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体制改革
建议构建深圳东部辐射中心
作者:王一鸣    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2016-06-28    阅读:8097次   

       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受邀参加这个研讨会。“东进战略”,我也是几个月前才听说这个概念,所以今天也谈一些认识。

  首先,这个“东进”的含义是什么?我的理解,“东进战略”不是深圳西部产业向东部转移,我们经常说深圳“西重东轻”那是不是意味着要把西部产业调整到东部去呢?我觉得“西重东轻”有它的内在逻辑,它有一个历史性的选择,也是符合经济规律的,因为深圳的西部跟香港的关联度更高,它之所以产业向西部集聚,它有它的经济规律在起作用。

  东进战略,实际上是要重构一个系统,就是重构深圳与粤东的一个中心和腹地的系统,那么我们怎么去架构这个系统。深圳要建立这个中心和腹地,那么他需要在西部来配置一个新的中心,那怎么来架构这么一个系统,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从更宏大的视角来看,深圳2000平方公里,2000万人口,确实是已经膨胀到它自己这个行政区域已经容纳不下了,它的经济活动需要突破它的行政边界的约束,所以我们需要在更大一个范围去架构一个圈层的结构,这个圈层的结构,我想它是深圳--深莞惠++河源、汕尾“3+2”经济圈--粤东区域,它是这么一个圈层的结构。

  从更长远的时间当中来看,我们可能是要构建一个东岸的巨型的城市群(带),当然我们现在初步可以叫城市群,但更长远来说它是一个城市带。因为从全球范围来看,未来中国会形成巨型的城市带,因为中国人口比任何一个经济体都大。随着经济的发展,经济的密度也在提高,那么这种经济的集聚性,这种基本的态势还没有改变,就是它还在向集聚方向发展,还不是向分散方向发展,所以它未来会形成一些巨型的城市带。

  从广东的格局来说,深圳的一些腹地它会跟广州的腹地重叠,就是在传统意义上,如果你过度的在西部的话,它的腹地范围跟广州的腹地范围是重叠的,它没法足够的展开,所以我们需要更往东面去架构西面的腹地,去建构一个中心和腹地的系统。所以我们这个巨型城市带是这个中心腹地系统和这个圈层结构的整合。在空间结构上我们理解应该是这样的。

  那么,架构这个系统也是深圳自身发展的需要,我说了深圳它的行政边界已经很难融下了,它的经济的膨胀,外来人口的迁移,要素成本的提高,它已经很难融下。那么深圳未来也需要一轮结构调整和动力转化,实现凤凰涅磐和能级提升,所以深圳东进战略不简单是发展的问题,东进战略是深圳自身转型升级的内在要求,应该有更宽大的视野去看待这个东进战略。

  东进战略,也是要使得深圳通过城市转型升级来建成更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化的城市,我们深圳是国际化发展水平已经到一定程度,随着中国位势的提升,那么深圳能够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我们说深圳的能级需要进一步提升,它需要有更强大的辐射力和国际高端要素的配置能力,那么我觉得东进应该是着眼于深圳自身提升的需要。

  深圳要逐步跻身到全球城市网络的体系里面去,它要成为一个重要的节点,而且深圳和香港的整合它一定会在全球城市网络这个架构中会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现在它的瓶颈是腹地资源没有足够的展开,所以东进战略也是为了深圳去拓展腹地去创造条件,只有有更宽大的腹地资源,那么深圳才会有足够的发展空间,才能够更好地去提升深圳的能级。

  拓展腹地空间,自然就意味着部分非核心的功能要向外输出。我们传统的制造功能,特别是中低端的制造,早年深圳早期发展的加工贸易,这种中低端制造自然要外移,这种外移是规律使然,随着你要素成本的提高。重要的是,你能不能虽然这种外移使你的产业能够有提升,你的能级有提升,而更加聚焦于深圳的的它的核心功能。

  当然,我们说东进它是深圳转移内在需要,当然从更大的尺度来说,也是带动粤东地区发展的需要。它的目标模式应该是形成一个区域市场的共同体,就是我们看好广东的发展,我们珠三角大概占70%,珠三角东岸又占70%,深莞惠大概是37%,深圳24%,大概是1/4%,而粤东1/10,我们2000平方公里就占了广东的1/4,而粤东这么大的范围,6个城市只有1/10,这就是巨大的落差,所以这就是我们拓展发展空间和腹地空间一个潜在的市场。

