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王一鸣认为:宏观经济调控正朝预定航向行驶
时间:2004-07-16    来源:新华网报道:    阅读:1937次   

    2004年上半年,无疑是中国经济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个时间段。宏观调控纠正了增长中不健康的因素,国民经济的航船朝着预定的方向行驶。在上半年结束之即,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接受了新华社记者专访,就当前经济形势,宏观调控的相关问题以及下半年经济走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与1992年经济过热有四大不同点

    1992年至1993年,我国经济曾经出现过一次过热。王一鸣认为,与那次经济过热相比,本轮经济的迅猛增长,部分行业和局部领域过热有不同之处。

    一是与1992年至1993年投资、消费双膨胀不同,这次主要是投资过热,消费相对低迷。今年前5个月,投资增长了34.8%,消费只增长了12.5%。所以,这次宏观调控,一方面要抑制可能的通货膨胀,另一方面也要避免投资迅速回落,通缩压力增大。

    二是与1992年至1993年的经济全面过热不同,这次是局部过热,是结构性过热。其基本特征是居民消费结构转型升级,特别是房地产、汽车等“住、行”消费的快速增长和比重上升,拉动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的发展,带动重化工业投资迅猛增长。因此,其根本动力是居民消费结构的变化带来的部分领域市场需求迅速扩大。只是消费作为“快变量”来得比较突然,令供给这个“慢变量”一时无法适应,容易引发这种“结构性过热”。

    三是与1992年至1993年的两位数通胀不同,这次还不能说出现了明显的通胀。从一定程度上讲,可以说是“无通胀过热”。虽然生产资料价格一度涨幅较高,但是消费价格指数没有大幅上扬。1至5月,居民消费价格上升了3.3%,其中,食品价格上涨贡献了2.7百分点。扣除食品价格上涨因素,非食品类消费品价格涨幅很低。因此,价格变化也是结构性的。

    四是与1992年至1993年民营经济还不足以影响经济运行不同,这次投资高增长民营经济已经成为重要力量。由于受到市场信息不充分和不对称的影响,民营投资同样会形成盲目和无序,因此,也更需要政府加以合理引导。

    投资高增长是地方政府、民营经济等相互作用的结果

    王一鸣分析了投资领域过热的原因。他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轮投资高增长是由地方政府和民营经济互相推动形成的。

    王一鸣说,现在地方政府直接投资领域越来越少,常常是借助民营经济推动经济发展,满足地方发展需求。主要办法是在土地、政策优惠上开口子,而民营经济也需要地方政府搭平台。

    民营资本的活跃是当前投资高增长的微观基础。民营投资,应当说是由市场调节的。当前我国经济正向重化工业加快发展阶段转型,这其中孕育着很多投资空间,为民营经济的进入创造了条件。民营企业作为个体,根据市场情况进行决策,可能是合理的。但大量微观主体的合理决策,并不意味着这些投资行为在宏观上合理。这就是所谓的“合成谬误”。也就是说,微观上的选择都是最优选择,但合成起来却是谬误。比如单个企业的投资,某个地区的快速发展,没有错,但一合成,总量过大,就可能是不合理的。在市场规律作用下,可能个体决策是合理的,但整体上仍然是不合理的,需要通过宏观调控来平衡和协调。

    还有,单个企业决策还可能是建立在信息不充分的基础上的,加之地方政府通过行政方式起推波助澜作用,如低廉的土地、减免税,市场信号可能扭曲。因此,民营投资由市场调节,并不意味着不会出现盲目和无序。

    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在这轮投资高增长中同样有明显表现。解决这个问题涉及到政府定位和职能问题,还有政绩考核问题。改革开放以来,政府经济调节功能增强了,但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还不到位,政府职能转变与经济体制转型存在时间差。

    当前不宜出台新的大力度调控政策

    当前,宏观调控已经取得了明显成效。王一鸣说,从投资、信贷、价格指数和部分过热行业生产增速回落来看,宏观调控正在逐步到位,暂时没有必要加大调控力度。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宏观调控取得的成果还是初步的,所以还不能说宏观调控已经完成了。前5个月投资增长34.8%,增幅还是偏高;几个过热行业投资增幅还是相当高,煤电油运依然紧张,价格上涨压力仍然存在。他同时指出,现在不宜出台新的大力度的政策,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为确定下一步政策取向提供一个好的决策基础。在已经出台多项调控措施后,观察政策的实施效果可能比急于出台新的政策更重要。即便要出台新的调控措施,也要等明了已经出台措施的效果之后再进行。

    对于当前的调控政策,王一鸣说,今年的国债投资考虑到经济形势的变化已经适当压后了。从某种意义上说,国债总量不变甚至有所下降就是淡出。下一步要研究财政政策的逐步中性化问题,同时要研究适当增加预算内投资问题,以适应政府增加公共投资的需要。货币政策在稳健的前提下实行适度从紧的取向,是符合调控方向的。

    王一鸣说,在宏观调控的过程中一定要尊重市场、相信市场。宏观调控必须建立在市场机制基础上。市场调节需要有个过程,必然有损失,这是必须付出的成本。宏观调控要尽量减少行政色彩,因为行政调控往往会扭曲市场。

    全年经济增长预计在9%至10%区间

    根据上半年的经济运行情况,以及宏观调控政策的力度,王一鸣对全年经济进行了初步的预测。

    王一鸣说,从投资看,政策作用可能有滞后期,城镇投资三季度会有较快回落,四季度继续回落至15%左右。全年估计在22%左右。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

    消费将比去年略有提高。扣除价格因素预计增长10%左右。其中,上半年增长10.5%左右,下半年增长9.5%左右。汽车、住房消费这两年非常火爆,但全国消费没有明显上升。这主要是因为汽车、住房的热销主要集中在局部地区,全国大部分地区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量大面广的农村市场相对萎缩,60%的农村人口的消费只占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三分之一略多。

    出口稳中趋降,全年预计将保持20%以上的增长。由于去年同期基数较高,下半年出口增速会有所回落。

    工业生产继续保持较快增长,但随着钢铁等过热行业增速的回调,下半年增速会回落到15%左右。

    王一鸣说,GDP增长率去年达到9.1%。今年一季度为9.8%,上半年预计在10%左右。全年随着三、四季度的回调,将在9%至10%增长区间。当然,这还要看下半年经济运行情况和宏观调控政策的到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