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没有非对称信息就没有市场的有效性
作者:张维迎    发布:2014-11-05    阅读:10516次   

    张五常教授的《经济解释》,是五六十年经济学思想的总结。我本人从80年代受杨小凯的影响,目前仍然在读,而且我认为这本书需要我们反复去读,因为他提出的很多经济学思想是创新性,而这些创新性过了几十年并没有被我们经济学界所普遍地接受。

  我今天要谈的一个问题就是市场失灵理论的谬误。我们知道市场失灵理论仍然是我们经济学,特别新古典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新古典经济学是被认为证明市场有效性的理论,但实际上它最重要的结论,也就是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结论是市场的失败,而不是市场的成功。这些市场失灵理论我认为都是错误的,这时候我们必须反思经济学本身,特别是新古典经济学的基本范式,我们知道新古典经济学为了证明市场的有效性做了很多的假设,而这些假设在现实当中,几乎都是不成立的。然后就有人开始用这些假设的不现实性来攻击市场本身。在我看来市场的有效运行不需要新古典经济学的那些假设,新古典经济学的假设只是为了证明理论上市场的有效性,而没有办法证明现实市场的有效性。在这方面,其实张五常教授做的很多开创的工作,值得我们去继续研究。

  下面,我针对这样三个问题,第一个,我们广泛接受的外部性问题,这是张五常教授做出最重要贡献的一方面。第二是关于垄断的问题,第三是关于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任何侵害个人产权的行为都是不正当的

  先谈一下外部性的问题,我们知道新古典经济学家在证明思想的有效性的时候,假定不存在外部性。如果你假定不存在外部性,等于假定不存在社会,因为我们只要人与人存在两个人以上,一定就有外部性,比如你的长相怎么样就会对我发生一些感官上的、情感上的影响,你说的一句话声音高还是低,也会是我感受到舒服或者是不舒服,所以没有任何一件事是没有外部性的。如果我们以外部性来证明市场失败,政府干预的正常性,那么可以说没有任何一个方面不需要政府干预的,否则的话都会失败。

  外部性,像张五常教授、科斯教授他们已经证明了摆在什么地方呢?其实是个产权问题,让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我们说一个企业造成环境污染的时候,它有外部性,他对这个人造成损害了,没有赔偿,所以这不是最有效的选择,需要政府来干预他。如果说我开一个饭馆,我的饭馆比我的竞争对手做得都好,我被他们挤垮了,这是不是外部性?这些也是外部性,那么我应不应该赔偿他?我想我们经济学家不会认为要赔偿他。那么为什么前一种情况要赔偿,后一种情况不要赔偿?核心是产权鉴定,就什么是我的权利。我做得好,我价廉物美,打垮了我的竞争对手,这是我的权利。但是如果我侵害了你的权利,我在你家门口堵塞客户进入你的饭馆,这就是违反了你的权利。

  所以简单说,这个问题只能通过产权来定义,也就是说任何侵害个人产权的行为,都是不正当的,都应该受到限制。而反过来说任何没有侵害产权行为,不论它造成多大的外部性,都是不需要进行补偿的。所以福特汽车公司当年打垮了很多马车,很多马车驾驶员失业了,但是福特公司不需要赔偿他。同样,今天我们看到大量的互联网公司打垮了传统的公司,这种外部性我们也不需要去补偿,所以我想简单的一个结论,我们必须从产权角度来看待我们过去被描述为外部性的东西。否则的话就会陷入误区。

  我再强调一下技术进步,我们说经济学要大量地研究技术进步中的外部性,就是溢出效应,因为发明者、创新者没有办法享受所有技术带来的好处,所以在思想经济当中技术进步率一定不是最优的,低于最优水平。如果技术足够进步,需要政府给技术进步以补贴,我觉得这个东西太荒唐。荒唐的是我们看到资本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它最有效地促进的技术进步的制度地,而我们认为它没有提供足够的激励,这个问题我想包括张五常教授在书中谈到的自然选择、生存发展可能是我们理解技术进步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是按照成本收益来算的,也就是说在私权经济当中,你能不能比别人做得更好是决定你的生存问题,而不是说你有多少外部性的问题。所以我的第一个观点,就是用外部性理论证明政府干预市场了,或者证明市场的失灵研究完全错误的。

