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密切关注不确定性 相机抉择从紧政策
作者:夏斌    发布:2007-12-26    阅读:8658次   
    相对于2007年下半年以来货币信贷过快的增长态势和物价的上升压力,毫无疑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的经济工作作出从紧货币政策的安排,无疑是正确的。这既是对前一阶段货币政策执行结果的评估,也是对明年国民经济保持稳定增长的一种政策判断。这种评估与判断更多的是基于2007年下半年的货币信贷形势和世界物价的走势作出的。特别是在世界与中国经济失衡格局还没有出现较大的变化之前,在美国经济结构和中国经济结构正处于调整过程之中,为了对冲可能继续产生的过多流动性作出的必然选择。并且可以肯定,这项政策将持续一段时期。
    个人认为,尽管至今央行尚未明确从紧货币政策的预期目标到底是多少,尽管2007年全年的货币信贷增长目标的最终结果可能会稍低于今年11月份的数据,但是鉴于近5年中,我国货币流通速度出现了自1991年以来直线下降曲线趋于稳定的状态,基于明年GDP与CPI的预期和M2统计结构中股民保证金约占1.5到2个百分点的现状,基于近五年来银行贷款占固定资产比例逐年下降和银行资产中银行贷款比例也在逐年下降的趋势(约占50%),明年的M2和贷款增长指标,分别预订16%和14.5%,是比较合适的。根据历史经验与教训,特别是贷款指标定得过低,控制得过死,对经济运行的波动冲击过大。
    但是,应该看到,这些政策意图更多的是基于今年下半年以来的经济形势分析而作出的判断。明年的中国经济运行会呈现于今年不同的更多的不确定性。
    第一,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在加大,次贷问题并没有彻底暴露与解决。美国更多的专家认为,美国明年经济的衰退概率为50%。如果明年美国经济出现较大的波动,尽管次贷问题对中国经济的直接影响不大,但由次贷问题引起的美国消费问题,不能说对贸易依存度极高的中国经济影响不大。最近,人民银行有关调查报告反映,出口订单指数已出现连续二个月的下降。今年11月出口同比增长,与10月相近,为22.8%,但季环比增长已出现下降。外贸背后的二大重要出口行业:电气机械制造业增长,11月为19.4%,比上月降4.3%,通信、计算机设备业增长15.6%,比上月降3.3%。这种变化,也许是相关贸易政策调整的结果,但不能不关注美国经济进一步的下滑,对中国外贸结构调整进一步的推波助澜作用。
    第二,要看到今年年中出台的一系列结构调整政策对明年贯彻从紧货币政策的助推效应。例如,加工贸易政策、出口退税政策、房地产调控政策、外汇管理政策、新开工项目联合审批政策、节能减排政策、民生政策等一系列政策,有的是在今年七八月制定,有的是前不久刚刚制定,政策的集聚效应更多的将体现在明年。如果这一系列政策能够认真贯彻落实,对投资速度的抑制、对外贸增长方式的改变、对内需的刺激以及对减轻流动性的压力,将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可以预计,会出现许多与今年经济运行不同的不确定现象。
    第三,今年的物价上涨势头较猛,明年预期物价上升压力仍较大,所以必须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但是仔细分析,目前结构性的上涨,有输入性因素,有成本推进型因素。从滞后一年的M2与CPI的相关关系看,今年下半年以来CPI的上升并没有伴随M2的增长。另外,从最近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情况看,也出现了微弱的下降。所以,起码从目前看,物价的上涨还主要不是由需求扩张型因素造成的。从股市看,去年以来的行情,流动性因素只是其中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较好的基本面、人民币升值的调整因素加上一些股民的非理性因素在共同起着作用。从房地产市场看,同样是明显的土地供给结构、房屋供给结构等供给因素和购房首付比例、按揭利率等需求因素。因此,综合来看毫无疑问,任何价格上升都是货币现象,货币是物价上升的载体。但是推动物价与资产价格上升的具体原因是复杂的。货币的内生性又决定了这些复杂的原因可以形成结果。所以,实行从紧的货币政策同时必须看到货币政策在制度转轨时期的局限性。而且这种局限性或者说不确定性,明年状况如何,还需进一步观察。
    当然,明年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不确定性不仅局限于上述三条,还有美元贬值速度如果加快引起的世界物价上升压力和中美、中欧之间的贸易汇率摩擦压力、中国自身资源价格主动改革等政策因素,都会给明年中国的经济运行带来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因此,我们需要坚持从紧的货币政策目标,制定一个从紧政策的预期目标。但是如何执行,这是一个几乎接近于艺术的操作。货币政策的具体操作,不应该出现年初制定目标,一年内一成不变的命令经济行为。在坚持从紧货币政策的过程中,仍需要重视相机抉择的原则。特别是要吸收改革开放近30年中宏观调控的经验教训,在决策人事出现变化时,更需要小心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