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其他
商界不宜仿官场
作者:周其仁    单位:北京大学    时间:2016-01-01    阅读:8750次   

    我这个人讲不了过年话,想来想去,选了这么个题目“商界不宜仿官场”,希望不要扫了各位的兴,过坎怎么过,涉及到很多方面,其中一个方面是我们的观念、思维,不是跟直接怎么投资,怎么对付危机,跟策略有关,是我们的心态,是一个企业的文化氛围。

  为什么选了这么个题目?主要来自我的一些观察,因为我的工作关系,我经常跟官场打一些交道,也跟商界打一些交道,我教过的学生一部分去了政府部门工作,一部分在企业工作,当然还有一部分留在学界。我的观察不够严谨,有这么个印象,就是商场很喜欢模仿官场。

  正和岛还是不错的,他叫岛邻机构,这个词起得挺好的,官场里没有这个词。但是企业界动不动开峰会,什么叫峰会?这些都是从官场移植过来的。这个当然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它只不过间接的跟我们怎么渡过难关,怎么把中国企业做成世界一流水平,可能有一些关系。所以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简单讲讲几点思考。

  官、商究竟有什么不同?

  全世界所有文明,每个国家既有官又有商,缺一不可,一个都不能少。但是这两者关系不同国家差别非常大。首先有一个问题,人类社会为什么要有官,要有商?或者说官和商到底有什么不同?这个问题讲下去,其实蛮深的。今年去世的诺贝尔奖得主道格拉斯·诺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教授。他最后得奖的理论很大程度就是一个国家理论,就是说经济学到底怎么看市场里头的国家。

  官或者说国家,或者说政府,非常重要一个特征,就是有社会授予他一个强制权,或者更严谨讲合法的强制权。所谓权力,什么叫权力?就是有强制性。强制性用经济学看,它可以给很多成员、机构、组织增加成本。通过这一招来维持国家的主权、社会的安宁和市场的秩序。

  交税、发布命令、管制一些事情、禁止一些事情。你要违背这个禁止,后边会有一连串东西跟着来,会有处罚、罚款,可以动用国家机器限制自由,甚至剥夺生命。这是所谓我们中国人讲的“官”,这就是这套体系的一个主要特征。

  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一个文明要没有这个东西,恐怕不行。

  那么什么是商界?企业?企业的特征是自愿,再大的公司,再大的老板,手里没有强制力,不能强加给别人成本。企业靠什么发展?是基于自愿的契约,通过给人家增加价值,提供好的产品、好的服务,吸引人家掏钱来买,然后来壮大自己,获得收入,获得利润,获得资本,获得财富,同时也产生广泛的文化影响力。

  所以官、商是非常不同的,根本的不同就是强制力这种资源的配置,全世界现代文明都不能把这个力量放在商界,一定把这个力量放在所谓官界。当然强制力拿在政府手里,怎么监督?怎么平衡?怎么能够放在笼子里?这是一套现代政治学的学问,现代民主、法制发展的学问。但是这个差别是清楚的。

  商界不宜仿官场 仿不来也没必要。

  为什么我这个题目叫商界不宜仿官场?仿不了。因为无论你怎么仿,怎么看上去像,本质上强制力也不会配置给商界。你仿了以后会影响你发挥你的长处。你看“官”,它有什么特征?从上到下,第一政令要统一,令行禁止,保持一致。因为它是承载社会强制力,运用强制力的一个组织和机构。

  企业如果学了这一套,或者心向往之,自觉不自觉去仿,会妨碍发挥企业的特长。我们再看看什么是企业家精神?企业家是一种社会角色。按照一些经济学理论,主要是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的创新理论,企业家是一种社会的职能,谁承担了谁就是企业家。其中非常重要的就是企业家精神;

  那么什么是企业家精神?

  第一、契约精神;

  什么叫契约精神?契约精神就是你没有强制力,自愿的。这个产品要不好,人不买,你一点办法也没有。你只有改善产品、改善服务,取悦于消费者、取悦于顾客、取悦于客户。所以为什么要诚信?因为企业家手里别无他物,定了约要履约,不能说我公司大了,今天跟哪个领导人在一起了,我就可以这样那样,不行的。

  第二、创新精神;

  现在国家把创新地位提高了,十三五五个关键词第一个就是创新。什么是创新?不受束缚,向一切方向探索。厦门的企业家可不仅仅是为厦门人民服务的,不是赚厦门市场钱的,全天下的钱都可以打主意。这个创新精神的范围,官和商是极其不同的。

  第三、承担对应市场不确定性的决策重任;

