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供给侧改革和PE的发展
作者:曹远征    单位:中国银行    时间:2015-12-05    阅读:8792次   

      非常高兴能参加这个PE论坛,我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是我还在PE里面,除了过去做这个像渤海产业投资和中国文化产业投资我是创始人以外,最重要我还是中英国际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的董事长,我们是曾经给方总一块合作投过很多中国基础设施的项目。那今天请我来我想讲三个问题,我的题目可以说是叫做供给侧改革和PE的发展谈三个问题。第一个为什么供给侧改革,第二个在供给侧改革PE可以做什么,第三个PE在未来发展当中应关注的方向是什么地方。

  首先看到中国经济正在下行,我的老主任邵秉仁主任说了,从2010年第三季度到现在持续20个季度,坦率的说我30多年没有见过这样,他表明中国经济下行是趋势性的变化,是中国经济进入新的阶段,这个新阶段导致了经济的告别了两位数高速增长,也就是说我们新常态,遇到第一个问题下行。那如果我们看看这个结构变化什么变化,你跟过去35年的发展做一个对比就可以看出来,至少有4点是大家非常明显的,第一个过去我们出口导向性经济,出口在中国经济中间占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现在全球经济不好,出口增速在下降。2010年中国出口增速在30%以下,去年只有6%,今年负增长。那这是一个深刻的结构调整,很多为出口准备的产业这个是为全球准备的产能,在这个意义上就出现了绝对的获胜。第二个过去中国的产业发展中间是低成本制造,最重要是得益于我们农民工的贡献,你看一下指标,现在农村青壮年劳动力50%以上已经离开中国,这意味着农村的廉价劳动力不再充沛,从而劳动力成本是会上升的,我们注意到在过去几年当中,中国最低工资成本都在不断的提高,而且还不存在东中西部的差异,如果存在西部涨的速度更快。那为了经济已经更需要劳动生产力的提高,而不是廉价劳动力要素的投入,这个是重大的转变。

  第三个我们看到中国人口结构也在老龄化,老龄化固然是能提高消费,但是提高消费的同时就有储蓄率的下降,储蓄率下降就意味着投资驱动的经济难以持续,其实中国经济下行你会看到最重要的投资下行,过去投资维持在20%以上增长率,现在只有10%,那从未来来看,这个投资驱动性的动力正在逐渐的减弱。

  第四个过去我们经济增长是资源廉价,环境不要钱,那现在看看已经很难持续了,什么叫做产能过剩,你看看在这个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产能过剩的会议超出自然和资源承载能力,那这意味着绝对过剩,那显然这种低成本的发展受到挑战,那节能减排就是大势所趋。

  这些因素都在过去35年中间曾经支持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这些因素都在发生变化,中国经济因此下行,他出现结构性下行乐变化。我们知道在一个结构变化的当中总需求政策是有意义的,但是他的作用是有限的,这个在全球都是一样的。请大家看到从全球来看我们金融危机是第七个年头了,而我们的货币政策QE、QQE从宽松到更宽松,那这种宽松的货币政策这种总需求扩张的政策尽管防止了更大的衰退,但是并没有有效的提升增长,怎么提升增长呢,只能从需求侧转向供给侧,对中国来说更为重要,我们看到中国一经济目前相对遇到的形势跟韩国跟日本有点相向,但是你在分析一下似乎不一样,当时的日本当时的韩国城镇化率,也就是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是超过70%,而中国只有54%,其中城镇户籍人口只有35%,理论上说城市还没有达到很高的水平,经济发展还有潜力,但是这个潜力释放不出来,那他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我们的制度设计不对,这个就叫做供给侧的改革。

  供给侧不仅要做政策,还要改革,通过改革,刚刚方总说了,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机制,体制的创新和改革,最后使他在供给侧发力。我特别想说的刚才邵秉仁主任发言的中间提到的问题,千条经验万条经验最重要的经验就是调动积极性,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那大概是最重要的改革,这个是我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在当前的情况下PE在供给侧可以做什么,人们讨论中国的宏观经济通常会遇到一个问题,融资难融资贵,那我们必须得问谁融资难,为什么融资贵,我先说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融资贵。其实王忠民主任在发言中也提到了,刚刚率的问题,我是做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的,我看到中国的杠杆率,在次贷中国杠杆中间,中国在全球已经不算太低了,如果你GDP对M2比重来看,M2超过GDP200%,但是你会看到政府的资产负债表和居民的家庭资产负债表是比较健康的,最不健康的是企业,企业负债率高达153%,这个是全球最高的负债表。那负债率如此高的情况下他风险就加大了,那怎么来降这个杠杆呢?其中很重要的一方是增加股本融资才可以降低负债率,我们说过去负债率过高是发展国家一个经验,大家都没有钱,只好借钱搞建设,于是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都是有高负债,但是经济发展是不是金融机构也发生了变化,有更多的机制更多的市场然后来发展股权融资,而股权融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就变成降杠杆率很重要的一个手段,那这个股权既包括公开市场的,企业通过上市通过再融资,也包括私募市场的,就是我们的PE,这个属于股权投资他的降杠杆。

