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信息经济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作者:白重恩    单位: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发布:2016-02-01    阅读:8176次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十三五期间我们的经济形势的看法。信息经济是整体经济的一部分,所以要考虑信息经济发展放到整体经济的背景之下去分析。

    我主要希望回答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我们“十三五”规划中,可能会把我们增长目标定为大于6.5%这样一个目标,这个目标是否现实可行?第二个问题是如何实现这个目标?第三是我们信息经济在实现目标中可以怎么样起到更好的作用?

    那么第一个是看这个目标定的是不是切实可行。我们要看一下经济增长的潜力,为了看经济增长潜力,一个通常的看法就是看历史上其他国家在类似的经济发展阶段,他们能做到什么,然后看我们能做到什么。

    我们要看国家与国家之间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有一些什么共同的特征,然后除了这些共同的特征就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预测。

    不同国家劳动力增长速度不一样,我们要看中国在未来五年我们劳动力增长速度会怎么样,一旦用了这个以后,我们可以做出以下预测。为什么我们要关注这个特点呢,确实是不同国家劳动力的增长的速度是非常不同的。

    比如说中国2008年之后,人口抚养比在上升,而当日本和中国2008年情况比较相似的时候,也就是说日本的劳动生产力和中国劳动生产力相对于美国的水平比较相似的时候,他们那个时候是人口抚养比是急剧下降的。同样韩国也是这样,那些国家在相应的发展阶段都是享受人口红利,而中国人口红利已经过去了。

    还有很多特点,都是中国现在和其他国家在当时不同的地方。我们考虑这些以后,我们就可以对中国的潜在的增长来进行预测。按照这样的预测方法,我们能得到的结论是,中国在未来五年,我们大致能到6.65%的增长率。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国2008年时候相对于美国的劳动生产率,是和日本1950年的水平一样的。

    日本1950年的时候正好是二战以后非常快速发展的那一个阶段,如果把那个阶段闭掉,如果从2014年的数据看,我们就会得到稍微不同的增长率,我们2016年到2020年的增长率就是6.36。我们定6.5不是完全不可能,还是有一定的可能性。但是我们要做非常非常大的努力,才能做得到。

    下面的问题就是怎么做得到。我们看到2008年到2013年之间的增长,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资本投入的增加。我们知道经济增长长期的动力来自于效率的改善,来自于全要素生产力的增长,如果持续过去的模式,很难保证我们在未来五年得到6.5%的增长率,所以我们必须要有所改变。

    我们有这样一个发现,我们过去增长是靠投资拉动的,同时也发现过去全要素增长率速度比较快。我们分析结果这两个是相关的,之所以全要素生长率比较慢是因为我们投资太多了,当投资率高的时候,就会带来全要素增长率增长慢。

    当投资率高的时候,很重要的一个现象就是同时发生的也是投资的结构变得不是那么合理。所以我们看到这种负相关的关系,主要来自于投资结构的变化。

    所以我们找到了我们过去的增长的模式,有这样一个问题。未来怎么让投资结构更加合理,怎么能让全要素生产率增加的更加快,我们就需要有一些对策。

    当然有很多需要考虑的问题,其中一个就是适应比较低的增长速度,不能再追求过高的增长速度。特别重要要创造有利于技术进步的环境,这就跟今天主题有一定的关系,我就讲信息经济。

    怎么创造有利于信息经济发展的环境,我这个地方不是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我们企业有很多事情要做,刚才讲不同的趋势,企业可以朝哪个方向走,我想从政府政策讲,政府应该做什么,我只是想列一些方面。

    第一提供基础设施,所有的信息技术、信息的创新都基于我们要有快速的数据传播的速度,而这个数据传播的速度不是某一家企业能做到的,是需要政府在其中起很重要的作用。所以基础设施的建设让我们更快,成本更低,这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尽管前面我说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太多可能会影响全要素生产率的发展,但是那种基础设施跟这个不一样,我觉得这个基础设施我们需要做大力的投资,来不断改善投资质量。

    第二是监管和创新的关系,要有适度的监管。适度的监管在信息经济中就特别重要,因为信息经济中,有这种网络外部性,往往会带来赢家通吃的情况。在信息行业会造成高度的市场集中,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垄断就会成为一个潜在的风险。

    那么怎么来平衡网络外部性带来的产业整合,和平等之间这种潜在的矛盾,就是我们监管中要特别注意的问题。可能也有很多中国的创业者也在抱怨说我们中国有一些行业,里面的老大非常强势,我们做点什么,马上就被他踩死了,这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怎么来平衡产业的整合与平等竞争之间的矛盾,我觉得这是政策制定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第二个是监管中对消费者利益以及对隐私的保护。在中国人用电脑都有深刻的体会,有一些软件实在太恶劣,他们强制叫你装一些你不想要的东西,而且装掉以后想拿都拿不掉。这样的情况需要政府一定的监管,使得这样的产品能够在垄断的情况下,还能够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第三就是行业标准,刚才有专家讲到物联网要机器跟机器之间交互信息。如果没有很好的行业标准,机器和机器难交换信息。我想有很多地方我们需要有比较好的行业标准,才能让信息经济得到比较好的发展,这是监管与创新之间的关系。

    同样跟监管相关的比如说信息安全,信息安全当然很重要,但是信息安全和创新之间怎么来平衡,也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有对某些服务不是很满意,如果你把我们的某些服务和国际上通行的服务相比会发现,我们的某些服务质量非常非常差。那么到底信息安全和创新、竞争、对外开放之间怎么找一个平衡,让我们的消费者能够得到更好的服务,让我们的创新有更好的基础,我觉得这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还有政府需要做的是,政府要带头让自己能够适应信息化的发展。比如说政务信息化,比如说如何利用信息技术来改善公共产品或者是公益性产品的提供的效率。

    刚才有学者提到教育,如何让信息技术来改善教育的质量,改善教育的效率,卫生、医疗卫生等等都是。因为这些行业不仅仅不完全靠市场,政府的教育、医疗等等方面都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所以要推动这些行业的信息化,就必须要政府在其中起作用。这是很重要的。

(本文系作者2016年1月23日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16年年会上的演讲,标题是本站编辑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