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曹远征:借力"一带一路"推动沿线多边使用人民币
发布:2017-06-05    来源:网易财经    阅读:433次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2017年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在接受网易财经连线时表示,“一带一路”地区,包括亚洲地区存在“货币原罪”,这原罪表现了三个错配位。第一是“货币错配”、第二“期限错配”、第三“结构错配”,而这三个错配是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发现的,从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亚洲国家就开始为纠正这三个错配而不断努力。

  中国作为“一带一路”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一带一路”地区最大的贸易体,那么就成为这些国家的首要贸易国,所以,人民币成为一个通用的货币就非常具有意义。从目前来看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非常之迅速,让我们感到瞠目结舌,进展远远超出当年的预料。

  相信随着“一带一路”的推进,沿线国家合作会越来越紧密。如果能在这个多边双边的自由贸易区中心使用货币选人民币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人民币开始进入新的阶段,开始多边使用。

  以下为连线实录

  网易财经:众所周知,“一带一路”峰会是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必将涉及到关于人民币国际化的问题。作为经济学博士,您是如何看待人民币国际化的呢,特别是在一带一路上起到的作用呢?

  曹远征董事长:人民币国际化不仅仅是当前对“一带一路”,将来也有很多的帮助,而且它的产生有它比较深刻的原因。其实我们看到在二十多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这个地区就一直在讨论如何来发展本地金融问题,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你会发现在“一带一路”地区,包括亚洲地区存在一个我们称之叫“货币原罪”,这原罪表现了三个错配位。

  第一个就是“货币错配”,所谓货币错配是指这些地区国家都是出口导向型国家,而且相互之间贸易很大,但是用的贸易计价结算工具是第三个货币,我说本地区的;第二“期限错配”,这个地区的国家都是经济高速增长国家,当然需要有大量资本支持,问题是第一流入资本不是很多,第二它是流入的多半都是短期资本,而短期资本不能支持长期经济的发展,反而有风吹草动,短期资本撤出会对本地经济带来更大影响,这是它的情况;第三“结构错配”,就是投融资和储蓄那些错配,本地区都是储蓄的比较高的国家,但是由于金融机构设施和金融市场以及金融机构能力比较差,就是本地储蓄并不能动员出来为本地所用,相反本地的储蓄流向海外,然后由海外暂时再反筹到这个地区,这就形成了投入储蓄和结构错配,比如说本地外汇储备基本都是在美国,然后还有再从美国反筹回来,形成对这地区的直接投资。那这叫三个错配,这三个错配是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发现的,从那以后亚洲国家就开始为纠正这三个错配在努力。

  如果你要关心一下你就知道,这就是2003年就开始建立的清迈机制,这是中国、东盟、韩国、日本的,就是来解决它这些问题。那么如果要解决货币错配,也就是说本地区的交易需要和本地区的货币,这就本地化进程,那么人民币国际化就是其中的一个产物,因为中国是本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也是本地区最大的贸易体,那么就成为这些国家的首要贸易国,它的货币作为一个通用的货币,就是其中应有之义。第二就是纠正期限错配,那么除了本地化以外,还有一个期限是不是更加合适,能动用本地资金为本地金融建设服务,那我们就看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就这个问题,基础设施需要更长期限的资金,所有的金融机构不能满足,所以它比较抗拒金融机构,然后是来满足这件事情,这就是亚洲基础设施产生的背景,基础设施需要更长期限。通过各个金融机构的发展和本地区经济的活跃,那本地储蓄能被动员出本地投入服务,这也是其中应有之义。

  上面是沟通了人民跟国际化的国际需求。那么自从2009年7月2号,整个人民币从跨境贸易结算开始,到目前为止,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非常之迅速,是我们这些参与者也都是瞠目结舌,应该说进展远远超出我们当年的预料。从目前看来人民币国际化,它基本上具备了国际货币执行的全部轮廓,全部成功的这些轮廓,这个国际货币上比如说三件事儿,第一个它一定是在国际贸易中,特别是在贸易的计价和结算中间使用该种货币,第二个因为计价的结算一定是头寸产生要头寸产生一定得需要有一个对头寸的安排,这就变投融资工具了,那么就是投融资货币。那么第三,这也是投融资它一定反映有价值,价值承担者,就会变成一个储存手段,那么这个时候它就会变成储备货币,人民币现在储备货币。

