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世界主要地区的经济形势研判
作者:王建    发布:2014-03-21    阅读:8140次   
    2013年的国内外经济形势,因我看都是在向危机爆发前的形态回归,因此即便有所复苏也是短暂的,而且是正在酝酿着新的、更大的危机爆发,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冷战以后西方资本主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即实体产业外移,虚拟经济膨胀,发达国家开始转向金融产品生产,并用这些产品与发展中国家的实物产品相交换,资产泡沫与贸易逆差由此膨胀,但2007年资产泡沫破灭后危机开始爆发。在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也想走回实体经济的老路,提出所谓“再工业化”,但未见成效,被迫走回老路,就酝酿了新的危机。我认为2015年会有新的世界性金融危机爆发。我们看一看美国的股市,在去年50次创新高,道指涨幅是27%,标普涨幅是30%,纳指是34%,日经指数涨幅57%,泛欧指数是17%。不仅是股市,近两年发达国家的房地产价格也在迅速上涨,在美国,2013年的房价也上涨了13%,有300多个城市的房价已经超过了危机爆发前。 

  如果有实体经济的复苏支撑,股市和房地产的繁荣是正常的,但是,直到2012年美国前年的GDP才恢复到危机爆发前的水平,直到2013年11月,美国的工业指数才回到危机前的最高点,所以,股市和地产的繁荣,不过是在走回原来导致金融危机的老路,是新的泡沫在形成。 

  说美国股市是泡沫还可以看美国股市的市盈率,美国的罗索2000指数是反映中小企业股价水平,去年的市盈率居然高达75倍,道指和标普的市盈率也在17-20倍之间。去年中国经济这什么好,A股的市盈率去年只有9倍。因此美国的股市这么好,不是他们的经济好,而是靠他们超宽松的流动性的支持。美联储说要退出QE,从今年开始每个月要减100亿美元的债权购买额,这个消息去年12月初公布后,美国股市不降反升。美国人说,这说明我们的股市不是靠货币堆的,是有强力的经济支撑。而实际情况是,进入12月以后的头两周,美联储的货币供应量增加了1230亿,这1230亿是什么概念?去年美联储全年货币发行量是5630亿美元,1200多亿相当于全年新增货币的五分之一,所以他们还是靠增加流动性来支持资产价格,维持市场信心,只不过是手段有变化,货币投放从美联储购买财政部国债变成了向金融机构收购烂资产,其中的手段之一叫“逆回购”,即美联储用现金收购金融机构的各类资产。去年美联储把金融机构申请逆回购的定额上限从5亿美元提高到10亿,到12月又提高到30亿美元,去年12月美联储仅一次逆回购就给100多个美国金融机构发送了2300多亿的现金,回购了不知什么样质量的一批各类债券。所以伯南克在今年1月3日进行的最后一次在职演讲中说,美国不会结束宽松的货币政策,只是方法有变化,是“用特殊的方法来维持QE”,背后就是让这些金融机构去买乱七八糟的金融债券,继续发金融商品,让中国等其他国家来买,形成资产项下的顺差,然后去维持经常项下的逆差,还是玩的危机前这一套。是泡沫就有破的时候,这个泡沫我看今年可能还破不了,但是到明年破的可能性就很高。去年在美国货币方面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前几年的QE,新增的QE和新增M2是相等的,去年的QE差不多是一万亿,M2只增加了5600亿,说明新发出来的货币有相当一部分开始外漏,向外面走,去年欧元开始走强,还有大量资金进入到日本,可能都和这张美国货币的外流有关。 

  下面再来看日本。日本是我长期关注的对象,因为是发达国家中第一个发生资产泡沫危机的国家,而且自1990年危机爆发后虽然历经20多年,也想尽了走出危机的办法,但是始终没有走出来,所以日本从日本的案例可以观察当前这场世界性金融危机的走向。自安倍上台后,日本实行了比美国还要宽松的货币政策,按安倍的设想,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就是极度宽松的财政政策,然后通过财政与货币政策的“超宽松”,引起民间投资需求,最终带动经济增长,这就是安倍所说的“三支箭”。在去年一年我们已经看到,安倍的第一支箭射得比较猛,100万亿的日元已经发出来了,第二支箭——财政也射了一部分,关键是第三支箭怎么也射不出去。第三支说的是要吸引起民间的投资,由投资增长来带动收入,带动整个经济的恢复。我一直在观察私人设备的投资,居然直到去年11月份仍是负增长,然后是一大批日资品牌的大企业不断关掉设在本土的工厂,靠出售资产来过日子。这些企业的股票卖得好,利润增加,是他们把本土和海外的资产都卖掉,靠这个暂时性的提高利润,提振公司股价。这背后反映的是日本实体经济并没有因为超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其国际竞争力就可以获得提高。我们看到的是,日本超量供应的货币,主要是流入到股市,只能点燃虚拟经济的虚火,我们看到的是,战后长期是贸易顺差的出口强国日本,到去年末已经连续18个月出现贸易逆差,长期支持日本出口和贸易顺差的电子产业,去年第一次出现了贸易逆差,去年前11个月,日本本土卖了640万台平板电视,其中在本土生产的只有20万台,其他都是进口,大头是来自中国。过去日本的液晶技术是世界最先进的,主要是夏普公司的液晶技术领先世界,但是夏普公司到去年,在本土的液晶工厂已经卖的只剩下两家,而到2012年底,中国跟他们的技术差距只有两年,世界最先进的液晶工厂有十几个在中国布局,所以我们平板电视可以降得这么厉害。所以从日本的情况可以看出,导致发达国家经济虚拟化的因素,即使在危机爆发后也仍然没有消失,而是在继续发生作用,这就不可避免地会酝酿出新的、更严重的危机。 