  二、“深圳东进”的战略选择

  我的理解,我们要以最新的理念,我们现在提出“创新、协同、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以“提升、联动、融合、共赢”为方针,以“规划共绘、交通共联、市场共建、产业共兴、环境共治、成果共享”,深圳是发起方应该去主动的谋划,当然我们今天这也是主动的谋划,去谋划、去对接,去寻求错位的发展、寻求合作共赢,去打造以深圳为龙头的珠江东岸的巨型城市群(带)。这个是东进从更宏大的视角来看它本身应该具有的战略内涵。在更大空间尺度上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我觉得战略架构,它从核心到外围,有几个战略的步骤:

  1、构建深圳东部辐射中心,就是这个辐射中心它的功能定位是什么?需要很好的去规划。如果是龙岗和坪山,它跟盐田港(6.330, 0.11, 1.77%)是什么关系,我觉得现有的成果里面还没讲清楚。这个辐射中心一定是一个枢纽性的地区,它是要素和货物的配送、集散一个枢纽,那么它跟盐田是一个什么关联关系呢?它也是要承担深圳东进向更大尺度空间辐射的一个桥头堡的功能。

  2、需要打造核心板块,我们叫深莞惠,实际上某种意义上说是以深惠为主体,然后再延伸到东莞。就是我们把我们这种制造功能逐步的外延,深圳以后更加聚焦于研发、设计、标准、供应链管理,物流的中心,然后品牌的塑造,就是制造功能逐步要向这个核心区外延。

  3、建设外围区,就是除深莞惠以外更大的腹地空间。现在我们有一个板块,就是深汕合作区,这个合作区是一个试验,它如果能够成功,就为我们下一步向更大的空间范围拓展就积累了经验,就是它是我们的一个拓展空间和探索东进路径的一个试验场,通过这个试验,我们要粤东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来形成联动的发展模式。只要这个腹地能够足够的展开,深圳的东部这个板块,龙岗和坪山它自然就会形成很强大的功能。这个板块能不能形成,取决于腹地能不能足够的展开。

  战略重点,有三件事:1、提升深圳中心辐射功能。就是东部这个中心的辐射功能;2、推进核心区一体化建设。就是深惠莞,某种意义上说是深惠莞;3、促进外围联动整合发展。

  1、提升深圳中心辐射功能。

  我们要打造深圳东部的CBD,这个CBD不是着眼于深圳的市域范围,它是更大的宏观尺度,是着眼于深莞惠,然后着眼于辐射到更大的腹地空间,就是粤东地区。所以我们首先要解决这个问题。

  其次,我们要有足够的辐射能力,必须形成一个综合的、立体的交通枢纽,有足够的物流配送能力,而且为以后粤东形成一个高密度、高强度的通道,这个货物的通道,能够创造条件。所以这个立体的交通枢纽怎么架构,是以盐田港为基础呢,还是怎么架构,也需要深入的研究。就是我们未来的这个东部CBD,这个港跟这个枢纽是什么关系,我们也需要再充分的研究。

  我们要依托盐田港,因为盐田港是我们货物流最大的节点,形成多种运输方式的有效衔接,现在国内实践比较成功的就是上海的虹桥机场,它是高铁、公交、高速公路在一个垂直面上无缝的衔接,就是我们未来能不能塑造这么一个枢纽空间,如果我们的CBD在龙岗和坪山,枢纽在盐田,就是它可能是不重叠的。另外,我们还在讨论所谓的第二机场,就是它是不重叠的。我觉得这里面的关系也需要再深入的研究。那么,打造这个枢纽也有利于深圳能够成为我们未来开放之中的海上丝绸之路,成为一个重要的节点城市。

  所以综合交通枢纽它的核心是强化枢纽的功能建设,如果是一个国际化的节点城市,它一定要有大物流的这种快速的运输方式,那就是航空运输,所以我们也需要去谋划空中运输,机场要不要去谋划,当然这涉及到珠三角的空域管制,我们这么小的一个地域反应已经有5个大型机场,还不包括小型机场,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没有研究透,还需要重新的去深入地研究。

  2、推进深莞惠核心区一体化建设。

  这个核心区未来它的功能定位是要从全球的生产网络节点转向一个创新的网络节点,就是创新型产业的这种网络节点,它也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转型。深圳是具有很强的创新要素的集聚力,整合了很多高端的创新要素,那么现在怎么去探索建立一个跨行政区的开放式的产学研的一体化发展模式,使深圳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呢,它也需要莞惠共同的来塑造,塑造它这种功能。所以这个我觉得它这么调整,包括深圳自己产业的调整,和深莞惠整体的调整,它是需要统一去谋划的。

