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经济理论研讨会 -> 论坛(青岛)研讨会:海洋经济发展与沿海城市转型
中国经济50人论坛(青岛)研讨会纪要(三)--王一鸣主题发言:对青岛转型发展的几点思考
作者:论坛秘书处    时间:2012-06-16    阅读:13889次   

中国经济50人论坛(青岛)研讨会

会议纪要(三)主题发言

对青岛转型发展的几点思考

王一鸣


    我想谈两个问题。第一个,为什么要推动转型发展。第二个,我想讨论一下怎么去推动转型发展,转型发展的路在何方。

    其实我们讲转型的时候,我们回过头去看一下过去30多年来走过的路,应该说我们很成功,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中国的经济增长,应该说在全球都是一枝独秀的。我们过去30多年经济保持了年均10%的增长率,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有5亿多人摆脱了贫困。我们实现联合国千年目标是成效最显著的,我们成功迈入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从低收入国家进入到中等收入国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30年,我们是非常成功的,正如我们在参加一次研讨会上,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先生说,中国过去发生的事是绝无仅有的成功发展故事。

    那么为什么要转呢?这么成功还要转干什么呢?我个人认为,就是我们过去那套成功的模式,得益于这些外部环境和内生条件,已经或者是将要发生非常明显的变化,这种变化我们今天已经开始感受到了。今年一季度,沿海所有的城市,当然也包括青岛,经济增速都出现了明显的回落。我查了一下统计数据,青岛比去年全年的平均增速下降了2.6个百分点。上海是7%,北京是7%,浙江是7.1%,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在发生变化。如果放在更长的时间段,这个变化不是现在才开始的,金融危机以前我们就开始了这种变化。为什么金融危机以后经济速度起来了呢?是因为我们实施了外部的推动力,经济的刺激计划。外部环境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就是我们现在依然没有从危机当中走出去,还不断有坏消息传来,希腊大选后会不会退出欧元区,西班牙商业银行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意大利会怎么样……我们在比较长的一个时间面临外部需求的收缩,许多发达国家银行要降低杠杆倍数,政府要削减财政,居民消费也受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沿海城市出口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青岛同样如此,我们的出口在四月份以后出现了明显的回落。我们以前更多关注的是外部需求这个因素,我觉得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市场的替代效应,就是新兴经济体。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各方面要素成本的提高,新兴经济体正在替代传统市场,这个替代效应我们可能还不是很关注,其实已经显现。

    我们的内在条件也在变化,最重要的变化就是过去支撑投资高增长的一个基本的条件就是高储蓄率会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而发生变化。今天讨论青岛的时候,如果觉得20%的投资增长率还没有以前高,如果你要去上海讨论这个问题的话,他觉得达到5%的投资增长率就很好。支撑我们这种投资高增长的内生条件也在发生变化。再一个过去支撑我们的是低成本劳动力的充分供给。其实劳动红力人口已经接近峰值,去年统计局的公告,人均年龄人口比上年减少了0.1个百分点,传统意义上的这种人口红利已经在逐步的销售。我们更多的要依靠生产力的提高,而我们恰恰缺失的就是这一块。研发能力、设计能力、创新能力都是最最缺失的东西。所以我们要提升全要素生产力的贡献,不仅受研发创新能力的制约,也受人力资本条件的制约。当然,我们也越来越受到环境的外部因素,就是资源和环境的因素也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沿海城市的经济增速放缓,我觉得应该是一个趋势性的而不是周期性的。我们要在速度放缓的条件下,怎么来实现更高的附加值,更高的效率,这就是转型必须去解决的问题。同时,我们还要去应对经济放缓以后带来的一些风险,包括债务的风险。因为经济放缓以后,我们很多东西的估值都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转型,因为支撑原来这些高速增长的条件已经变化了。

    第二个,我想讨论一下青岛的转型。青岛是个非常有活力的城市,过去这些年的发展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国际金融危机以后,每个城市发展的外部环境都发生了变化,金融危机正在重塑区域发展格局。原有传统优势的一些城市地位相对在下降,如果不推进这种转型,青岛同样会面临这样的挑战。

    世界的发展包括城市的发展史,从来都是这样的,你不是世界的中心,你就是世界的边缘;你不是高地,就是洼地。你必须在这种变化的格局下去把握主动权。我们在研究青岛的时候,还要看一下区域格局的一些变化,从本世纪特别是08年以后,中国从区域格局来看,东快西慢的格局基本上已经形成了,沿海的速度相对于内陆的速度,或者相对于中西部的速度已经是一种西快东慢的格局了,已发生了一种根本的转变,这种转变是不可逆的。在这种转变中,还是有一些新兴的增长极在涌现,正是这种转变,使得我们内陆的更有活力的新兴的增长极不断涌现,沿海地区同样也是。招商引资、办工业园区,主要是通过工业化来推动经济的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就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融合发展,这种趋势更加明显。如果没有有效的推进城市化,很难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再如高速铁路网的建设,正在改变城市间的区位条件。我们能不能在这个变化下去把握发展的主动权?再有一个是区际分公和产业转移明显增强,城市间越来越专业化,而这种专业化导致了产业间的转移,再加上要素成分的变化,也促使产业在空间上发生位移,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观察和把握的。