  否则的话企业单从负债的话,负债率如此之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我们做银行的我们怎么敢贷款,那要贷款一定是利率在覆盖风险,什么叫做成本贵呢,如果不贷就是成本百分之百,这个是利息无限高。那你就可以看到我们说的在去年的过程中间风险的加大,你看整个在限贷贷款利率在持续的上升,那他意味着除了我们说在债券市场上有些发债,是不他的利率拉平以外,更重要的是股本市场,只有股权融资才可以有效的降低杠杆率,这个情况也是我们欧洲的这位女士他讲的问题,看到在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是快速的去杠杆,政府必须加杠杆,而政府宽松货币政策,就是利率在持续的下行。那利率持续下行并不意味着去杠杆不会发生,那利率持续下行也意味着股权融资的成本在降低,所以股权融资就PPT做的就是在大规模的发展,投资回报率也在提高,全球都面临这个情况,去杠杆恰恰是股权融资本身发展的机遇。

  第二个,谁融资难?最重要的是中小企业融资难,那欧洲的同行也说了,他们最重要的是中型企业,那为什么中小企业融资难,这个是天然的命题,中小企业不适合负债,我们都知道负债得有资本,咱们就去做老百姓去买房子你还有30%的首付,你没有这个银行是不会贷款的,那什么叫做中小企业,就那30%的首付没有,拿不出来,于是他就负不了债。我想这个是私募股权基金发展的原因也是背景,他提供30%的首付,那是资本,没有资本就没有办法负债,你一直强调金融机构发展负债类的存款类的继续发债,但是没有那30%的首付就没有贷款对象,我们私募是在这个方面提供补充。那如果说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那创新最重要的应该是我们应该是私募股权基金,而正是因为他能够提供资本,从而使这些企业有了条件可以负债,才可以向滚雪球变大。我想这两种意义都是在目前中国宏观经济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对私募的要求或者是我们私募基金在这上面的贡献。

  第三个在这个发展中间我们自身关注哪些领域,大家都知道今年是十二五规划最重要的一年,我们提出一个目标是调整结构,调整结构说一万句一千句就是两句话,怎么调整,一二三产业均衡发展,重点是发展服务业,第二个是内需外需共同提高重点是扩大内需,而扩大内需的核心是扩大居民消费,扩大居民消费的主要途径是增加居民收入,今年十二五最后一年,我们看看这些结构调整是不是发生变化,这些变化预示着中国经济新产业的出现,也预示着中国经济新产业的希望。我们关注四类指标,我想从宏观指标你们要高度关注一下,第一个是中国居民收入,在过去7年中间中国居民收入持续给GDP增长是保持同步的,而且更为重要的中国农民收入增长速度是快于GDP的,每年达到两位数,按照十二五的规划包括十三五中间我们看到的,他说2010年到2020年GDP翻番,中国居民收入应该翻番,那按照我们目前的增长速度,未来中间如果继续保持6.5的一个增长,那如果居民收入增长同步,那居民收入就在10年内就会翻番,中国是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如果他的居民收入在10年翻番就会再造一个中国,是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

  我们讲的最重要的就是钢材水利,你会看到电视机过剩吗,冰箱过剩吗,手机过剩吗,汽车过剩吗,尽管也销售困难,但是似乎都能卖的出去,卖给农民了,农村市场是值得关注的,你会看到中国现在房地产不行,房子卖不出去,但是你会发现今年上半年增长是家具行业,是家装行业,弄农村去了,农民有钱了也要装修一下房子,也要买家具。从居民收入增长来看中国农村是最有潜力的,于是眼睛向下向农村方向是我们要考虑的方向。包括现在网络在争论就是最后一公里。