  只要你跟人不一样就是垄断

  第二个,我们看一下垄断问题,经济学也认为一有了垄断市场就失灵了、效益就为零了,为什么呢?因为它建立在一个完全竞争的背景下。但是完全竞争是完全错误的假设,因为所谓完全竞争是没有竞争,或者是我们经济学教授怎么进行完全竞争?就是所有的经济教授写一样的文章、教一样的课、收一样的钱,这就叫完全竞争。但是我们知道任何一个经济学教授,你要跟人竞争的话怎么做?你要有跟别人不一样的观点、不一样的写作风格,这才是完全竞争,但是按照经济学传统解释的话,只要你跟人不一样就带来垄断。这个角度,张五常也是学术思想的垄断者,为什么?他占有的资产率太高,他的著作太多,这是政府应该干预他,要限制他的数量。

  我还要说一点,我们经济学想证明所谓的好多的垄断行为,恰恰是市场当中的竞争行为,而我们的反垄断和我们所反的恰恰是什么呢?就是这样一些竞争行为,我们看到我刚才讲的你跟别人做得不一样,或者说定价问题,按照我们现在的经济学提供的理论基础,企业是没有办法做任何竞争的。如果你的价格比别人定得高,所以你是有垄断定价,你的价格比别人定得低,又认为你是在倾销,你的价格跟别人定得一样是合谋,任何一种价格行为都可以归结为垄断行为,那么我想这个企业怎么去竞争?我们再看一下历史,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过去我们经济是两个企业合并之后,市场更扩张了,垄断力量提高了,所以价格就会上升。历史上没有任何两家相规模的企业合并之后价格出现上升的趋势,而证据都是价格都在下降。我们也认为如果有垄断以后,企业就不思进步了,技术进步就慢了。我们看看世界上大量的新技术怎么出现的?就是这些所谓的垄断企业带来的,无论从早期的美国铝业公司、IBM到现在的微软等等这样的公司。按照我们经济学的定义,马化腾的通讯公司和中国移动是同样是垄断者,我们看到这是非常荒唐的。中国移动不需要多大的努力仍然可以赚钱,马化腾即使他占有80%、90%的资产份额,只要他半年不努力就完蛋了。所以他没有几年时间,微信技术就推出了6.0版,所以我们经济学家要改变传统的思考方式,我们要正确认识到现实的市场是怎么来进行竞争的,市场的有效性靠的是什么。

  我补充一点,我在另一篇文章里讲过,传统的经济学有关垄断和反垄断的理论,都建立在企业的生产函数。其实企业不只是生产函数,企业是一个创新的函数,我还要再强调一点,企业是一个什么?社会信任的建立者,我们看现在社会合作,为什么能从全球的合作?如果没有那些大企业,都靠我们经济学假设的无数的小企业进行竞争,谁会信任谁?谁都不会信任谁,正是因为有了那些大企业,它以它的品牌、声誉作为担保,对所有的上游企业承担着连带责任,我们才有了有效的市场、可信任的市场,这样我们去买任何一个东西,比如我们去买宝马车,不需要监管生产钢材的,更不需要监管生产铁矿石的,也不需要监管生产零部件的,我只要监管宝马公司就行了,宝马公司替我们承担了所有汽车的监管责任。如果是汽车行业,不是要有十来家大的企业,而是有成千上万几十万家小企业,我们能有今天的汽车市场吗?我想不可能。所以我说这是传统经济学一个非常重要的失误,它只把企业看成生产函数,没有把企业同时看成创新函数,没有把企业看成借着市场上人们相互信任的机制。

