以及其他国家,包括德国、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亚美
 
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这8个国家。
这张图显示了这些国家的不同经济部门的发展情况,也就是这些部门在GDP中所占的比重,
 
有些经济部门私有化发展得比较快,还有一些部门是国有资产占主导。我们可以看到,在加入欧盟的这些国家,它们的私有化水平比较高,发展速度比较快。
     失业率在不同的国家是不一样的。当然,理想上,失业率越低越好。在东欧地区,有些国家失业率比其他国家更高一些,都是由一些变化引起的。比如白俄罗斯的失业率比斯洛伐克要低,这并不是说白俄罗斯在市场化方面比斯洛伐克做得更好,而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在匈牙利、捷克,他们的失业率比较高,但是实际上这些国家已经完成了市场化的步骤。在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他们在这方面的发展比较慢,那是因为他们在结构性的改革方面进展缓慢。
    看一下金融市场的变化,上面的数据显示是这些国家的资本化的程度高于股票的价值,
 
以及在市场上交易股票的数量和GDP。可以看到,已经加入欧盟的成员比东欧的其他一些国家做得更好,CIS数据就表明这一点。同样的情况也适用于外国直接投资。
    我们看一下这张图,这张图上显示的是你们和我们之间有什么差别。从这张图上的关系来看,我们知道未来向哪些方面发展,并且通过哪些渠道来发展。“我们”是谁呢?这里的“我
 
们”指的是一些国家,它们实现了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或者已经基本完成,他们也加入了欧盟。当然,是否加入欧盟是我们自由的选择,我们可以选择这样,也可以选择那样,我们有这样的机会,主要还是有一些地理方面的原因。有一些国家因为地理位置的影响,可能永远无法加入欧盟,比如像我们刚才谈到的一些国家,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等等,它们受到欧盟的邀请,也想加入欧盟。在位置上比较靠近欧盟的一些国家,比如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等等,他们可能在考虑是否加入,还没有决定。这个问题对另外一些国家也存在,比如乌克兰、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他们可能也会考虑这个问题。
    那么为什么这个问题这么重要呢?它会使我们获得哪些机会呢?当然,波兰和中国是不一样的,在这里我们谈到一些后社会主义体制的转变,所以我们说是否加入欧盟。当我们决定加入欧盟的时候,当时我们都认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决定,在做这个决定之后,我们就采取了很多市场化的做法,对国家进行了改革。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别的选择,我们要加入欧盟,要适应它的体制,在这种情况下,所以我们要完全按照它的制度和方法办事。对于中国来说,中国不用考虑是否加入欧盟,所以中国可以按照自己的步骤进行下去。另外一些国家,比如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他们原来计划在2001年加入欧盟,那么他们就要面临在国内建立市场体制的压力。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不加入欧盟,这是另外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当这些国家达到了加入到欧盟的标准,也就是“哥本哈根标准”的时候,它就要采取一些制度,比如市场经济体制,市场自由化的程度,其中还有一些政治条件,当它达到这个标准,并且表示愿意加入之后,它们就要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加入欧盟。现在东欧的8个国家,包括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都已经或正在加入欧盟。当时我们从这个哥本哈根标准出发,在哥本哈根的举行了一个峰会。在峰会上,我们一致决定要加入欧盟,并且按照欧盟的标准去做。当时我第二次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我们几个东欧国家就一起签署了加入欧盟的条约。
    在这张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中间的老者是社会主义在波兰结束之后第一任的波兰总理,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总理、首相等等,每个人都在微笑,只有我在那里思考。因为对于前
 
东欧这8个国家来说,包括罗马尼亚、保加利亚等,加入欧盟能解决他们的一些问题,给他们带来一些机会,使他们的经济有可能赶上一些发达国家,但同时也造成了更多的问题,对我们的社会,对其他一些地区都带来了影响。
    我们看这张图,它显示的是欧盟扩大的历史。欧盟最早是6个成员国,现在已经有27
 
