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茅于轼:“振兴东北”闭幕演讲
时间:2004-07-16    来源:搜狐财经:    阅读:1717次   

    亚洲资本论坛首届中国东北论坛于2004年6月26—28日举行,其主题是:“中国的选择:缔造新东北”,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地区、台湾地区、印度、新加坡等国家的企业家、经济学家、以及东北三省省市长300多人出席。茅于轼先生为此次论坛致闭幕词,并就“振兴东北”话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旧体制造成的不平衡性

  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一直是困扰我国改革开放向纵深发展的难题。这种区域发展的不平衡性在世界范围亦是如此。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首先我国作为世界范畴的一个区域,发展状况就是落后于发达国家的。

  正如茅于轼所说:“我到过许多国家,有一个现象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同样的劳动在不同的国家得到的收入不同。无论你是洗碗工,还是软件设计师,在美国的劳动收入比中国高出许多。我们学马克思的道理知道,所有的价值是劳动创造的,为什么同样的劳动不能创造同等的财富。一个人在中国餐厅打工一个月挣不到1000块钱,在美国可能挣到1000美元不止,这个差距是什么造成的呢?不管是简单劳动还是复杂劳动,中国的医生一个月三五千,美国医生三五千美金,正因为如此,很多中国人不辞辛苦移民到美国去,就是为了同样的劳动得到更多的报酬。为什么同样的劳动,收入却有这么大差距呢?有人说美国的资源丰富,这是事实。我们反观日本这样一个资源相当匮乏的国家,按人均GDP来讲,日本与美国相差无几,而一些非洲国家,它的资源是很丰富了,仍然很贫穷。”

  造成这种差异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是资源的不合理配置,还是旧的体制不能适应新的经济发展形式?茅于轼认为,要想解决这一系列问题,我们首先要从制度体制上发掘。他指出,我们改革的25年,实际上就是在不断的摸索寻求一个合理的制度。

  那么东北的情况是什么呢?谈到东三省的国有经济基础,大量的重工业国家投资是其形成的本因。改革开放前的投入也必然造就了东北地区国有企业非常集中的现象。对于这种结构的影响,茅于轼分析认为,这种结构导致了很多后果,首先就是政府一直主导经济,比较一下浙江和江苏,他们政府在经济中的作用越来越简化,在做经营或投资项目方面,政府的作用越来越偏向监督;而东北这个情况则截然不同。曾培炎说过一句话,东北的经济是车间主任经济,浙江经济是小老板经济。也就是说,东北的经济要靠人组织,靠人领导,而浙江的经济是每个人都是发动机,都在市场上寻求赚钱的机会。也就是说我们东北这个大海还没有建设起来,我们说下海,但是东北这个海还很不完善,所以创造财富的很多机会在实现上都很困难。

  改善投资环境是要务

  众所周知,东三省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基础,无论是劳动还是资本或是自然资源,东三省可谓是“天生丽质”了。可是为什么在这种条件下,并没有创造出应有的财富?茅于轼老师为我们分析说,经济学告诉我们,生产要素就是劳动力加资本加资源,有了这些东西应该是能创造财富的,现在东北的情况很特殊,就是条件具备,但是没有创造财富。一个重要原因是投资环境没有搞好。

  茅于轼认为,东北要走向发展,就要改善投资环境,良好的投资环境首先是政府,其次是消费者,还有就是周边的企业。每个企业都不是孤立的,要和其他企业打交道,要和银行打交道,要有邮政局、电力公司,要和一系列原料的生产企业打交道。

  政府、消费者以及其他企业三个因素有着各自不同的作用。茅于轼指出,这里起主导作用的是政府。“政府在领导经济中间,起的作用是退出对市场的直接干预,其实现在这次修改宪法,政府要保护私有财产,这个所谓保护私有财产并不是一句空话,我们过去做了很多政府对企业的直接干预,这个干预,就是干预的财产权,因为财产权包括运营权,我这个财产生产什么,定什么价钱,到拿卖,卖给谁,我这个企业是关门,还是卖掉,还出租,这个是所有权,这个权利是政府不能侵犯的,所谓保护财产权,这是保护企业的这些权利。”

  提到保护私有财产,就不得不提到司法公正。良好的投资环境离不开健全的法律保证。茅于轼特别强调,如果一个地方司法出问题,势必将影响投资热情。他还指出,吸引外资固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把本地的资源动员起来。吸引外资可以引进外面的信息、人才和资源,但是对于东北地区并不匮乏资源的情况,缺的是信息技术和管理办法。

  对于如何改善投资环境,茅于轼提出了有建设性的指导意见。他认为,改善投资环境不是靠大项目,人们往往认为一个地方经济要发展,需要有大的项目,大的投资,经济就得到发展。这个观点并不完全,每一个企业作为其他企业的环境,每一个企业都是别的企业的环境,每个企业都要讲究在交换中间,在投资中间,资金往来中间讲信用。对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政府要尊重企业。

  虽然指出了东北地区发展中存在的很多问题,茅于轼对于“振兴东北”的前景还是十分看好的,他认为东北是有非常巨大的商业机会的,希望东北的政府、政治家能够有远见卓识,开展广阔的国际国内合作,使东北的潜在商机变成真正的现实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