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年会 -> 2012年年会:“2012的机遇与风险----世界的动荡与中国的发展”
2012论坛年会纪要——主题发言一:余永定:对欧债危机的看法
作者:余永定    时间:2012-02-14    阅读:47993次   
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2年会——
“2012的机遇与风险——世界的动荡与中国的发展”会议纪要:

主题发言 一:

       
    刘鹤:下面进行会议主题讨论,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是“2012年的机遇与风险—世界的动荡与中国的发展”。2008年发生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危机按照自己的规律和模式不断发展,到今年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究竟国际环境怎么样,大家都 高度关注。另外,当危机发生以后,中国全面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机会,也有很多挑战和现实风险,面临这样的形势到底怎么判断,下面我们将请三位专家先做主旨发言。

    首先请论坛成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学会的会长余永定先生发言。
   
    余永定:非常高兴有机会和大家交流一下对世界经济形势的看法。

    最近一段时间,我主要是在亚洲、欧洲一些国家旅行。最近去了一趟美国,对世界经济形势有了一些感受。今天结合看到的一些材料,把我对今年世界经济形势的看法,特别对是欧债危机的看法向大家做一个简单的介绍。

    我是前天从汉城回来的。在汉城有机会碰到从美国、日本还有其它一些地方来的经济学家,和他们交换了一下对世界经济增长情况的看法。大家一般的认识是,美国经济今年应该不算太糟,可能会有2%左右的经济增长速度;欧洲经济会陷入轻微衰退,但是欧洲的北欧和南欧情况也不一样,总体来讲,可能会有负1%左右的经济增长速度;日本经济据说现在恢复势头还好,日本经济学家认为今年日本的经济增长速度应该超过2%;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情况如果不发生意外,增长速度大概能高于5%。

    这样看来,今年世界总体的经济形势确实还是比较严峻的,但是跟2008年和2009年相比,应该说还不是特别糟,比我们原来预计的要好一些,这是总体的情况。

   欧洲总体的经济状况,应该说是有所改善。1月份欧洲的经济情况,本来认为它会有急剧下滑,但现在形势还比较稳定,比原来我们预计的要好一些,经济增长速度按年率是正的。

    2012年世界经济问题的主要焦点,还是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欧洲面对危机可以概括为三种:第一是主权债务危机;第二是由于主权债务危机引起的银行危机。欧洲相当多的大银行购买了大量的欧洲主权债,由于欧洲主权债价格下跌,所以它们的资产负债表出了问题。这些银行就面临着类似在2008、2009年美国银行面临的问题,要重新调整它的资产负债表,要去杠杆化,所以,出现了流动性短缺和信贷紧缩。第三是财政危机和银行危机导致的经济衰退。有一点需要强调一下,到目前为止,欧洲的危机还没有演变为货币危机。所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中国社科院演讲时特别强调“我们现在是主权债危机,但不是货币危机”。所以,欧元的表现到目前为止还恰强人意,还没有出现货币大幅度贬值的情况。但是从现在来看,在2012年可能会出现一些所谓的“黑天鹅事件”,有很多不确定性。在欧债危机中是希腊的问题。

    昨天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希腊议会通过了欧洲提出的一系列条件,因为希腊3月有300亿欧元的国债需要偿还,在2012年需要得到1300亿欧元的贷款。如果它不满足欧元区中央银行和欧洲经济共同体提出的一系列要求,希腊就得不到这笔钱。现在议会通过了,但是到底情况如何,我们还不能给予肯定的回答。希腊债务危机的发展还需要我们进一步关注。

    还有一个需要关心的问题,是地缘政治问题。现在中东危机越来越严重,美国、以色列会不会联手轰炸伊朗,叙利亚局势会不会进一步恶化,这些都给世界经济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同时,我们对于美国的经济问题也不能忽视。虽然目前在资本市场上美国处于一种暂时的安静状态,但是美联储会不会进一步采取货币宽松政策,特别是QE3会不会出台?会不会出现什么其他的问题?这些可能性都不能排除。所以,尽管从最近的一系列经济数据来看,今年世界经济的总体形势、甚至基本趋势,似乎不像我们原来担心的那么坏,但是不确定性很多,“黑天鹅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一旦出现,中国就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冲击。

    欧债危机的主要问题是什么呢?主要是钱的问题,就是它“差钱”。欧洲的财政问题我们主要看三个数字,一是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二是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三是国债的收益的变化情况。
    它的钱差了多少,它的债务余额到底有多高?具体的数字:希腊债务是3520亿,爱尔兰是1750亿,葡萄牙是1740亿,西班牙是7370亿,意大利是19110亿,总计33740亿。法国的经济状况也不是特别令人放心,如果把法国的18000亿国债加进去,欧洲地区总共债务是83230亿,这是非常大的债。并不是说他们马上要还这个债,大家查一下就可以知道哪个国家什么时候应该付多少钱,2012年是个差钱高峰年,特别是希腊差钱很多,钱付不出来。

