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如何缓解小微企业发展之难
作者:汤敏    发布:2012-10-29    阅读:11758次   
    难! 最近碰到企业家们, 特别是小企业家们都说: 现在做企业难, 比2008年还难。企业真的是难吗? 为什么这么难? 又应如何缓解这个“难”字?
    从宏观数据来看,中国经济增长率确实在下滑。 但是如果我们更仔细地看一下,今年上半年各个省份的GDP增长率,除了像浙江、上海、北京、广东这几个地方之外,大部分的省份都在10%以上、最不济的也在9%以上,特别是像天津、重庆、贵州、四川等等,还增长了13到14%。
    再看企业利润。 总体上来说企业的利润是在下降的。 但是我们所关心的,或者说叫得最凶的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利润的增长率, 即使在目前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有16.5%。 这个并不是一个很差的数字。小企业说的最多是贷款难。 按照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今年上半年各项贷款增加了16%,但对小微企业的贷款增加了21%,比大中型企业贷款的增幅分别高10个百分点和6个百分点。
    从一系列的宏观数字来看,似乎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处境不应该这么难。但是, 春江水暖鸭先知, 第一线的企业家感受更深刻,确实我们的企业感到比较难,特别是小微企业真的是很难。
    为什么? 我想有这么几点。
    从进出口的角度来说,企业是真的难。如果看看我们的进出口的数据,现在出口、进口的增长已经接近为零,某些月份甚至是负增长。所以跟进口、出口有关的企业是非常难的。沿海那些曾经非常辉煌的进出口包括加工贸易企业,目前出现的问题比较多。
    另一个方面,劳动密集型的企业现在比较困难。因为现在劳动工资上涨得非常快,中国的经济终于到了过去30年,或者是过去60年,或者是中华民族的5千年从来没有碰过的一个现象,就是劳动力开始短缺了。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以前人们似乎相信我们永远不会有劳动力短缺. 但是现在已经开始劳动力短缺了,它的后果是近年来农民工的工资每年都以2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这对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压力就非常大。
    除此之外,还有比如说投机型的小企业家。前一段时间看他的夫人炒房子比他做的实业赚的钱还多,就耐不住寂寞,开始炒房被套的这些人,特别是为此借了高利贷的这些人, 还有那些跟房地产有关的企业,如建材、洁具、小五金等企业,他们都比较难。
    而这些地区、这些领域往往都是小微企业集中的地方,小微企业当然感觉很难。
    那如何缓才能解小微企业的困难呢?
    最近, 各级政府、各个部门都出台了一系列的帮助出口行业、帮助小微企业的政策。现在社会上议论比较多、炒得比较多的是,应不应该放松房地产政策,是不是再来一个四万亿,等等。
    对此, 我们不敢苟同。 在目前通货膨胀的威胁已经放缓的情况下,特别在世界经济非常不确定的情况下,把宏观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放松一些是完全必要的。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要防止出现过去几年资金放得太快,以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刺激经济方式。 这容易产生被称之为“挤出效应”的影响。刺激经济本来是好事,但银行对“铁公基”,对大型国企投资过多, 反而把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资金与市场给挤出去了。所以这次如果说要放松一点宏观调控力度,我们一定要防止再出现这种现象。
    从把稳增长放在更重要的地位,从刺激经济增长的角度来看, 加大对小微企业的减税力度,通过一些优惠措施鼓励银行等金融机构增加对小微企业贷款,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支持,是既不用花政府太多的钱,而且又可以迅速地把经济调动起来的最优选择。例如, 可以在减少小未企业所得税的前提下,适当调整个人所得税中“个体工商业户生产经营所得”税率,将其最高一级税率由现行的35%下调为25%。又例如, 允许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提高利率,把小微企业贷款与一般贷款的不良率分开计算,允许高一些的不良率。  
稳增长还应该是双向的。即不但要防止经济增长下滑过快, 也要防止经济增长过快、造成的一些负面的影响。最近公布的各省上半年增长数据, 有一半左右的省保持了11%以上的经济增长。如果刺激经济政策稍微有点偏差,很可能造成的后果就是增长反弹过快。 这时,本来已经供给不足的劳动力可能会更短缺。而农民工工资的大幅上涨会造成农村短工的工资上升,造成农产品的价格上升。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通货膨胀,有可能又卷土重来。 特别是在目前发达国家大量发行货币,往市场撒钱的情况下,通货膨胀威胁远远没有过去。 而通货膨胀卷土重来,刺激经济起的那点小小的效果比它产生的负面的影响更大。
    反之, 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加快企业升级换代的速度,那就是一箭双雕。因为中国目前出现了过去几十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劳动力短缺的现象,而这个现象不是短期的,很可能是长期的。 如果有机会去贫困地区去看,村子里没有什么年青的劳动力,能出来打工的劳动力基本上都出来了。根据日本、韩国、东亚这些国家与地区发展规律来看,一旦一个国家出现了劳动力短缺,整个的产业结构与经济结构就要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个阶段如果经济转型转好了,国家就会更上一层楼,能从“中等收入国家陷阱”里跳出去,步入发达国家。但是如果转型没转好,比如说泰国、马来西亚、马来西亚等等在90年代初转型滞后, 就出现了亚洲金融危机,一下子耽误十多年时间。
