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魏杰指出:东北改制国企债务不能悬空
作者:董伟    时间:2004-06-15    来源:中国青年报评论:    阅读:1612次   

  现在,经济学家魏杰有些担忧:如果那些呼吁银行核销债务、主张通过破产解决东北亏损国企问题的声音占了上风,可能后患无穷。

  魏杰是在哈尔滨出席“新东北战略高层论坛”时说这番话的。他认为,这意味着,曾经拖垮了无数国企的债务负担,可能会压向银行。因为,东北企业上世纪80年代后期就开始亏损,一直靠银行贷款维持。它们一旦破产,就变成了银行买单。

  而银行的呆坏账很多,只不过被居民高额储蓄掩盖着。如果东北亏损企业国企大量破产,就可能由老百姓付账。前车之鉴就是,股市已经救了国企一把,结果很惨———

  很多企业根本不应该上市,却被打扮一番上市了,还是没办法盈利。它们花完了第一轮从股市上圈来的钱,体制仍然没改变,导致虽然一些业绩尚可的企业股票上涨,还是拉不起大盘,结果股市一直低迷。魏杰说,这次不能再让存款人来救国企了。

  魏杰说,东北企业改制有两大难题———债务负担和员工的社会保障。解决这些问题,构建产权制度是关键。东北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产权职责不明。因为大量的东北企业都有沉重的历史负担,比如债务的负担、退休金的负担。但这种负担不属于产权的职责,是传统体制带来的。

  国际规则是,债务跟着产权走。但东北很多国企所背负的不是债务,而是债务负担。因为,债务相对于整体而言,是有比例的,可这些企业已经远远超出。既然如此,就应该承认,这些债务负担不是债务,就不应该在本次东北振兴企业改制中再跟着产权走。

  魏杰认为,债务负担问题,直接影响到东北企业未来的命运———不解决这个问题,东北企业根本无法继续前进;不解决这个问题,很可能让有心参与东北国企改制的民营资本望而却步。民营企业家都会算账,与其上来就被负担压死,不如直接建新厂。

  现状是,这些债务负担,东北的企业目前根本无力承担,也不应让银行负担,但不能悬空———“我估计,最后买单的是国家。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要协商。”魏杰说。

  魏杰同时提醒东北各级政府,只要企业不是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领域,不必非要国有独资,而应通过控股的方式推动混合经济的发展,吸引大批非国有经济甚至是非中国资本进入。这对东北的振兴意义非常大。

  他说,这就涉及到现有资产的卖价问题。每个资产同时有两个价格———管理价格和交易价格。管理价格一般是由投资额决定的,而交易价格由盈利能力决定,交易时,不能用投资额来决定自己的价格。比如,曾经投资上亿元的企业,如今净资产只有几百万元,就不能按当初的投资额叫价了。未来国家只对国有资产负责,不再对企业负责。所以我们撤了管企业的经贸委,成立了管国有资产的国资委,东北企业改制期间一定要看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