    钱从哪儿来呢?主要靠EFSF(欧洲金融稳定机制)这么一个机构。它通过政府担保来发债,通过发债筹集资金,再把资金借给出现差钱的政府。EFSF筹资的最高限额到现在还是四千四百亿欧元,它只能筹集这么多资金。欧盟要从自己的预算中拨出600亿欧元,IMF则计划提供2500亿,这样加起来是7500亿。刚才我说了,他们的债加起来三万多亿,现在能筹到的钱最高的是7500亿。从2011年12月到现在,实际上它只筹到2500亿,欧盟所许诺的600亿根本不存在,IMF现在也没有出钱,IMF贷款是有条件的。所以,南欧五猪“差钱”差的很厉害。

    到还钱的时候了,是否可以通过发新债还旧债呢?现在有几个途径,除了EFSF给这些国家政府提供贷款,用这些钱来还债外,商业银行也在买。但是,商业银行很不愿意买,特别是对南欧的一些国家,比如像希腊,根本不可能把钱借给他们。所以,国债利息率急剧上升。而这又增加了以后的偿债负担。普遍认为希腊的违约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商业银行是一个重要融资渠道,但是希腊政府要求它们对债权减计。我借你了一百块钱,但现在我只还你30块钱,你要承担70块钱损失。在这种情况下,谁还愿意借给他钱。使EFSF杠杆化的设计,原来EFSF的债务(它发行的债券——中国也买了一些)是充分担保的。现在希望在不进一步担保的情况下,从其他国家筹到更多的钱,筹钱的对象包括中国,还有其他一些亚洲国家。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发欧洲共同债券。但是这个事情到现在为止仍停留在讨论之中。

    总而言之,他们现在是没有钱来购买国债,没法发新债来还旧债,这是他们现在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但是欧洲国家到底是不是真的没钱呢?其实也不是,要看话怎么说。像德国等一些北欧国家是相当有钱的,但是它不愿意把钱借给南欧国家。意大利的国债差不多快两万亿,但是意大利的黄金储备就有一万多亿。对希腊来讲,它有很多资源是可以卖的,但是他们现在不愿意卖。
希腊为什么不能出售一些岛屿,或者租借一些岛屿呢?据说这也行不通,因为这些是私有财产。实际上欧洲还是个很富有的国家,虽然没有现钱没有流动性,但是它有财富、有资产,可以通过变卖、出售、租借资产等来解决问题,但是它现在不愿意这么做,还是寄希望于别的国家、别的地区能给它出钱。从欧洲内部来讲,南欧国家希望德国出钱,但是德国不愿意这么做,这是它们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欧债危机到底是否能够比较顺利解决,或者是以什么方式解决,关键取决于德国的态度,德国的态度到目前来讲是非常坚决的。去年我参加了欧洲银行大会,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感觉,德国人非常明确的表示,欧洲中央银行不能充当最后贷款人的责任,这跟我们大家的理解非常不一样。我们理解中央银行就是最后贷款人,如果没钱,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印钞票的方法来提供资金。但是德国坚决不愿意这么做,之所以不这么做,表面上或者从官方的立场来讲,这是捍卫中央银行,我不能通过印钞票的方法来解决财政问题。从政治和经济利益的角度来看,德国的潜台词是,我们辛辛苦苦的工作,南欧人没有像我们这样付出,我们不能给他们提供这样的金钱。我们就算是这么做了,最终还是解决不了问题。我对这种态度持同情态度。

    可以看出来,欧洲的态度跟美联储解决美国国债问题的态度是非常不一样的,中央银行不充当最后贷款人,不能够购买国债。反对像美国那样推出QE1、QE2的政策,造成了目前他们的许多困难。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讲,许多欧洲经济学家支持这种做法,认为美国的那种做法可能暂时使国债收益率降下来,暂时使的一个国家不会发生财政危机,但从长期来讲,不能使这个国家下定决心进行结构改革,最终还是解决不了问题。这样两种观点直到现在还是争论不下。

    最近我们感觉有了些变化。欧洲中央银行虽然坚决反对充当最后贷款人的职责,不像美国那样直接购买国债,但它通过一个所谓的证券市场计划,实际上也在市场上买了不少欧债。他们的理由是,我们这是公开市场操作,并不是印钞票来解决财政赤字问题。但是公开市场操作和中央银行购买国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到底是什么呢?它的界限划的并不太清楚。最近,欧洲中央银行开始比较大量的以提供流动性为名,给商业银行提供无限的流动性,这种政策还是比较有效的。去年12月,他们提供大量一年左右的短期贷款,整个收益曲线就降下来了。这种办法确实在短期能够解决问题,但是欧洲国家对这个问题始终争执不下。所以,我们要看他们下一步怎么走,是德国比较强的路线会取得胜利?还是一种比较现实主义的解决办法会取得胜利?政治家是很容易选择短期解决办法的:我管不了那么许多了,我要解决现在的问题,就是不要让经济陷入萧条。

    最后讲一点,我同意一些同志的说法,现在欧洲是我们最关注的地方,但是我们不应该忘掉美国。美国的问题绝对不比欧洲轻,实际上比欧洲重,无论从债务占GDP的比和它的外债这两个重要方面来看都是如此。我们应该对此保持高度的警惕。谢谢大家。
 
    刘鹤:非常感谢余老师的介绍,对欧洲问题我们始终有两个看点:一个是从经济危机的角度看欧债的发展;第二个是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的角度看怎样接受欧洲的教训。刚才永定把欧洲急性病的缓解和慢性病的状态做了非常清楚的介绍,我们听了很受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