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经济学家就是一种职业
作者:水皮杂谈    时间:2004-07-20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阅读:1897次   

  中国人一向崇拜学问,成名成家就是一种物化的外在表现。做演员的有了点成就,就成了表演艺术家;做律师的有了点成就,就成了法学家;做经济研究的有了点成就,就被人称作经济学家。

  一旦成名成家,社会就不再把你的职业当作谋生的手段,而是当成了荣誉,一方面把你捧上天,一方面让你高处不胜寒。

  魏杰是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的教授,是在北京排得上号的经济学家。魏杰担任了德隆系新疆屯河的独立董事,德隆没出事之前没有人说魏杰有什么不妥当。德隆系崩盘,魏杰要辞去独董却成了新闻。有人说你想溜没门,有人问经济学家还有没有良心?

  问经济学家有没有良心的人当然不是说要魏杰好汉做事好汉当,一路和新疆屯河共进退,同生死。而是说魏杰根本就不该当新疆屯河的独董,当了就是没良心。更有激进者推而广之,警告经济学家远离独董,好像独董就是洪水猛兽,万恶之源。经济学家的良心就是被独董吃了似的。如果经济学家不当独董,让什么样的人群去霸占独董的位置呢?经济学家当独董不是还多了一层社会的监督、良心的拷问吗?

  其实,经济学家当不当独董和有没有良心不搭界。有良心的经济学家当不当独董都有良知,没有良心的经济学家不当独董还是没有良知。樊纲说,经济学家是不讲良心的。樊纲的话要看怎么理解,如果良心在这里是指情感的话,那么樊纲的话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们讨论经济学家有没有良心,和情感、感情实际无关,我们指的是道德,经济学是不讲感情的,经济学家是有道德的,否则就是缺德,没有良心。

  吴敬琏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在股市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吴敬琏经常仗义执言,抨击权贵资本主义。有人认为他代表了经济学家的良心,但是也有人指出,吴敬琏是中金国际的首席经济学家,而中金国际有摩根斯坦利的背景,因此吴发表对市场不利的言论,是打压股市为跨国资本服务。对此,吴敬琏反击说也许“那个记者写文章前,应该先去了解一下中金公司到底是由谁控股”。中金国际的控股方是中国建设银行,吴敬琏的反击没有击中要害,因为吴敬琏之所以受到攻击和中金国际由谁控股没关系。难道中金国际由中方控股,吴敬琏“故意”(这里仅仅是假设)发布不利股市的言论就可以以国家利益为理由而免责吗?当然不会。吴敬琏受攻击一是因为他的观点,二是因为他的身份,尤其是身份,特别是那个中金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的身份。中金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其实只是中金国际的一种岗位设置,这个位置和所谓的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行官没有什么区别,如果俗一点也可以称作首席分析师。也就是说中金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这个称谓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和著名经济学家也是不同的概念,我们对吴敬琏的印象评价是建立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著名经济学家的基础上的,这样就难免发生误会。身为中金国际的雇员,发表有利于中金国际的言论有什么过错吗?一个人在生活中可以扮演多种角色,可以是经济学家,可以是父亲,也可以是股民;一个人既可以专职干一个职业,也可以兼职干多个职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不是政府部门,是事业单位,吴敬琏不是政府官员,是政府雇员,政府可以雇吴敬琏,中金国际也可以雇吴敬琏。吴敬琏不是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这块牌子成的名,自然也不靠这块牌子混饭吃。但是有的人就不一样,有的人故意混淆自己的身份和角色蒙事,给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抹黑,给经济学家抹黑。媒体有责任在报道这些人的观点和言行的时候搞清楚他的确切身份,到底是在以独立学者的身份讲话呢,还是在以公司雇员的身份发言。

  谢国忠是摩根斯坦利的亚洲区董事,首席经济学家。最近谢国忠撰文说中国必须加息,并说反对加息的人都是代表各自的利益集团的利益。谢国忠自然有谢国忠的言论自由,谢国忠要求中国加息,在水皮看来正好是代表摩根斯坦利的利益,否则就应该被开除。谢国忠履行的就是职务行为,他的首席经济学家和吴敬琏的中金国际的首席经济学家是一回事,但是谢国忠根本就谈不上是学术中人,学术地位更无从谈起,和吴敬琏更是无法比肩,更没有会认为谢国忠说中国必须加息就有良心而反对中国加息就没有良心。

  经济学家在今天已经成为一种职业,神化这个职业只能说明我们自己愚蠢,怪不得经济学家,更没必要动不动问人家有没有良心。

  有良心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