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三农与环境
中国有17%人口“被城镇化”
作者:蔡昉    发布:2015-10-12    阅读:10185次   

        提到城镇化,有一个误区。城镇化超过世界平均水平,其实主要是指常住人口的城镇化,常住人口城镇化和户籍人口城镇化有巨大差别,也就是说我们所知道的54%和37%之间的差别。也就意味着17%的中国人口是“被城镇化”的,是有其名,不能说完全无其实,但是实还比较少一些。这是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如何使新型城镇化成为新常态下经济增长的新引擎?我们讲新常态,其核心还是讲经济增长速度从高速转向中高速,产业结构、经济发展方式转向中高端。现在就要解释经济增长的减速或者转速的原因是什么?中央概括三期叠加,刚才单菁菁加了一期,第四期也有它的意义,中央说三期主要是解释经济增长速度为什么会降下来。

  “三期叠加”其实很好地解释了新型城镇化,新型城市化的新就新在化解而不是加强这三期。因此要按照这个东西去衡量城镇化是不是新型的,它就有意义了。换句话说,如果实现不了中高端,中高速其实也难以维持,难以保障。所以,城镇化不能走老路。

  要认识到经济增长速度换档是一种必然性,不是说无可奈何,而是它本身就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我们要适应它。因此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宁要较低的经济增长速度,也坚决不能用传统的发展方式去维持经济增长,也不能在依靠传统的经济增长动力。

  许多研究都表明了保持中高速、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应该大幅度的提高,也就是如果没有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紧紧依靠过去资本、劳动、土地的投入,中高速也维持不了。

  我们今天接受结构调整的阵痛是必要的,是符合发展规律的。如果没有这个阵痛,其实我们什么也转不了,产业结构调整不能实现,发展方式也不能转变。因此,我们的城镇化要是推动,而不是延缓发展方式的转变,要允许阵痛,没有阵痛就说明我们创造性破坏的机制没有发挥作用,因此生产率也不能得到提高,也不会有产业结构的升级换代。

  消化前期刺激政策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而不是在已有的深层次矛盾上再进一步火上浇油,也就是说不再应该以产业为核心推动城镇化,这就是它的“新”意所在。因此,城镇化理念和政策应该进行深刻的调整,新型城镇化精髓是什么?过去学经济学、城市经济,我们都被教导说城市化、城市发展的核心就是聚集效应,就是积聚,生产要素的积聚,各种东西的积聚,就是规模经济。

  我觉得这个道理没有过时,但是仍然要与时俱进,特别是针对中国我们面临的问题来说有一些观点要向前推进一些,也就是说当今社会城镇化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产业积聚,人口积聚,甚至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简单的经济活动的积聚。其实更应该说的它是创造力的积聚,它是有意义的。

  创造性的积聚不会造成产业依赖和资源枯竭。如果不改变观念,还推行传统城镇化,实行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还会造成产业资源依赖,未来仍然是资源枯竭。我们过去说资源枯竭的时候就是自然资源,比如矿产,其实也不完全是,大家可以注意到底特律、密西根州这样的地方是资源枯竭的现象和单一产业汽车业是有关的,已经突破单一的资源这一条。

    (本文根据蔡昉2015年9月29日在城市蓝皮书报告发布会演讲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