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杜链认为:电子政务是一个有机体
作者:王婧    时间:2004-04-20    来源:中国经济导报评论:    阅读:1986次   

    电子政务的建设在我国已经开展一段时间了,这期间,既取得了一些成绩,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日前,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杜链在参加《长安论坛·中国经济50人》时,指出我国目前电子政务建设过程中出现的一些误区,同时也对到底什么是电子政务,该如何开展电子政务建设进行了阐述。

  电子政务在我国进入新阶段的标志是与政治体制改革挂钩

  杜链首先指出,在我国,究竟为什么要开展电子政务?对于这个问题,统一认识是很重要的。现在对这件事的认识各异,就是有没有必要搞电子政务,需不需要搞这个规划,还是有很多问题。现在,全球化的历史趋势是不可逆转的。在这种趋势之下,不符合这个趋势的就要被地球当作异物排除出去。在这样一种特定的外部形势下,从信息化的角度看,电子政务是覆盖了所有历史现存的,人文的各种各样基因的一种事物,它集技术水平、经济实力、文化传统于一体,是以数字化形态为推动的改革实践,这种实践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是以不可避免的。

    可见,我国必须也要实现这种实践。杜链表示,电子政务在我国进入新阶段的最重大的特征是和政务体制改革发展了关联,这几个关联大致包括以下几方面:从决策环境上看,以往的计划体制是封闭的、各自为战的、小而全的;在电子政务的视野里,它的角色环境是开放的,研究部门之间以及这个部门和所有部门、外部关系的转化。从政务信息化的目标来看,过去的目标是在原来体制流程上如何提高它的管理效率;从电子政务的角度看,它重点研究各个部门之间的相关性,换句话说,是协调决策能力问题。信息基础也发生的重大转变,过去是相互分离的、以纵为主的基础;在电子政务的视野里,信息是共享的,以横为主的。上述特征都是跟政治体制有关系,所以谈电子政务的时候,最根本的特性是要触及政治体制的变化,或者是叫这样一场革命。

    电子政务是具有生命力的系统

    杜链指出,电子政务是一个生命体,是一个有新陈代谢、有生命力的系统,它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系统工程,也不是一般人认为的所谓计算机化、网络化、数据库化就是电子政务。在经济全球化全新生存竞争环境里,电子政务是一个集技术水准、经济实力、文化传统于一体,在不断适应环境、不断新陈代谢的演化进程中发育成长的有机体。杜链把电子政务的建设定义成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以数字化为手段,以网络化为依托,以服务公众为宗旨,推动管理型政府向管理服务型政府转变的改革进程。电子政务建设体现了中国政府改革的追求,它一定是个性化的、体现先进技术的。这就决定了它不可能依托传统的管理模式,按照原来的流程电子化做,同时它既不能直接搬用外国的思维模式,又不能用现有的传统模式,因此发展电子政务的过程是一个创新的进程。

    电子政务的规划原则:想得大,起步小,扩展快

    相对于进程,按照“想得大,起步小,扩展快”的战略原则进行规划,将工程对应为启动、扩展、定型三个阶段实施。杜链解释,所谓“想得大”,就是如何建概念模型。主要工作是研究外部环境,研究信息化和全球化的挑战和机遇,研究对手和各国信息化的经验和教训,同时也研究自己,包括历史现状和比较优势,应该把电子政务理解为以数字化形态进行的中国文化融入全球化的改革实践。“起步小”的目的是建立逻辑模型,它着重于模型结构的完整,同时要考虑重点业务系统逻辑结构分析的方法,这是我们现在工作的重点。在我国,启动原型的完整结构由三个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基础设施,即“舞台”,这个“舞台”包括网络平台、数据中心、安全认证中心等,没有这个“舞台”就没法“演戏”。第二部分是重点业务系统,如果只有“舞台”没“戏”就不能构成启动的完整结构,重点业务系统就相当于“戏”。第三部分是公共环境,包括标准安全这样一些体系,它就相当于戏院里布景的、卖票的。这三个要素必须是同步的,是协调发展的。在扩展阶段,我们要总结启动原型的经验教训,一旦这个经验教训拿到了,而且完整的方案和思路清晰了,工作体制和评价体制都已经找到一种运作的方式了,就可以实现“扩展快”了。届时电子政务的内容需要扩展,配套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的建设也要扩展。

    目前我国电子政务建设还存在主客观方面的问题

    首要的问题就是许多部门对于电子政务的认识不足。由于认识不足,多数部门把电子政务看作是本部门管理信息系统的延伸,造成各自为战、平行推进、彼此隔离、自成体系的局面。

    第二个问题是统一规划的问题。我们现在尚不具备各个部门按照职能来确定和数据库的目标约束以及战略之间有机联系的结构。由于没有这样的结构,各个部门无法可依,各自为战、贪大求全、的倾向便会出现。

    第三个是标准问题,许多部门各自都已经在建设电子政务了,其法制化、标准化的工作政出多门,这样就会滞后于部门信息化应用的需求。

    第四是统一政策环境的问题,比如说我们的投资渠道是不是多元渠道?有没有市场化运作的手段?有没有外包的政策?相关政策还没有出台。

    杜链最后强调,在我国,电子政务建设的思路是按照复杂系统演化为一般进程,是摸着石头过河,这种复杂的问题不可能预知的和明确观测。通俗的讲,我们要按照实用理性的智慧,在管理层确定统一战线、“一国两制”的整合形势;在服务层确立需求主导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有效的一些工作内容,通过形势与内容的互动,以服务促监管,以需求动力拖动调整对形势的改造和优化。通过上述措施,争取确保电子政务工作在我国顺利、平稳地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