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影响中国的需求有哪些因素?
作者:宋国青    单位:北京大学    发布:2016-02-01    阅读:7321次   

       如今讨论比较多的是供给侧,这是一个新词儿,但并非一个新事儿。今天我想从需求角度来做一点分析。

  从需求角度看,全球如今大体上处在通货紧缩边缘,美国可能已经走出通缩,但只是可能,短期来说还不能说已经完全摆脱通缩。日本和欧洲显然不如美国,因此从需求角度看,全球总体状态不太好。中国GDP还在增长,但隐含的CPI全年来看大概是一个负数。如果照搬通缩的定义,可能还有些不符,但总体情况大体如此。

  比这更重要的问题是制约全球经济增长,尤其是制约中国增长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是供给方面的原因,还是需求方面的原因?我自己给出的答案是需求。谈到需求,还有一个问题很重要,过去是外部需求影响我们更多,今天是我们的需求对外部影响更多,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影响中国的需求有哪些因素呢?股市与社会融资总量都很重要。这两个力量在2015年也有一个明显的变化。2015年前两个季度我们的总需求看起来趋稳,尤其是二季度出现明显的恢复。但后面压力又重新压上来,主要原因之一就是7、8月的股灾引起的财富效应对短期需求构成明显冲击。股灾影响短期需求,这并不是一个新情况,以前也有影响。不同的是,过去股票市场波动小,社会融资总量的变化比较大,后者对社会的短期需求影响更大,如今股市剧烈变化对短期需求的影响更大一些。

  同时,今天的情况跟2007、2008年相比还有一点不同。2007年是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中国,是从外向内影响,是传导进来。如今是中国先发生变化,然后引起世界的变化,是传导出去。

  再回过头来看,我们就知道中国的总需求变化对世界影响更大,而不再是倒过来。中国的总需求从股市和社会融资总量两个指标来看,股市不确定性太大,观测难度比较大。而从社会融资总量来看,应该说不是很强,最多是勉强能够保持去年下半年的增长率,12月新公布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个情况。1月股市的剧烈波动使得总需求的感觉更弱一些。但这并不表示我对总需求是乐观还是悲观,只是根据目前的情况,把需求看得比之前淡一点。供给侧改革是个好事情,但短期对总需求影响不大。

  然后我们再看看全球的需求侧。从人民币汇率2015年8月份调整所引起的动荡来看,全球都在看中国的需求,全球分析师们都在盯着中国。中国股市变化引起的对外传导结果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个逻辑。如果我们过去谁抱怨中国在全球没有话语权,今天话语权都给中国了。但有了话语权你也高兴不起来,全世界都在等待中国的需求扩张,我们的需求呢?不仅没扩张,反而是需求萎缩,这是个不利的消息。

  为什么人民币贬值等于中国的需求萎缩呢?道理是这样的,如果中国的需求很强,我们就要大规模的进口,就会把全球刺激起来。如今人民币在贬值,需求也没强,贬值的结果就是中国要扩大贸易顺差。但全世界都希望中国缩小贸易顺差,最好逆差。今天看看全球谁能接住中国的顺差?具体举个例子,中国人跑到日本买马桶,很重要的因素是前段时间人民币升值,日元贬值,不光是我们自己没有好产品问题。这段时间日元对人民币升10%,这类报道就少了。

  再进一步说,人民币汇率贬值如果在全球景气周期里,在美国、欧洲、日本都面临通胀时,我们扩大顺差还能帮他们治理通胀,问题是今天他们也面临通缩,情况较好的美国也最多刚刚走出通缩,日本、欧洲能不能自保都难说。所以人民币贬值在全球需求都疲软的情况下,短期也许还有点可能,有点压力,但长期显然难以持续。

  资本要看的是长期回报率,如果中国经济真能稳住并二次起飞,资本一定会回来,你还得赶快把兜里的美元再换回人民币。如果中国经济能平着走,风险还有,但不大。如果一路下去,事情真的就难说了。

  这几年我一直在关注长期投资报酬率,就目前情况来看,全社会算总账,中国投资报酬率比美国还稍高一点。但中国的投资报酬率在快速往下走,而且面对这个大趋势目前还看不到好办法,而且是一个长期趋势。如果用悲观的分析,接下来会有一波一波的资本外流,如果用乐观积极的分析,美国还真接受不了这么多的中国的投资,2014年中国国民净投资是美国的5倍,中国的国民净储蓄2014年是美国的7倍,在这两个数据量级上,美国相对中国还只是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中国这个大胖子要跌倒了,幼儿园小朋友扶不住,所以还得靠中国自己,得中国自己把需求稳住,把信心稳住。

  最后再说一句,有阴影必有光明,中国经济也是如此。去年石油价格下跌,铁矿石价格下跌,我们节省12000亿,铁矿石价格如果再腰斩,石油再往下走,我们能省出更多钱,这是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