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金融与外贸
通缩之下 企业杠杆率仍在提高
作者:曹远征    时间:2015-09-30    阅读:10064次   

   我们观察到两个指标,一个是PPI连续下降42个月,这中间GDP平均值突然变大,我们不知道现在中国名义GDP是在提高还是世界GDP在降低。而这是通缩很重要的标志。第二个是杠杆率持续提高。中国企业的杠杆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而且还在持续提高。我们知道债务跟通缩连在一起会产生特殊的机制——通缩,这是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当然货币政策种种描述说是遇到了什么困境,这个困境描述我是同意,希望发挥货币政策来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货币政策能不能解决现在我们所关心的问题呢,如果不能缓解的话,货币政策究竟起到了什么作用。我在报告中讲了一个很重要的判断,从学理上要多研究,反复研究。这次金融危机以后,货币政策不知道该跟什么挂钩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到底是什么,它本身应该怎么定位,这是学理的问题。

  来看看中国的货币政策,报告中特别讲了一点,金融稳定性原则,这个原则原来不在货币政策考虑之中。如果报告是正确的话,在去杠杆的情况下,带来的已经不仅仅是需求的问题,很可能是金融稳定性问题。我觉得报告中讲了很重要的一点——双重责任,货币政策,贷款,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央行就要提供流动性—保证债权债务的稳定。

  因此不代表货币政策的宽松,从这个意义上讲需要大规模降息,现在不是融资成本的问题,更多的是补充流动性的问题。尤其是我们注意到,今年以来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去年国际收支资本项下第一次出现逆差,这意味着外汇储备不会单向增加了。这说明央行货币发行的基准开始调整。

  为什么说货币政策好像是“名松实紧”,因为它对应了流动性,流动性不足就得降息,就得降准。这个有意思吗?我们更多的是要在货币政策中有重大的改革,它一定是和货币政策联动。我想说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应该要有配合,在人大的报告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

  现在准备金率大的话有18%,小的时候可能到16%,我们降5个点,10个点,然后盘活贷款,用短期贷吃饭,这样就会出现融资成本的下降,现在央行等商业银行等于80%的资金在获得100%的利润,20%的存款是被冻结的,央行给的利率非常低,如果大幅降准,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如果说供给情况是降央行基准利率,那么短期的货币市场利率,央行通过国债来影响利率,通过买卖国债获得流动性,那么银行结构变了,资产端更多的是国债资产,不再是贷款。那么这时候利率的传导就会好。

  财政拿钱可以支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如果支持有点嫌疑的话,至少可以把外汇储备拿出来,变成真正的国家储备。

  第一,你们在做金融研究的时候,市值在金融的意义,它是金融稳定性的概念,是流动性提升的概念。中国是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做。

  第二,如果是这样的话,刚才的问题就解决了。我们刚才提出的问题是很深刻的问题,我们的杠杆多,跟它的期限有关,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短期负债太高,银行没法支持长期债务。

  我们说发展长期债券市场可能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我们的货币市场利率已经开始有变化了,但是往高走,传导是不平滑的。一定得要改善融资制度,就是有无数的金融产品,尤其是在长端,这是中短期改革的目标。

(本文系作者在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和中国诚信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联合主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协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2015年第三季度)”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