  深莞惠是全球化的加工制造基地,很多企业回来,就是因为我们深莞惠有强大的零部件配套能力,它能最大程度降低生产成本和物流成本。而这个板块的提升,关键要素的创新,就是研发和创新能力,来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新的引擎,这个对核心区它是关键。

  要成为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这种新的生产模式策源地,只有这样它能成为国内经济重要的引擎。当前要配合国家的智能化制造,就是《中国制造2025》,就是这种智能制造和互联网,融入产业发展,成为创新型的生产基地。

  3、促进外围区联动整合发展。

  从东部的辐射中心,到核心区,到外围区,就怎么去联动整合。我们可能今天谈论的很少,我们关注的还是自身,实际上我觉得只有更大的空间尺度,只有更宽广的战略视野,你龙岗坪山这个中心的塑造不在于你自身,在于你有没有足够的辐射的空间尺度。

  所以我们现在很重要的就是去打造深汕特别合作区,而这个合作区,我开始说了,它是要去探索这种路径,积累经验,为更大范围的展开去创造条件。其实这个合作区里面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GDP怎么分享,它是“飞地”,我们深圳在管理,它跟就业是个什么关系,财税深怎么样,它都需要去探索。我们不能寄希望于行政边界,包括有的人说能不能直辖,能不能按有的城市划过来,它需要在既有框架下我们去怎么找到新的模式,这个需要去探索。深汕特别合作区如果能够成功,为粤东整合发展积累经验,有效拓展粤东空间。

  为了拓展和发展,我们还要建立粤东轴带系统,这个也需要规划。它是中心辐射轴,然后逐步形成一个经济带,就是这个轴带系统你怎么去形成,这个也同样需要很好的去谋划。

  三、战略路径

  就是我开始说的六个方面:

  第一,规划共绘。

  1、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东部辐射中心,或者说东部CBD主体功能的整体规划。就是它未来是怎么样,它跟已有的两个中心是什么区别,这个是需要很好的去谋划。

  2、加快编制深圳都市经济圈规划。

  3、对粤东巨型的城市群(带)我们要多方参与,来共同规划。

  4、在这个基础上有了整体的概念以后,我们再制定专项的规划,包括交通、产业、生态的,包括其他领域的专项规划。

  绘制蓝图是我们启动这个最前提的条件。

  第二、交通共联

  1、加快大通道和交通网络建设。我们需要一个高密度、大强度的一个物流的通道。

  2、现在粤东的高速已经很拥堵,建设的也比较早,是改造呢,还是重新架构一个新的物流通道,这个都需要去研究,为拓展和延伸我们的腹地来创造条件。

  3、加快构筑市经济圈交通网。

  4、加快综合运输枢纽建设。我们深圳是一个最大的枢纽,但是如果要有效拓展的话还需要其他的枢纽,在这个通道上需要有其他的枢纽来进行配合。

  5、推进区域交通共建共联。

  第三,市场共建。

  我们拓展这种腹地空间,最重要的是能够扩大我们的要素配置空间和资源的配置能力。

  1、共构区域统一开放市场体系。这个是我们东进最核心的内容。

  2、共构区域市场秩序。

  3、共构区域信用体系。使得要素能够充分自由的流动,流动是优化配置的前提。

  第四,产业共兴。

  1、强传统优势产业拓展和延伸。这个区域原来都有优势的产业。

  2、加强制造业的分工合作。以市场为基础的,高技术产业的一体化发展,现代产业的联动发展,还有包括大量民营经济的合作。所以这个我们都需要产业共建,通过产业共建来提高它的融合度和整体性。

  第三,环境共治。

  我们这个环境包括一体化的、一流的制度环境,也包括一流的开放环境,也包括一流的生态环境,就是我们这个环境应该是要广义的概念。

  最后,有没有成果,关键在于能不能建立一个多赢的体制,所以我们说能够共享这个区域合作的成果最为重要,那么这个成果的分享不仅仅包括经济资源的分享,更重要的就是社会成果的分享。就是包括我们的教育、科技、文化、卫生和公共资源的分享,建立一个共享的机制,也是我们能不能有效东进的关键。

(本文系作者2016年6月25日在第二届“深圳东进战略专家研讨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