    中国应当借这个机会加快企业转型。现在企业觉得比较难,不完全是目前的短期的世界经济的影响,或者是房地产的影响,实际上很多企业已经到了不转型、不升级它就活不下去的时候。这时候反正国家得花一笔钱,要考虑这笔钱怎样花在刀刃上, 通过招标的方式, 用公平竞争的方式对升级换代的企业给予一定的补助, 帮助企业升级。
    在这里, 美国的经验很值得关注。 这次经济危机始作俑者是美国,但在短短几年里头,美国部分的经济结构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这几年美国的能源自给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 趁着这几年经济危机要花钱, 对页岩气以及新能源大量补助。 短短的几年功夫,页岩气产量增长20倍。美国的“能源独立”不再是可望不可及的天方夜谭, 几年后美国可能不再需要进口液化天然气。 而且用液化天然气替代柴油,以及在页岩气开发中意外收获的大量页岩油,也使美国对中东石油的需求直线下降。这些变化很可能使整个世界的政治格局发生了变化。美国过去几十年在全世界到处打仗,最重要的考虑就是为了保它的石油供给。一旦它的能源能够自给自足, 美国的全球战略就会发生大的变化。
    最近,西方媒体一直在讨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问题。在不知不觉中, 一场新的工业革命正在悄然开始,它的重要性不亚于当时发明蒸汽机与电气化。工业革命往往是由于生产工具的革命引发的。 有可能引发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生产工具是所谓的“3D打印机”, 又称为”堆砌加工机”。它像打印机一样,一层层地用新型合成材料直接“印”出, 或说是”堆砌”出一个产品来。这种模式将会取代传统的车、钳、铇、铣,颠覆性地改变制造业的生产方式。它无需用传统的流水线大规模生产,只要通过电脑给出一个设计,3D打印机就可以按照指令“印”出产品来,成本还不高。这一革命将使生产走出大批量制造的时代,取而代之的是小规模地生产少量但多样化的产品。
    这场新工业革命有两大特点。一是直接从事生产的劳动力会不断地快速下降,劳动力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会越来越小。二是新生产工艺能满足个性化、定制化的各种需求,要求生产者要贴近消费者与消费市场。这两大特点都会使传统的,以廉价劳动力取胜的制造业发生根本性变化。一种可能的趋势是,过去为追逐低劳动力成本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资本, 会很快移回到发达国家中去。最近的一些调查显示,已有近40%的美国企业准备把工厂从中国迁回到美国。 把“外包”给发展中国家的产品, 又“内包”回发达国家的企业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新趋势。
    无怪乎最近很多国外媒体又开始利用这一趋势唱衰中国。他们认为,作为全球制造中心的中国将是这一场新工业革命的最大受害者。 随着劳动力短缺的出现,国内的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中国制造在传统的工业领域已经越来越不具竞争力。而在新兴的领域中,由于大量的外资企业要迁回本国,这将使中国制造处于十分困难的境地。
    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当时中国正处在康乾盛世后期,GDP占全世界第一。 但是一次工业革命我们没赶上,鸦片战争我们就只有挨打的份。 以电气化与流水线生产为标志的第二次工业革命我们也没有赶上。这次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国应该迎头赶上。 而这就要靠企业的更新换代,让企业追上最新的科技发展。
    很多经济学研究证明,一次大的经济危机,最后走出这个危机的一定也得靠新的技术革命。现在,美国正在引领着新的技术革命,很可能它在所有的西方国家中最先能走出危机的。 新工业革命的特征之一是个性化的生产。 它靠的是小企业,是个性化的服务。 因此我们应该以一种新的眼光,从一个新的战略角度来重新定位小微企业的问题。 发展小微企业,不仅是为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也是为了更好地从事个性化的生产,个性化的服务。 从这种战略出发。如何给小微企业更大的支持, 更优惠的政策,怎样让它去创新,这不仅要求国家宏观政策的支持,也是包括我们在座的工商部门的责任。
    最后,我们要形成一种新的良性竞争机制。按照香港著名的经济学家张五常所说:中国的改革开放能够发展到今天,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各省市之间的竞争。有了各省市之间的良性竞争,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会不断有新模式的出现。你主持的这个省市可以不改革, 不发展, 但很快被别的省超过了,你就要下台, 至少升不上去了。 各省市间的竞争是否能保持良性,关键要有规则,要有一套好的绩效评估标准。 就跟奥运会一样,没有好的竞赛标准, 没有好的裁判员, 竞争一定是无序的。 对在新时期,新的工业革命下的如何促进小微企业发展这一重要竞争领域, 标准的设计,绩效的评估,工商部门能起很重要的作用。
    总结一下,在当前国内外的形势下, 我国的小企业们确实很难。 但是现在新的机会来了。一是中央的政策现在正在进行调整,国家大规模的投资可能又要启动,二是一场新的工业革命逐渐在慢慢地向我们逼近。我们抓准了、抓好了,顺应了新的工业革命,新的技术、新的变化,中国经济就可以更上一层楼, 中国的企业就能走到世界的前列。 但如果这个转型转不好,我们有可能会重蹈在200年前, 100年前几次工业革命时我们犯的错误。对此, 我们大家都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