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启迪民智 为民谋利
作者:吴晓灵    发布:2010-11-30    阅读:9558次   
    我更愿意做小额贷款政策的一个推动者,因为真正能够推动开展这个事业的是广大的实践者。我非常钦佩真正在艰苦的环境当中,能够不懈地努力,来把这项事业坚持下去的人。也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有机会来跟这些立志于在农村发展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立志于在扶贫开发方面做出自己的贡献,立志于在农村金融和农村的小额信贷方面贡献自己力量的同事们一起召开这样的一个会议。
  今天我们解剖的是永济富平小额贷款公司,但是,我想它实际上代表了很多的在这条战线上工作的所有的同志和各种各样的模式。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启迪民智,为民谋利”。这是富平小额贷款公司的实践和国内外所有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实践给我的一个启示,要搞好小额信贷,教育先行。如果没有教育,没有理念的更新,这个事业是开展不好的。
 
  第一,永济富平小额贷款公司给我们的启示。我们知道,刚才汤敏先生也介绍了,从90年代开始到现在,中国已经有很多的小额贷款的机构了,大家创造了很多的模式。从富平小额贷款公司的介绍和总结当中,我想强调三点启示。启示之一,穷人是讲诚信的,小额贷款能够帮助穷人改变命运。富平投资公司在山西永济的小额贷款公司自2009年成立到2010年5月底近一年来已经累计发放贷款2017笔,金额3105.25万元,归还了517笔,金额595.6万元,到期还款率达到百分之百;富平在山西临县的项目,自1993年以来,已经发放贷款3990笔,金额1136万元,归还了3798笔,金额998万元,到期还款率达到了99%。其实我并不认为还款率一定要达到百分之百,因为所有的贷款都是有风险的,我们对小额信贷应该有一定的风险容忍度。没有对风险的容忍度就不可能开发新的客户,就不可能给更多的客户机会。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不是出不出风险,而是利率能够覆盖风险,能够让这个金融机构持续地发展就是好的。
  启示之二就是小额信贷要靠扎根农村的乡村精英来推行。我也看过扶贫基金会的中合农信公司,就是刘冬文先生所在的公司。他也在农村设机构,在农村招聘人员。在永济富平小额贷款公司中,这个就体现得更加突出一些。它这个公司没有设到镇里,直接就设到村子里,而且从资料的介绍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像谢英峰和卫淑丰这些走乡串村的信贷员。这样的一个特色才能保证这个机构能够贴近农村,了解农民,来为他们发放贷款。他们培养出来的信贷员也很多都是来自于农村,然后到农村去放贷,我觉得这是未来一个小额贷款公司真正能够为农户服务的一个条件。
  启示之三就是小额信贷要与生产组织相结合。永济的富平小额贷款公司之所以选择这样一个点,跟他们当初和蒲州的果品协会在一起做项目打下的基础是不可分割的。贷款的主要风险来自于贷款使用以后,能不能生产出来东西,或者生产出来的东西能否卖掉。也就是马克思在资本论当中说到的从W变成G这样的商品的惊险飞跃,这是信贷的一个很大的风险。而如果我们能够和生产组织、销售组织结合在一起,能够保证一个产品的销售的话,那么对于信贷的风险来说,就会小得多,因而小额信贷要和生产组织结合在一起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第二,社会需要合作理念的启蒙。小额贷款其实是可以有多种模式的,但是商业可持续是必须坚持的。那么商业可持续与扶贫矛盾不矛盾呢?我看到记者在写有关永济富平小额贷款公司的报道时提出了这个问题,说好多小额贷款公司偏离了扶贫的宗旨,有些商业化了。我个人认为小额贷款公司不要排除商业化的取向,无论是扶贫的还是一般性的商业小额贷款公司,自身的商业可持续都是必要的,就像我们救落水的人,当你救人的人自身的生命都不保的时候,你怎么可能把被救的人给救上来呢?我想任何一个想在农村持续地为扶贫事业,或者是为农业发展服务的金融机构,他自己都要是商业可持续的。但是你的目标群可以是有不同的,比如说一般的商业性的在农村的小额贷款公司,可以对50万元以下,或者是一百万元以下的小企业、微小企业做贷款,可以为5万元以下或10万元以下的个体工商户或者农户做贷款,这可以是一般性的小额贷款。但是也可以有专门针对贫困人群的几千元至一两万元以下的贷款,你的目标群是锁定在被政府界定为扶贫对象的一些人群。
