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体制改革
“国企全民所有”不能只是写在纸上
作者:宋国青    发布:2014-01-07    阅读:8590次   

    我就三中全会关于国民收入分配方面的内容谈一些感想,很多新闻中提到三中全会决定里面有一个关于国有资本收益率上交公共财政的比例具体规定,在2020年达到30%,这个比例我觉得比市场普遍预测要高。我自己原来想一年提高一个百分点,到2020年20个百分点左右的样子。30个点还是有一个很大的推动,高层要下很大的决心,收入分配向着理顺的方面调整,具体比例的事情不是说不多不少一定要达到这一点,只是一个大的方向。这样的文件具体谈比例好像也不是很好的事情,因为具体执行的时候要考虑具体怎么去调整。但是因为过去多年,大家都说个人收入比例在下降,虽然说了很多年,一直没有太大进展。从这个角度来说有一个具体的数字,一个很明确的目标,从这一点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要化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会保障资金,这里没有细节,更没有说到数量比例,如果确定了方向,里边可操作的空间其实很大,具体做起来这一块的潜力可能要比当年利润上交的潜力更大一些。这个事情具体怎么做,跟未来得情况进展各方面都有关系,我想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关于全面所有制财产权这样一个东西要具体实现。过去我们都讲全面所有制,国企是全面所有制,政府资产就更不用说了,是全面所有制。但是全面所有制大部分意义只是写在书本上,没有变成具体的东西,最後的结果是国有资产自我循环,自拉自唱,别人问你到底在干什么?中石油价钱增加了跟我有什么关系。特别是联系到最近几年更厉害的是全社会对于高投资间接对经济增长高速度有很多负面的评价。按说全社会平均投资报酬率还可以,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投资这么普遍的负面评价好像看来不是很合理的事情。

  一个方面的原因是对于环境的破坏,还有其他方面的牺牲,文件里边也讲到这方面要做出很多的努力去解决问题。另外一方面,这么多年经济高增长,投资那么高,拿了那么多的投资报酬,对于大众来说实惠在哪里?一个更讽刺的是这么多年经济高增长投资报酬率这么高,最近几年稍有点平稳或者下降,但是股市却非常糟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样一些情况会引起大家觉得国有资产这一块到底在干什么。现在抽象地说国有资产就是全民的,全民所有制不是一个抽象的东西,更不是虚幻的东西,最后是要见真章见实惠的,简单来说就是用分钱实现全民所有制。这个东西实化了是一个很重要的思想。

  过去我们说到国民收入分配居民收入比例下降,按照调整以后的资金流量表,居民可支配收入占国民可支配收入的比例,2000年有67.5%,接近于过去的高水平。高水平差不多70%左右,发达国家长期平均也差不多是这样一个比例。在过去的2000年67.5%,2008年降到58.3%,将近10个百分点的下降,这10个百分点全部变成了政府和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的积累,所以居民收入这一块如果从一个居民的角度来看,居民增长了,我们没有看到实惠。你可以说因为全民所有制财产在放着,现在没给你,将来给你也可以,这里面有个代级分配效应的问题,这一代人的努力积累下来的财富留给后代,这是可以考虑的事情,但是留的太多也有很多问题。刚才说的股票的问题,这样一种再分配积累国有资产,这个国有资产是抽象的所有权,也许一百年后实现,但是一百年后做贡献的人应该都不在了,这样的一个情况实际上对当代人来说是很抽象的空洞的所有制。实际上是扣留,这种扣留通过什么方式实现?就是通过税收、垄断等等一些东西,比如过去我们二十年以前电话出装费五千块钱,按当时水平说五千块钱就相当于现在买一辆车,这是一个投资,你未来有权益,他说的是国有资产在那儿放,但是放给谁是一个问题。等到你左右资产分红的时候,你不在,出国了或者过世了,这个问题就变成影响劳动积极性的问题。

  通过这样的一个调整,虽然我自己觉得还没有更大的幅度,特别国有资产划拨这一块,可以由更大的步子改革事情,但是必须有相当激进的做法,向前迈一大步。另外现在国有资产积累资本投资,全社会投资一直都是非常高,国有部门、政府和国有企业都有很大的投资,那么这么样多的投资下去,资本帐户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政府国有部门、国有资产负债表,有了这个东西我们至少有初步的供给,但是这个东西很难做,很多企业也在努力做这方面的评估。国有资产有几十万亿,这几十万亿到底是什么状况,什么方面有多少?效率怎么样?对于这样一个东西把帐算清楚还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提到里分上交、资产划拨,我认为这会推动国有部门把自己的家底搞清楚。在这个基础上好好算投资效率做好评估,到底效益如何、未来收益如何,这也是给未来做进一步投资的基础。

  对于资产收益这一块的影响,这一次三中全会的另外一个东西,关于财产收入的问题,这个东西其实是很重要,不光从当前收入的角度考虑,也是对一个社会更好配置资源,对个人来说是消费的问题,对社会来说就是投资平衡发展的问题。这个东西是用市场机制来解决的,用市场机制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怎么样去处理投资报酬率,要给它一个尽可能合适的投资报酬。现在都在讲银行贷款跟有关的企业负债率、政府部门负债率比较高,这种情况下股权融资对于解决这个问题就有很好的效果,但是股市这么多年下来稍微有一点点不好,股权融资就基本上是半停顿状况,所以直接融资直说了多年也是动静不太大,有一点变化但不是很理想,这就给投资体制带来很大的问题。

    其中一点是经济各方面情况都看着很好,股市为什么是这样样子?简单想想十年以前同样的钱拿去买房子是一个结果,买股票又是另外一个结果,这里面有好多方面的问题,但是还是收入分配里边对于各种提留的比例比较高,最后的结果是个人可吃配收入占国民总收入比例在下降,现在是一个比例低的水平,这两年稍微回来一点,也是因为农产品涨价,11年是不到61%,通过理顺这样一些关系,通过这样一些措施提高国民收入的比例,最後的结果是劳动份额和资本所得收益都在提高。按照现在的劳动份额来估计边际收益的分配就会导致我们对于未来的股票评价、社会融资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对这方面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评估和考虑。因为我们原来估计这个会面临很大的问题,经济潜在增长速度可能会要下降,因为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劳动供给增长率下降,这个下降的同时还有资本份额在下降,所以我们对未来投资报酬有所担心。这个估计是按照过去的分配体制做的,如果考虑到过去分配体制是在国有资产不断地扩大积累基础上实现的以后,以后国有资产积累速度通过适当分配会有所下降,增长的更低一些。集体的里边空间有多大现在很难说,但是我自己觉得这个空间还是有很大的东西,国有资产攒了那么多,社保那儿鼓一点。就算少交一点社保,国有资产去补同样也是收入,用这个钱在再别的地方减税,增加其他的东西,可能效果更好了。

  所以我觉得具体到底怎么样做还需要做出一些预测评估等等,但是这个方向已经走了一个很大得步子,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我自己也觉得很受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