  市场千变万化,为什么千变万化?讲到底天下的客户是最没准的,口袋里的钱什么时候掏,往哪个方向掏?严格的说没有人驾驭得了,尤其是过了必需品这个阶段。企业就是要做决定,很重的责任,这是优秀企业家必须承担的。在座各位都读过很多企业家的故事,最近有个全球新闻,做电动车的这家企业他同时做太空室,这家公司发的火箭发的空中的飞行器回收了一个火箭,这是人类第一次,而他们的当家人才31岁。31岁想的是什么问题?从人类角度来看,本世纪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他着眼可持续能源和太空开发,而太空开发目标是人类要实现星际之间永久的移民,这种思维方式中国企业家一定要看在眼里,要好好琢磨透。这是企业家精神,他跟官员思维是不同的。

  我这里没有褒贬,官员的思维非常重要,尤其对大国来说不守纪律太张扬个性不适合到官场工作,但是到企业界来工作,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不是联合国秘书长也可以考虑人类的问题,不是省长也可以考虑全省的问题,不是国家主席也可以考虑全国市场的问题,你可以跨出中国想问题。还有一个例子是马云,当年他那句话我一直很欣赏“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他是谁?当年马云谁也不知道他是谁,他又不是商务部部长,根本不是什么大官。凭什么开口就说“天下”?

  我要讲讲为什么商界要仿官场,在中国不仿也很难,因为中国大一统,所以我们这个官场的文化是非常强有力的,有极大的影响力,包括学界,也经常容易受影响,这个是我们的历史传承决定的,很难改变。

  当然学了有很大好处,整齐划一,企业也需要整齐划一,需要执行力。但是去仿官场文化会有一些代价。没有强制力的机构组织、社会分工的部门,如果完全去仿,不自觉的就被那种思想方法框住了,就麻烦了。

  什么叫生意?生意首先就是个想法。太空移民是个想法,然后他才去研究技术,怎么去把太空船放上去,怎么可以组织人类到别的星球去生存?得先有一个想法。网上购物得先有一个想法,实际底下做生意太难了,能不能让做生意容易一点?你看现在很容易,手机上点两下东西就来了,钱就付出去了,先有想法。如果我们企业家想法被抑制住,那只能仿造,只能跟随,只能看不懂的都不会做,一旦看懂就做成过剩。

  有时候一个口号压倒一切,大家一哄而上,然后就过剩产生。同时大家看一下我们的消费市场,多少东西供不应求。为什么那么多进口?为什么那么多人跑到世界各地去大手买东西?是我们产业界的想法太单一。

  创新首先是来自于对现状的某一种不满意,这个不够好用,现在生意很难做,能不能让生意好做一点?而这个不满不能说所有人都看到了,一起上,一定过剩。我们太单一的去仿造需要集中统一、整齐划一的官场文化,这对商界就是一个负担。就让我们的产品市场、服务市场很难冒出新东西来。

  当然我们还可以看看近代中国的教训,很多人说强制力搞商业不是很好吗?这么大个国家,一个主意有了以后,一个命令不就搞下去了吗?这个对,追赶经济的时候,发挥了作用。但是你看日本的经验,追到跟最先进的经济持平以后,这种原创的动力就非常重要了。

  我们到现在还是靠国家主导的后发优势,但是我们要准备另外一口饭,有些事情谁也不知道怎么做,要有人先去试先去闯,超出已有的认知范围,多数人不看好不看中,看不起看不上。也有些人敢于碰,直到做出来市场为止,现在这个东西是非常缺的。

  中国近代搞过官办企业,搞过官督商办,我们国家工业化期间有大量全资国有企业,为什么后来要改革?国企改革一个中心纲领 “政企分开”,为什么要分开?两种组织两种文化两种思维习惯。

  当然它们都是现代文明不可缺的东西,问题是我们要认清我们的角色,特别像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手里就是靠消费者自愿,心甘情愿把钱掏给你,成就我们的财富,成就我们在社会的地位,这道理要把它想得透透的,然后解放观念,解放行为习惯。

  中国人是非常聪明的,但是有的时候是会自我设限,所以今天这个机会讲这么一点意见,不是过年话,不那么好听,但是没有冒犯各位的意思,希望在过年的时候有空请各位想一想。将来不但中国政企之间是清清爽爽的关系,而且是主动发挥各个分支的组织特征,要有鲜明的不同。

  高度的现代文明有官也有商,但是官商之间是鲜明不同的,官就像个官,好官就像个好官,企业家就是个企业家,商人就是个商人,两边都可以是高质量的,共同来支撑我们现代文明的发展,共同来支撑实现中国梦,谢谢各位!

(本文系作者于2015年12月31日在厦门“2016正和岛新年论坛暨新年家宴”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