个,未来会包括多少国家呢?对于欧盟来说,这些前东欧国家从进行转型,到加入欧盟需要多长的时间呢?这些前东欧国家的经济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融入到欧盟的经济一体化中来?欧盟25个国家的GDP总和占世界的21%,基本上等于美国,但实际上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兴高采烈。我们还有自己的问题,有自己的考虑,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列出的八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世界经济的发展。世界经济不仅是欧盟和美国的发展,还有一些其他地区,比如中国。在这方面,我特别佩服中国,中国经过经济改革和发展,现在已经真正成为世界上的一个强大的、受人尊敬的经济体。
    第二个问题,经济增长。应该说,欧盟的经济增长并不低于美国,也不低于中国。
    第三个问题,竞争力。很多国家面临竞争力的问题,比如美国、印度、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大陆上的国家。
    第四个问题,欧盟的预算。欧盟的预算很不稳定,还有很多问题,我们面临着下一步如何做预算的问题。
    第五个问题,欧元。有一个前社会主义国家很快就要接受欧元了,就是斯洛文尼亚。如果斯洛文尼亚接受欧元的话,它将会成为第13个使用欧元的国家。因此,欧元应用区的扩大也带来了问题。另外,欧元的汇率也在不断上升,对美元,对日元,对人民币的汇率都在上升。刚才我们谈到了欧盟扩大,扩大本身就是问题。   
    第六个问题,移民的问题。这也是引起美国布什总统关注的问题。特别是一些没有熟练技术的劳动力,从欧盟以外的地方,比如从非洲移民过来。
    最后一个问题,也不是最不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欧盟的宪章。我们对欧盟的宪章进行了很多讨论,它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我们刚才也谈到,我们对欧盟的经济增长是非常满意的,跟世界上其他地方比起来还是可以的。在这个转变过程中,不仅欧盟成员国,一些非欧盟成员国的表现也不错。这个转变也是我们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一个主要渠道,吸引了外国的投资,外国的技术,一些市场的方法,前东欧地区的这些国家的竞争力由此也在上升。
    有一些国家的发展比其他国家更好,经济增长更强劲,我们可以看一下各国的比较。由于历史原因,前东欧地区的这些国家都比欧盟成员国家要穷。在前东欧地区,最富就是斯洛伐克,它是原捷克斯洛伐克的一部分,它的GDP相当于欧盟前15个国家平均GDP的75%。最穷的一个是拉脱维亚,它不到欧盟平均水平的30%。欧盟现在有25个成员国,明年还要加入2个,就是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由于这些国家的加入,使欧盟成为一个大家庭,因此这个大家庭的平均水平就有点下降。我们可以看到,各个国家的差异非常大。在欧盟内,不同的国家,最富的国家是卢森堡,最穷的是保加利亚,相差7倍。由于我们进行了成功的转型,并且吸引了外国直接投资,所以对这些国家来说,它们发展得好一些。另外,由于宏观经济管理水平的提高,加入欧盟的这些前东欧国家,它们的发展比加入欧盟之前的富裕国家的发展要快一些。
    欧盟(包括新加入的前东欧地区的8个国家)从南到北,包括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捷克等国家,现在总人口是1800万。这个蓝色的柱形图代表使用欧元的国家,是欧盟
 

