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深圳要在金融开放方面先行先试
作者:王建    发布:2010-08-20    阅读:10416次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年来,我觉得最宝贵的成就,就是很好地发挥了改革开放“试验田”的作用。在未来的改革和发展中,我们仍然面临着非常多的风险,所以先在小范围地区实施,搞试验,取得经验,摸索出规律后,再向全国推广实施,这也是未来深圳应当肩负的责任和义务,是深圳在新时期的历史使命。
  短短30年间,深圳从一个边陲小镇发展成中国一流的大都市。未来怎么促进深圳更大的发展呢?深圳对全国的意义又在哪里?我想从几个方面讲讲。

  建立金融开放实验区覆盖亚洲

  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备受关注。未来的世界经济长期低迷是否有利于中国的金融开放?中国是否应在未来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我认为对这些问题都必须持谨慎态度。我在“50人论坛”上多次讲,次贷危机告诉我们,一些发达国家用虚拟化的货币和金融商品分割我们的实物产品,此次美国“两房”退市后又爆出继续亏损,其重要原因就是在衍生产品投资方面的亏损。国际金融环境已经发生改变。

  我认为,至少在未来10年内,将是国际金融与货币关系最为紊乱的时期,如果在这个时期加快中国的金融开放步伐,就很容易使外部的剧烈动荡传导到国内,导致中国金融秩序和经济秩序的不稳定。中国能够躲过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与这次美国次贷危机的冲击,其中的重要原因就是没有开放资本市场和让人民币国际化。而且目前中国的外贸依存度已高达70%,金融开放的弊端显而易见。当然开放也有开放的好处,一个趋利避害的选择就是走局部开放的道路。

  结合深圳30年的实践经验,广东可以先行先试,以广州、深圳为中心,率先建立珠三角地区的金融开放实验区,让人民币在实验区内与港币实行自由兑换,并且在这个实验区内建立一个能够覆盖东南亚地区的股市与期货市场。

  这样我们就可以建起“防火墙”,它就有两个好处。

  第一,可以把风险限制在局部,即使是金融开放实验区内金融波动幅度大,但是也仅限于广东一个省,或珠三角区域内,只占全国GDP总量的十分之一对全国的影响有限。

  第二,有利于全国谋划未来20年的发展道路。通过在珠三角地区建立这样一个金融开放实验区,以覆盖整个亚洲地区,这将成为中国走向亚洲的重要一步。

  以广州、深圳为核心的珠三角将成为亚洲经济中心

  应该看到,由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能够释放出巨大的需求增长空间,因此当世界经济进入长期低迷时代的时候,只有中国经济能够继续保持较高速增长,世界经济萧条会进一步加剧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和集团之间的矛盾与争斗,并不断升级,目前新一轮的美欧之间的博弈还在继续,他们在争斗中会彼此削弱。

  在这个“我涨彼落”的过程中,为中国走向亚洲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中国相对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国力增长速度会加快,由此会使世界力量格局发生根本性变化。今年中国的GDP将超过日本,所以就经济规模而论,中国已经是亚洲经济“老大”。未来的20年内,即到2030年,中国有望超过美国成长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

  要走向世界巅峰,先得走向亚洲,怎么走向亚洲呢?当然是投资和贸易,但是投资和贸易要“走出去”的话,金融也必须“走出去”,联系和覆盖亚洲。

  建立以广州、深圳为核心的金融开放实验区,并在其中探索建立亚洲最大的资本市场,建立亚洲最大的银行体系,建立亚洲最大的期货市场,这都具有非常大的可行性。目前香港的金融业已经相当发达,深圳的股市在中国也已经占据很大的份额。同时,珠三角地区作为中国的制造业或者说创造业中心,加工贸易对原材料的需求占了全国的五分之一,涵盖产品包括石油、橡胶、塑料等等,其中燃油的现货交易量就占全国的30%至40%,其实物交割也都在珠三角地区,支持以广州、深圳为核心建设金融开放实验区,建立亚洲最大的资本市场、银行体系、期货市场都有非常迫切的现实需求。

  做大珠三角的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珠三角的期货市场,把珠三角地区的金融、银行平台和香港紧密结合,变成一个和国际无缝接轨的规范化的金融平台,以利于中国的金融触角能够覆盖到亚洲。这样,广州、深圳的金融地位将会凸显,其战略意义也将更加突出。

  深港金融业进一步融合,将培育新经济增长点

  我曾参与粤港金融合作的专题调研,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亦步入调整期。由于我们对外开放程度越来越高,香港早先的中介地位亦被逐渐削弱,发展的压力使香港与内地必须更深入地合作。

  在《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加大粤港澳开展银行、证券、保险、评估、会计、法律、教育、医疗等领域从业资格互认工作力度,旨在为香港的金融业辐射内地提供政策保障,同时为广州、深圳的服务业发展创造条件。而《纲要》中“尽快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推出创业板、完善代办股份转让系统”的内容将巩固深圳证券业中心的地位。与此同时,深圳在推动深港金融一体化方面,也将取得实效,将吸引港澳金融机构在深圳设立地区总部以及后台业务中心、产品研发中心、客户服务中心、金融业务及数据备份中心。而其在机构发展目标方面将呈现出银行、证券、保险企业的改革与重组取得重大进展,组建多家综合性金融集团,建成基金业的聚集区。

  我相信,深港金融业进一步融合,将发挥出香港经济的长处,打造一个大的资本市场,创造新的未来。

  据我测算,到2030年,中国的资本市场规模可能到500万至600万亿元,深圳则有望达到100多万亿元的资本市场规模。在这一资本市场形成过程中,金融开放实验区在2020年完全有可能形成一个20多万亿美元的资本市场规模,这将给香港找到一个新的发展机会,有利于香港的繁荣稳定。

  所以,从几方面来说,中国现在需要走向亚洲,同时需要金融也跟着“走出去”,而且我们也需要在金融开放方面先行先试,做一些实验。现实的需求迫切要求国家建立粤港地区的金融开放实验区。在这一背景下,深圳的经验,深圳在国家大战略中的地位,将显得更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