  小额贷款公司客户群界定不一样,作为政府可以有区别对待的政策。对一般的商业性小额贷款公司不予过多的特殊的支持,给他以利率覆盖风险的权利就可以了。对于针对特殊贫困人群的小贷公司,你可以给额外的更多的一些政策支持。我想这个取决于政府的政策引导。
  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近几年以来政府对于小额贷款公司都给予了很多的扶持和指导。最近财政部和税总发布了《关于农村金融有关税收的通知》,针对的是小额信贷,只要是农户五万元以下的就给予优惠支持,这样就带一点普惠金融的理念,你只要是进行小额贷款的,就给你一定的政策的优惠。但是我个人认为这个政策还是有两点遗憾,首先,它没有包括现在很多的没有金融牌照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或者是近几年以来一直在发放扶贫小额贷款的这些组织;再一点,从政策的优惠程度来说,营业税是全免了,但是所得税其实只免了10%,因为它的税基是按90%来制订的,可能优惠的力度还不太够,我希望今后能够在这两个方面有所改进。我们也高兴地看到,各个地方政府对小额贷款公司也给了一些特殊的政策,比如说我去年去福建和浙江去调研的时候,他们都对小额贷款公司发放50万元以下的贷款的余额给予千分之五的风险补偿,他们是用地方财力在做这样的事情。因而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从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在为小额贷款公司的发展,为小额信贷的发展在创造着条件。
  我认为组织起来是摆脱贫困的有效途径。我们现在农业发展不太如人意,农民的收入提高得不快,其实就跟我们的农业劳动生产率提高得不快是有关系的,只有通过规模化的经营、标准化的生产才能够更好地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在中国实行规模化经营有两条道路,一条道路可以走大的农场式的生产方式。大家知道有的地方实际上已经把农民的土地集体由一个公司给承包了,然后再反雇农民到这个公司做工。大的生产基地形成了规模化的生产。另外一种方式是通过合作的方式,把单户的农民组织成一个团体,即我们所推行的专业合作社。专业合作社和大的龙头公司对接起来对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稳定农产品的销售是非常有好处的。还有一种方式就是超市加专业合作社。超市定出了生产的标准,然后专业合作社作为生产基地,这样保证了生产的品质和产品的销路,这也是一种方式。但是在生产的过程中是需要资金支持的,除一般金融机构的贷款外,也可以是小贷公司和专业协会结合在一起,也可以是信用合作加专业合作。我所说的信用合作不是我们现在的信用合作社,而是专业合作社本身就是一个集生产合作、消费合作与信用合作为一体的一个合作组织。这就是我今天所要讲的一个主题。
  树立互助合作的理念,实现经济的民主管理。中国农村的家庭承包制要想对接工业化的城市经济必须要实现规模经营,刚才我已经分析过了。我认为今后更长远的有发展前途的,应该是专业合作社。通过专业合作社,我们能够实现经济的民主管理,让农民自己来管理自己。只有这样,在市场当中,不管它作为买方或者是卖方,才能够提高市场谈判力。我们的民众应该有合作的理念,但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合作理念太缺乏了。我们过去没有很好地宣传过,建国之后,搞的合作制又扭曲了。把一个经济民主管理的合作制变成了一个官办的组织,最后走向了“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超越了我们现在的生产力。因而合作制在中国是一个多少带点负面的概念。大家一说合作制马上想到的就是“一大二公”的“一平二调”,就是大家的私有财产都公有化了。所以我们需要普及真正的合作制的理念。我们大家都信仰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我们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重要的一个来源就是空想社会主义,而空想社会主义一个很重要的理念是它的合作的理念。这个合作的理念恰恰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得到了很好的贯彻,到现在都有全球的合作联盟,他们都发展得很好。唯独在我们这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当中,合作的理念没有深入人心,没有得到很好的运用,我觉得不能不是一大遗憾,因而我们如果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作为我们的指导思想的话,我想在我们农村的生产过程中,我们应该更好地来普及合作的理念,让民众能够在生产领域当中很好地结合在一起,然后在销售、信用等方面全面合作。