    就青岛来说,我觉得青岛肯定是需要继续迈上新的台阶,其实过去这些年已经迈了几个台阶了,比如“十五”末GDP还不到3000亿,是2695亿。到了“十一五”末不6000亿,去年我们超过了6000亿。我们还要迈一个台阶,要突破1万亿,我们要向第一方阵迈进。青岛在中国城市中基本上处于第二方阵的位置,第一方阵已经过1万亿了,包括深圳、上海、北京、广州,现在已经跨入1万亿的行列,我们现在处于第二方阵,能不能向第一方阵迈进?当然还面临很多问题,如综合经济实力还不够强,经济总量在全国中心城市能够排在十位左右,集群发展还比较滞后,研发能力、创新能力还比较薄弱。当然,这种形态跟广东那种纯粹的加工贸易还不一样,但是面临一个同样问题,就是研发能力不足,服务经济还比较低,城市的规划建设水平也有待于提高,特别是中心城市功能,同样也面临挑战。还有就是面临着环境的制约,资源的制约,人才的制约。

    我觉得青岛同样处在一个需要追赶和转型双重压力之下,需要进入中心城市的第一梯队,需要追赶。同时们不能用原有的方式去追赶,需要转型。所以青岛已经在面临这种双重的压力。怎么样去迈入全国城市的第一方阵位置,这就是追赶和转型中面临的一个问题。所以我觉得要提升青岛的战略定位,要有新的战略性的系统设计。我觉得有三个定位可以是进一步去研究的。第一是中日韩自贸区合作的战略平台,现在青岛已经在推进这件事。我觉得未来这个问题可以再深化和具体化。第二青岛怎么在长三角与京津冀之间能够构成一个枢纽性的城市?在长三角和京津冀之间,实际上缺乏一个比较大型的枢纽型要素、货物集散地,青岛完全有这种条件,这件事可以去研究的。第三个定位其实已经有了,就是所谓蓝色经济区核心区域的龙头城市。怎么样去做好这个龙头,这个也是需要在定位中考虑的。青岛发展的落脚点,是要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国际城市,就是要在全球经济活动中,有资源的集散、配制和控制能力,要是全球经济网络中一个重要的结点,但是这是提升定位后一个基本的落脚点。

    要实现这个目标,青岛有几个方面可以选择。首先是产业的转型升级,这是战略重点。产业转型升级的核心不是调整产业间的比例关系,核心是提升产业的价值链,就是要由原有的加工、制造逐步向设计、研发、标准,向营销网络、供应链管理去提升,这是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核心的环节。西海岸经济新区环湾地带是高端产业比较密集的区域,也是推进青岛产业转型升级的一个关键地区,所以在推进西海岸开发过程中,从起步阶段就要改变过去那种纯粹的加工制造。

    第二,我觉得对青岛来说更重要的是科技的创新能力。我觉得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至关重要,就是创新对青岛的意义,以前也很重要,但是同样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重要。

    第三,要研究战略性平台。今天听张市长说要搞100个孵化器,我觉得不光要有孵化器,需要一些战略性的平台。前一段时间我去过东莞,去过昆山,这些都是典型的加工贸易区,他们都在构建大型的研发平台,我觉得这是青岛转型升级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问题。要实现这个提升人是关键,怎样去构建一流的人才队伍?还要在人的培养上继续努力,这是转型能不能上台阶的一个很重要的支撑。

    第四,就是按照统筹城乡的角度推进城市化,但青岛要突出一个战略重点,就是环湾地区。我觉得拥湾发展这个战略方向是对的,必须坚持。而且在全域发展这个战略框架下,还要有重点,这是提升国际竞争力、打造国际化城市的一个平台,是一个战略重点。特别是通过西海岸的开发,提升环湾地区在国际分工中的位次。

    第五,就是要强化青岛的枢纽功能。青岛的枢纽功能怎么强化?我觉得除了海港建设以外,空港的建设非常重要。在信息化时代,空港的控制越来越重要。北京要启动第二机场建设,客流目标是一个亿。青岛未来怎么样在空港这方面,不光是人流的控制上,在一些高技术产业的物流上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而且在枢纽性的建设上能不能像上海虹桥一样,能够把各种运输方式在一个空间上叠加起来,这也是需要考虑的。怎么样推进这个枢纽的建设,是一个转型中非常需要关注的战略重点。

    第六,开放上主要是打造中日韩自贸区的战略平台。如何将原有的单一产业转移方式跟产业转型升级有机结合起来,通过吸引服务外包来推进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怎么样营造最有竞争力软环境,在打造这个平台当中要去关注。

    最后,是绿色低碳的发展,海洋经济同样要在绿色和低碳的概念下发展。不要因为有一片海域,有这么多的空间,有这么多的资源,就可以低效率的开发,同样要有一个高生态标准的开发模式。今天上午看到的中德生态园,我觉得中德生态园应该是沿海城市一个生态标准,产业的低碳标准的输出地,也是引领青岛发展、塑造青岛形象的一个重要平台,所以同样要在绿色低碳的框架下来推动经济的转型。

    归结起来,我觉得转型是决定青岛这个现代化国际城市的一个最最关键的因素,而转型的核心是创新。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关系到青岛在未来竞争格局中的位次和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