  第二个在十一五期间我们的这个曾经是中央政府要求服务业增长速度要快于GDP2个百分点,没有做到,那但是在十二五期间我们会看到的服务业的增长速度不仅快于GDP也要快于工业生长,在2013年服务业成为第一大部分,那今年已经会达到50%左右了,我们预计大概是在2020年的时候服务业会达到50%到60%,这个服务业也不是大家传统认为的吃喝玩乐开得饭馆的服务业,他更多已经向高端转移。你们看看这几年增长最快的就是医疗产业,每年增长30%,第二个教育产业,培训市场是爆发性的市场,第三个旅游产业,就中国公民出国旅游每年超过1亿人次,当然也包括金融行业也包括互联网等等,物流行业,这都是服务业,生产性服务业是高端的服务业,这个成为中国新的增长热点,这个是投资需要关注的热点,我相信很多的PE都是关注这个方向的。

  第三个是技术进步,十一五计划没有完成一个指标是研发经费占GDP的比重没有达到2%,但是在十二五期间似乎远远超过此数,中国第一次达到这个2%是2012年,而这几年的研发经费的持续的投入,我们计算了一下,这个投入不是由政府出钱,而是由企业,78%的研发经费是企业投入的,现在劳动力变贵了,我们用机器代替劳动力,中国机器人销售全球市场第一,占全球市场的五分之一,这个是大规模的流水性的改造。我们认为中国进步最快的行业是中国汽车工业,新车车型发布给全球是同步的,车价在不断降低的,那个是劳动生产率提高的结果。那各个行业都在出现这种技术进步,大规模的设备更新和改造,这个是中国2025年中国制造升级的希望所在,前些日子海尔上市,海尔告诉我人家在佛山的工厂变成黑灯工厂,我没有听懂,就是智能生产的工厂不需要一个灯了,我发现制造业的升级比我们想象的要快。

  除此之外那正是这个技术进步也催生了一大堆为这些技术进步的中间企业,比如说北京的中关村这条街上,那很多的孵化器,很多的这些企业在那,我算了一下在去年的在中国VC投资的二分之一就发生在北京的中关村上,天使投资和VC投资都在那,不知道投资的成功里有多高,但是他成功氛围已经起来了。

  最后一点,我们发现差异正在缩小,某种程度西部的增长快于全国的平均,西部成为新的一个地区,这个西部的经济增长还不仅仅说是投资的增长,基础设施的扩张,也是高新技术进步的一个表现,其实我们看到成都似乎成为新的高新技术聚集区了,很有可能跟深圳并驾齐驱,成都成为创业的热土,我们也注意到中国最先进的纺织技术出现在我们新疆,那正是这些技术进步是这些地区的增长有可持续增长的动力,从而才有了构成了一带一路向西开放的基础。那条路2000年前就有了,但有什么用,上面就是一条路,如果没有经济发展,那条路是没有意义的,正是有了这个经济的发展,西部经济的发展才是向西开放必要的。所以说关注西部关注跟一带一路相互配套的项目,很可能是我们PE考虑的一个方向,因为我们看到很多的中国产业会往那边转移,比如说中巴经济走廊,可能很多的过剩产能中国的纺织业会在那边去,比如说中缅蒙印经济走廊,很多劳动力往那边投资,于是我们的PE从这个上面来说也不仅仅是一个投资国内企业,投资国内企业具有国际化视野的这种企业,这种企业也不一定是高新技术,很可能是传统制造,只不过他把传统的东西搬到更适合的地方去了,这个经验就像我们当年张思平市长所说的,深圳30多年改革开放,想想看当年的深圳是什么样,就是弄到箱包厂,制鞋厂,玩具厂,那时候你的劳动成本便宜,现在你会看看大量的中国企业在东盟企业的投资也是这样的,越南的工资只有82美元,而中国现在人均工资平均四五百美元,有四五倍的差距,于是我们就看到越南中国的企业向当年的外资走深圳一样开始走到这个地方,那这个是有前景的,这个是我们PE关注的,还不仅仅是高新技术,传统行业。

  以上可能中国经济正在出现新的变化,这些经济变化也意味着中国新产业的发展,总结一下什么叫做宏观调控,如果我们说这些产业是嫩芽的话,那我们宏观调控就是遮风挡雨,一旦这些嫩芽长成参天大树中国经济就可稳健可持续,而可稳健可持续,在中国人民币加入SDR的情况下,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稳定次序就有实际的意义,这个也就是方总开这个全球PE大会的原因,我们的PE不仅仅是中国的意义,可能在全球是有意义的,因为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现在变成全球的问题,以上是我的发言,谢谢。

(本文系作者2015年12月5日在2015(第七届)全球PE北京论坛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