  去年三大经济体当中,只有欧洲看起来还不错,整个欧元区的增长去年是-0.5%,还在往下掉,欧洲和美日走的是不同的道路,是强迫压低国债,压低赤字占GDP比重,保持财政的平衡和可持续。但还是解决不了产业国际竞争力的问题,所以失业率到现在也没有减少,还是在13%以上的水平,最高的时候是15%多。欧洲好的一面,是那些主权债务国家,“欧猪六国”国债的收益率在降低。比如说最高峰的时候13%,希腊到了30%多,去年希腊到了8%,回落比较多,爱尔兰最好,已经到了3%,这是一个好的标志。问题在于他们的产业始终起不来,这个难题就在于欧洲央行给再多的货币,也没有人投资,因为现在很多商业银行从欧洲央行拿了钱之后,想给企业投资,企业却不要贷款,最后把所谓经济援助的贷款,提前还给央行。现在欧洲商业银行存放在欧洲央行的超额储备是空前的,欧洲央行不得不打算对超额准备金实行负利润政策,以逼迫商业银行把钱拿出去给企业贷款。过去欧洲内部南北欧的情况有些类似于中美经济关系,即南欧国家靠高负债从北欧国家进口,所以德国、荷兰等国有贸易顺差,经济增长也不错,但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后,南欧国家的财政与贸易赤字都被大幅度压缩,北欧的出口就没有了。要知道欧元区是个高度封闭的贸易圈,八成左右的贸易都是在内部发生的,所以没有了南欧的进口,就没有了北欧的出口,也就没有了德国等北欧国家的经济增长,要想往欧洲以外走,就得和中国这样的国家较量,又较量不过,所以即便是压缩了主权债务,实现了财政平衡,但还是解决不了经济增长这个关键问题。 

  我预测很可能在2015年,大概应该在7月份左右,会出现一场新的国际金融危机。这场危机最先还是会在美国爆发,还是以资产泡沫破灭为特征,并且会有一个新特征,就是美元的崩溃。下一次再爆发金融危机,可能比上一次还剧烈,因为如果再爆发金融危机,发达国家能拿什么来拯救自己呢?财政和货币政策都用尽了,金融体系的危机靠什么救呢?金融体系垮掉了,本来就衰落的实体经济就会夸得更快,货币就会失去支撑,金融危机就会与货币危机一起走来。 

  现在说说中国,如果国际货币体系崩溃,贸易体系一定很混乱,我们最大的危险是,出口整个要垮下来。前面说过了,去年以来发达国家与中国的经济格局都在向次债危机爆发前回归,从中国去年的经济增长情况看,投资增长率在下降,居民收入与实际消费增长率也在下降,真正在回升的需求是出口,而自新千年以来到次债危机爆发前,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就是被出口拉动的。但是如果新的危机会再次打破中国的出口复苏,中国经济就没有“保7”的希望。 

  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生产过剩,而出现生产过剩的根本原因,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已经讲的很清楚,就是分配差距太大了。中国目前的收入分配差距来自于两方面,一个是由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过大,一个是在城乡居民内部的收入差距过大,所以要大力推进城市化,推进收入分配体制的改革。我所担心的是,三中全会的改革,重点是放在了提高企业的效率上面,比如把放宽市场准入,减少项目审批作为改革的重点,这基本是在延续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向企业和市场简政放权的改革思路,但是在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后,目前中国经济体制中的主要矛盾已经从生产流通领域转向了分配领域,需要调整的是企业与居民以及居民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国家与企业的关系了,所以如果改革的重点摆放的不准,改革就难以收到明显效果。 

  展望未来20年,发达国家会在长期的危机中不断消耗掉经济实力,在发展中国家中,也只有中国是制造业大国,如果以城市化和收入分配体制改革为推动力,我看中国还有20年9%的经济增长能力,所以,未来20年只有中国有能力扩张力量,而中国以外的世界各国则都处在力量收缩阶段,如果我们能把握住这个历史机遇,就能成为新的世界主导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