的12个成员国,他们以前就在使用欧元。在前欧盟的15个成员国中,现在有3个国家还没有使用欧元,主要因为它们现在还不够富裕,是英国、丹麦、瑞典。
    在过去的7年中,新加入欧盟的8个前东欧国家的发展速度是比欧盟的富国快得多,但这是相对于新兴经济体而言。新兴经济体主要指中国和印度,包括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等。我们知道,世界上的经济体这两年发展总体形势比较好,这是一个好消息。在2005到2006年,世界的GDP增长估计4.5%,与这个数字相比,前东欧国家的发展速度也不是特别快。可以说我们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要赶上富裕国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要进行体制改革,持续推进私有化和经济的一体化,持续努力地推进改革。
    总结一下,在前苏联以及前东欧国家的经济转型过程中,在向民主化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应当吸取一些经验和教训,主要有7条:
    第一,其他国家都没有中国学得好,也就是说,中国在比较早的时期就开展了面向市场的体制改革。像波兰和匈牙利在上世纪90年代发展得比其他国家都好,一个原因是当时进行了休克疗法。当时的政策不是很好,更主要的原因是它主要得益于在1989年之前就已经开始面向市场经济的一些试点性改革,所以它不是一下跳到市场经济体制,而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
    第二,有时候我们要学习一些东西,有些是有效的,有些是无效的。在这方面,中国也比其他国家做得好,中国当时考虑到两个方面的情况,一个是进行制度化的改变,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型,第二个是国家要有一个总体的面向发展的战略。在第二方面,也就是发展政策方面,我们的重视不够,俄罗斯当时实行“休克疗法”,波兰也在实行“休克疗法”和“静止疗法”,在1990年代末期的时候经济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发展比俄罗斯要好,也解释了波兰进行公共财政体制改革之后,经济发展情况比“休克疗法”的时候要好。
    第三,不能混淆经济政策的目的和手段。我们不要被迷惑,曾经有一个“华盛顿共识”,它对东欧一些国家的整体转型进行了总结。幸好这个共识并不是在全世界都得到了应用,像中国、越南,以及其他国家都没有应用。“华盛顿共识”要执行紧缩的财政政策,比较低的通货膨胀率,实行私有化,稳定汇率等等。实际上这只是一些经济手段,而经济政策的目的是要进行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所以手段应该服从于目的,不能本末倒置。在这方面,我们当时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当时东欧国家都是这样做的。如果没有这样做的话,也许我们的GDP比现在要高得多。我个人估计,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实行那些疗法,采取那些措施的话,波兰在2006年的GDP应该比现在提高60%,我们的人均GDP可能就不是13000美元,而是20000美元左右。
    第四,我们要进行制度改革,但是对于国家的发展来说,政策和制度同样重要。一个好的制度不能代替好的政策,好的政策和好的制度一起发挥作用才能取得成功。
    第五,我们要重点强调国内的资本积累。对于政策来说要考虑投资,但是我们国内的储蓄和资本积累也都是非常重要的,有了这些,我们才能更好地吸引国外的投资。
    第六,我们一般都说“后社会主义的转变”,如果大家不喜欢这个说法,我们也可以叫做“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我们要记住,这个转型是在全球化的阶段中发生的。对于全球化来说,它是一个不断进行的正在发生的过程,每个地区都要融入全球的统一市场中,大家的经济互相依赖。也就是说,当我们面向全球化的时候,不管对于中国、波兰、越南还是匈牙利,我们的商业,我们的经济,我们的企业家,都要加入全球的经济发展,面临全球化的竞争。我们必须接受这一点,因为从长期来看,这对经济发展是有益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要注意采用一些经济手段,比如汇率工具等等。我们要减少全球化带来的威胁和风险,并且使额外的获得和利润最大化。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有胜利者,有失败者,这是一场全球性的竞争。我们可以说,波兰和中国都站在胜利者这一边。但是要站在这一边,我们实际上也要依赖于一些具体的条件,比如要有一个好的发展经济和社会的政策,有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对这些战略政策进行实施。对于每个国家来说,他们要采用市场化,因为市场化最有效,也能够最终达到它们的目的。
    第七,要想在转型的过程中取得成功,我们要同时考虑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我们可以采取一些手段和方法,不仅要考虑技术的方法,同时也要考虑一些社会的方法。在这一点上,中国做得也非常好。
    我的演讲就到这里。也许大家对我所讲的问题比较陌生,大家可能会觉得,作为波兰的两届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我讲这些不是非常有意义。我觉得,我本人是一个专业技术官员,我在制定以及执行这些政策的时候,不仅考虑到技术方面,也考虑了社会发展方面,因为只有考虑社会发展,从长期来看,你制定的政策才是有效的,国家的发展才是可持续的。
    关于今天我讲的问题,我做过很多研究,我已经有六本书用英语出版了,有两本书是用中文出版的,大家可以看一下。大家也可以到我的网上去看我的文章,有一些也是中文的,也可以给我发电子邮件,我们进一步讨论。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