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经济理论研讨会 -> 论坛(上海)研讨会:“转型发展与现代服务业”
论坛上海研讨会纪要(六)——(论坛成员)王一鸣发言
作者:王一鸣    时间:2012-03-24    阅读:746次   

论坛上海研讨会纪要(六)

(论坛成员)王一鸣发言

(论坛秘书处整理) 



        吴晓灵:请王一鸣先生发言。

        王一鸣:上海正处于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我记得,上海市领导曾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上海的制造业这么发达,为什么没有培育出像华为、中兴这样的创新型企业?同样,服务业也有类似的情况,深圳的招商、平安在国内也处于领先地位。上海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上确实面临艰巨的任务。21世纪对上海而言,最大的商机不在制造业而是在服务业,比如上海70—80%的税收来自服务业。但我们也要看到,上海现代服务业发展,无论规模、结构还是能级,距离应有的位置还有差距。


        一、上海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现状和影响因素

    本世纪以来,在相当一段时期,上海服务业的比重都维持在50%左右,2007年以后重拾升势,当年比重达到52.6%,以后不断提高,2010年达到57%,2011年是57.9%,但比重最大的年份还是2008年,曾达到59.4%,这可能是金融危机对制造业的影响更大,所以服务业的比重相对提升了。我们可以分别从总量、结构和功能上来讨论上海现代服务业的发展问题。

    从总量上看,2011年上海服务业增加值已超过1.1万亿元。服务业规模扩大,主要得益于需求拉动因素,但成本提高也起了重要作用。特别是近年来,从业人员报酬增幅明显超过了增加值增幅,表明服务业的生产率是下降的。从结构来看,与世界其他大都市比较,上海现代服务业中的金融、物流等这些相对高端的服务部门所占份额还是偏低的。从功能来看,上海现代服务业对周边地区的辐射带动能力还不够强。近年来,由于周边地区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上海对长三角等周边地区的服务功能不但没有强化,可能还有所弱化。

    制约上海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的因素是什么?第一,用发展制造业的方式来发展服务业不适应服务业多元化发展要求。我们可能习惯于发展制造业的方式,而服务业的多元化特征与制造业是不一样的,制造业可以采取一些政策倾斜的方式推进,而服务业需要一个充分开放、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这与制造业发展方式是不一样的。第二,政府主导型管理体制不适应服务业创新发展要求。政府主导型模式对于基础设施建设、园区建设是非常有利的,但是这种模式也往往会带来资源和要素价格扭曲,难以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不利于培育服务业的创新活力。第三,市场准入制度不适应服务业开放发展的要求。在金融、通信、教育、医疗、文化传媒等领域,准入门槛高,限制多,审批手续繁琐,部分行业还存在国有垄断企业对民营企业的挤出效应。第四,要素市场改革不适应现代服务市场的发展要求。现代服务业需要高端要素市场来配合,包括人才市场、技术市场、资本市场等,上海的高端要素市场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但仍不适应现代服务业加快发展的需要。第五,现行税制不适应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的要求。按营业税和所得税征税的税制,客观上造成了服务业税负较重,不利于制造的服务化。第六,人力资本供给不足影响现代服务业发展。服务业对人力资本的要求很高,特别是知识密集型服务业。上海具有人力资源优势,对制造业发展起过巨大作用,但必须通过足够的人力资本投入,形成创造性、专业化、差异化的人才队伍,才能在生产性服务业发展过程中发挥作用。第七,地区利益格局影响现代服务业扩大辐射范围。上海现代服务业拓展服务能力和辐射空间,需要突破过度关注在地服务业的思维惯性,大力提高跨地化服务业的比重。


        二、如何加快推进上海现代服务业发展

    现在世界各国都面临转型发展的任务。从发展趋势看,国际上转型发展呈现出一些基本特征,一是经济服务化。服务业逐步成为经济主体,生产性服务业成为价值链增值主体,特别是大型跨国公司服务创造的价值占整个价值链的比重越来越高。二是制造高端化。就制造业本身来说,进一步向高附加值环节集中。三是生产低碳化。以低碳技术、绿色制造、循环经济为特征,形成生态产业链。四是价值链分工。跨国公司基于全球价值链考虑,将一体化的生产过程分解成若干区段,在全球范围内配置生产资源,并对国际生产网络进行系统整合。五是人力资本贡献提高。一个企业有没有竞争力,不是看物质资本存量,而是看人力资本存量。第六是服务贸易迅猛发展。特别是全球服务外包市场加速扩张,带动了服务贸易的发展。这些变化,都对现代服务业发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上海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面临诸多机遇。一是我国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特别是城镇化进程加快推进,服务市场不断扩大,为上海现代服务业拓展市场、扩大辐射范围和空间创造了条件。二是我国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对现代服务业需求更加旺盛,特别是制造业服务化对生产性服务业的需求将不断扩大。三是长三角高速铁路网建设,缩短了城市间的距离,有利于上海以长三角为基本腹地,形成现代服务中心。

    上海推进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必须把加快现代服务业发展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一是要创造现代服务业发展的良好制度环境,适应现代服务业多元化、创新活跃的产业特征,更大程度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建设现代市场经济制度。二是要放宽现代服务业的市场准入。清理取消不合理的限制性、歧视性规定,激发民间投资活力。三是要加快培育和发展高端要素市场。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更好地发挥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基金等金融工具对现代服务业发展的促进作用。四是在实践中完善服务业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方案。五是以服务创新抢占服务业发展制高点。促进服务产品创意化、标准化和高质化。六是加快高技术制造业的服务化进程。一批高技术制造业企业可以逐步转型为服务企业。七是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服务业产业集群。借力浦东综合配套改革的契机,着力推动浦东六大功能区现代服务业集群发展。八是增强上海现代服务业与长三角制造业的共生融合。推动跨地化服务业发展,通过优惠政策和支持措施促进上海与长三角形成多个现代服务业共生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