  但是,光有民众的合作理念,在我们国家还是不够的,社会也必须要有合作的理念,社会要认可这样的一种经济方式。如果认可了,社会各个方面就会向专业合作社提供技术的支撑,这包括农业的科学和技术。如果说一个合作社没有一个好的品种,没有好的技术,它的产品是卖不出去的,它是不可能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因而政府的科技普及网络应该对合作社进行更多的技术的指导。而且专业合作社的发展需要资金的支持,这个时候也需要一些金融机构能够把专业合作社的信用合作作为你的集体客户来对它进行资金的融通。
  另外,如果要是有的小额贷款公司,它本身并不是一个合作制,不是嫁接在合作社的身上的,但是它能够很好地为农户提供小额贷款的话,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应该给它以贷款的批发资金。作为一个资金批发的金融机构,对于小额贷款公司和对于一个有信用合作的专业合作社,你发放一笔贷款就等于说是发放了一笔组合的贷款,你要对他进行监督,贷款者要对他进行辅导。了解你的客户,跟踪你的贷款的发放的质量,实际上是现在的商业银行、金融机构对每一个客户应该尽到的责任。因而,众多的专业合作社和小额贷款公司,如果能够从正规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应该说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对于金融机构,你放一笔组合贷款比放很多笔的小额贷款或一笔单一客户的贷款要安全得多,成本低得多。对于小额贷款公司和有信用合作的专业合作社来说,他们得到了更多的外来资金援助,能更好地管理好自己的贷款。
  第三,中国需要知行结合的经济学家和有志青年投身社会教育启迪民智,为民谋利。北京富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开创了以投资实现理念的良好范例。它更主要的是对农村的精英的培育和文化的培养。他们有北京富平学校,也有在村子里建立的农业创业与农村发展学校。对农民进行教育,然后培育当地的精英,由精英来实现我们刚才所说的合作理念,我认为这是最有效的方式。国际歌中唱到,没有神仙,没有皇帝,只能靠我们自己。农民的问题最终还要靠农民自己解决,因而提高农民的素质,让他们自己组织起来是非常重要的,城里的有志于改变农民状况的人投身在这个方面,我个人认为是起到了启蒙的作用和示范的作用,而最后的事情还要靠农民自己来解决。这也就是说中国需要培育乡村的精英,乡村的领袖,中国需要对农民进行科技、经济、金融的知识普及。
  我还有另外一个职务就是中国金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这是一个公益平台。我是2008年从央行的位置上退下来以后到了这个基金会,我想有这样一个基金会的平台就应该做一些事情。大家都需要金融的服务,中国既需要高端金融,也需要普惠金融,因而我就在那儿开创了一个项目,就是在农村开展金融教育来助推扶贫开发事业,搞农村金融教育。但是后来我们也看到了,我们在城市的很多的居民也需要普及金融知识,因为我们看到上当受骗的都是不了解金融的一些普通的老百姓,被大鳄们玩一圈,耍一把。因而,基金会就搞了一项工程叫金融惠民工程,在城市金融知识进社区,在农村,我们到中西部的贫困地区开展农村的金融教育,希望教育农民提高金融知识,学会当一个诚信的客户;也希望我们编的教材和我们的培训能够让有志于搞小额信贷和各个要放小额贷款的机构能够提高他们的小额信贷的水平;我们也希望贫困地区的干部能够了解金融,能够给金融的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制度环境。这就是我们在农村依托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要想做的金融教育的事业。
 
  今天借这样一个平台,来谈我个人的一个观点。我的想法就是小额信贷这种贷款品种是非常重要的,创造各种新的贷款方式和贷款的组织形式也是重要的,但所有的这一切要能够成功必须教育先行,因而我这次的演讲的题目选为“启迪民智,为民谋利”。有不对的地方希望大家批评指正,谢谢!
 


* 本文根据吴晓灵女士2010年6月12日在山西永济出席由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中国国际扶贫中心、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主办的“小额金融创新与农村发展研讨会”所做的主题发言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