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盛洪:如何改造保险业?
时间:2004-04-05    来源:财经报    阅读:1596次   

  盛洪:

  有句话非常重要,之所以保险业要进入资本市场是因为保险业竞争非常激烈,我觉得这句话不太适应中国的情况。要提醒这一点,中国保险业是垄断状态,刚才王教授也谈了一个问题,但是没有计算中国承保的盈利率是多少,如果如此高的保险价格,光靠保险本身可能不能盈利。另外垄断地位如果走向资本市场会怎么样,我觉得这是要思考的一个问题。现在我们考虑的是如何改造保险业本身。樊纲的比喻是你总得试,我同意,任何事情不去试,不出错,但是还有一个限度,刚才有人谈到孩子的问题,不让孩子不摔跤是不对的,他不知道疼,还会去摔跤,但是我不能让孩子摔断胳膊、摔断腿的,我们不可能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害,尤其是保险业的特殊性,我想强调保险业不是一般的商业,不是一般的产业,它是一种具有非常强的外部性产业,一但一个保险公司垮台引发的后果是不可预计。我不太了解保险业,我曾经记得一个事实,美国保险业曾经过渡竞争,美国政府好像对美国保险业的保险价进行了干预,我印象中是这样的。包括保险业的安全性我相信是要有某种管制的。你可以去投资,但是投资要在一定比例上是相对安全的,刚才王教授也谈了这个问题,应该有一定的管制。这是我所强调的,但是我不知道怎么管。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刚才大家讨论半天既要入市,又要规避风险的问题,有一点要强调保险资金最后怎样赚钱取决于我们的实质经济把关??最后投资要落实到那些趋势能够带来稳定回报上,中间有一个金融工具确实就对应实质经济,这样才是健康的保险业和资本市场的互动。举个极端的例子,现在大家认为最安全的投资方式从宏观上是不安全的,就是保险公司把钱搁在银行,我们看国有银行怎么样坏帐30%左右,从宏观来讲这是破产的,所以把钱搁在这里并没有对实质经济产生真正好的结果,如果没有政府在那里撑着,我们的保险金都是颗粒无收的。要强调这一点,最后要对应健康的实质经济和金融工具作为一个真正的桥梁,从投资人经过金融工具一直到实质经济,这是重要的,而不是简单看金融工具怎么样。我同意很多人的观点,我们必须要注意我们的投资结构,我们肯定要入市,但是要有投资结构。我再加上一点,我们要对某种产业作出选择。比如说有些产业确实是相对来讲既安全又问题但是有非常稳定、长期的收入来源,这种产业是值得选择的。国际上一般都是可收费的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相对来讲第一它应该是自然垄断的行业,第二它虽然被管制了价格,但是收费是非常稳定的,而且一般签约是相当长的,不是一年两年,至少是五年十年,甚至更长。这类资产是股市中非常优质、可靠的适用于保险公司,广义的投资对象。这一点恰恰是保险业进入资本市场重要的背景,这个背景恰恰是中国城市基础设施和城市事业大规模扩张、大规模投资而逐渐迅速地被市场化、民营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保险业可以投资的优质资产。最近我大概看了一些资料,比如现有的上市公司已经有很多公司在调整他们的投资结构,所以这方面也应该注意。在选择产业上也要做更多的考虑,政府可能要对产业选择作出某些规定。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