  信息不对称与政府干预

  第三个问题我想谈一下信息不对称,我们知道信息不对称是过去三四十年经济发展最起的一个方面,这个理论非常有用,但是这个理论的很多结论如果我们不加深入地思考就会陷入误区,这个误区就是说如果存在信息不对称就会存在逆向选择,这样的话传统的这种优胜劣汰就没有办法实施,而变成化了劣胜优汰,所以需要政府干预。

  所以我们就成立了大量的政府监管机构,包括食品医药管理以及等等的所有的,在检查质量,看你这个企业资产准入,能不能准入,合不合格,我觉得这些也是完全错误的。为什么错误?因为按照非对称信息理论,我们知道,非对称信息导致市场消失,我们想,如果市场消失了就不存在非对称信息,也就是说非对称信息本身是市场创作的。如果我们人都自给自足,生产自己消费的东西,没有任何非对称信息,就像我当农民的时候没有什么非对称信息。市场就是需要非对称信息,因为有专业化,因为有分工,所以就是非对称信息,没有非对称信息,市场的任何优势都不会存在。

  当然了非对称信息理论提出的一些问题的重要性,我们就要知道市场为什么能创造非对称信息?是因为它能够解决非对称信息,如果任何情况下市场不能解决非对称信息的话,它就不会创造出非对称信息了,这时候市场是根本不存在的。在这方面我想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认识到,其实我刚才已经谈到的一点,市场不只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而且是“一双隐形的眼睛”,你做的任何事情,好事坏事,其实市场都有很强的记忆力的,它会记下来。你做了好事会奖励你,你企业越来越大,声誉越来越好,你如果做了坏事,你做了一次两次,他一定会惩罚你,你一定会完蛋的。所以我们看到市场上那些最成功的企业,不是靠非对称信息骗人的企业,而是消费者值得信赖的企业。按照梁启复(音译)的文章,简单地形容,我们知道有非对称信息,好车卖不出去,坏车才能卖出去,你们调查一下所有的市场上,哪个市场上是好车卖不出去,坏车好卖?所有真正的市场都是坏车不好卖,好车才好卖。但是我们理论上讲,只要价格足够,任何东西就有人买,张五常教授也曾经提过这样一个观点,就是所谓的劣币驱除良币,那完全是错误的,为什么劣币驱除良币?是因为政府强制的扭曲价格,两种不同货币,同时按照市场的价格,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出现劣币驱除良币。

  我们再看一下现实的市场,按照非对称信息理论,如果有政府干预就可以减少逆向选择,我们回想看一下,哪一个国家的逆向选择是最严重?一定是政府干预市场越多的国家逆向选择最严重。我们比较一下美国,不看其他市场就看人才市场,哪个地方劣胜优汰?哪一个地方优胜劣汰?很显然像我们在中国一定是劣胜优汰的,竞争成功的不是最优秀的人,为什么?我们讲,我们真按照市场的规律像美国那样,那就不是的,那一定是最优秀的人才,最能得到优秀的回报,最能成功,而不是像我们这样的。

  所以我总结这一点,非对称信息这种思想也完全是错误的,因为今天发言我的主题讲的是《市场失灵的谬误》,我要总结一下重新反思我们经济学的基本范式,因为所有的这些思想失灵都是建立在经济学基本范式的基础上,如果我们不反思这些范式,我们谈一千遍一万遍,我们政府在执行的时候又信誓旦旦的,说我有强大的经济基础支持我在做,如果你问发改委为什么要管价格,他说思想的有效性依赖于完全竞争,依赖于信息非对称,现实中我们知道有那么多的大企业信息是不完全对称的,有那么多的信息不对称,所以我们政府需要干预,这都是理论基础。

  所以第一句话,没有外部性就没有社会。张五常教授讲过,没有交易成本就没有市场,这句话非常重要。我也说反垄断理论机制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反的是真正的竞争。我也要加一句,没有非对称信息,就没有市场,没有市场的有效性,也不会给我们人类带来什么进步,谢谢大家!

(本文系作者2014年11月1日在浙江大学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