  我们看到贸易结算方面,人民币在高峰年份,比如说2015年大概占整个全球兑换贸易的25%,四分之一使用人民币的。那么在跨境投资方面,人民币的比重是超过100%的,那么这意味着不仅外商兑换投资,而且公共企业向海外的投资都使用人民币实现的。第三,现在人民币已经开始成为一个储备货币,被各国的储备当局所青睐,那么说它开始初步具备了全面功能的轮廓。从利益上来说,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非常快,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它的一个阶段特点,到目前为止,人民币的使用是双边的,那么能不能多边,换言之比如说,韩国给泰国做生意使用人民币,那就才叫真正属于货币了,那么这一阶段它才是展开的。那么相信随着“一带一路”合作紧密,它是多边双边的自由贸易区,那么这个自由贸易区中心使用货币,如果选人民币的话,那么就意味着人民币开始进入新的阶段,开始多边使用。

  网易财经:在亚洲大多贸易是在本区以内,但是使用的货币都不是本地货币,而是区外货币,主要为美元。当然,谁都希望“一带一路”沿线地区货币不存在错配,但是目前存在这样的一些问题,那么您个人有什么看法和建议?

  曹远征董事长:亚洲“一带一路”地区从地理上六十五个国家,占世界人口的63%,是投资贸易增长最快的地区,而且它全是用美元,美元中间不是本地货币,它一定是错配问题出现,错配表现在哪儿呢?一旦美元供应不足,然后这个地区的生意没法做了。金融危机就是这个问题,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是美元的流动性出现严重困难,就是出现了美元国际贸易的严重伤害。这就是错配问题,所以这才是本地化进程,本地化进程中间选用哪种货币,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只不过我们说在本地化进程当中,中国是最高的贸易对象国,所以它的货币被选中结算货币是可以理解的。其实九十年代的时候日元曾经有这个迹象。

  网易财经:本次“一带一路”峰会涉及国际贸易,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国际商业的一些方面要成熟于大陆同行。请问曹博士香港应如何把握“一带一路”战略的契机,未来在人民币资本市场中大有可为。

  曹远征董事长:从当代来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已经不在仅限于是工业了,工业已经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几乎差不多在经济中的比重一样的。唯一的区别就在金融市场,金融的发达程度,这是构成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区别。在“一带一路”地区,你会发现香港是很重要的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那么“一带一路”需要有国际上面的合作,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发挥作用就是其中应有之义了。其实在人民的国际化中间,就是借助香港来发挥作用的。如果要仔细研究一下你就知道,香港地区对人民币的安排,它是特殊的模式,我们叫清算行模式,这区别于上海的所谓代理行模式,那么正由于清算行模式出现,才出现了离岸金融市场,离岸金融使得人民币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发挥重要作用,比如说股票债券,甚至各种衍生工具。由此就为各国提供使用人民币作为投融资工具来说起到更重要的作用。香港也成为最大的境外人民币市场,正因为香港这种成功的经验,所以才被其他各国所效仿。然后才有了伦敦市场、纽约市场、新加坡市场,以及巴黎和法兰克福的离岸人民币中心,都是清算模式的安排。总的意义上,香港在人民币国际化这个过程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有了特殊地位。

  “一带一路”其中是有海上丝绸之路,东盟国家是对海上丝绸之路最重要的一个地区。而且东盟又是跟中国是自由贸易区,是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19亿人口,那么香港作为这个区中间金融中心,那么会在海上丝绸之路方面发挥关键性的作用。

  网易财经:另外,除了在国际贸易中有所担当之外,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要在中企走出去的过程中“保驾护航”。请问您是如何看待中企走出去给香港带来的机遇,又该如何抓住机会呢?

  曹远征董事长:强调一下,我们说的不是国际贸易,是投资贸易自由化,是包括投资。因为讲贸易,它已经不是商品贸易了,它是个要素之间的贸易,是生产要素的贸易,那么其中金融又是它做这种贸易投资自由化中间很重要的工具,是投融资安排,但不是贸易融资。

  其实在香港回归以后,咱们的央企包括中国企业利用香港资本市场的热情一直在高涨,你会看到大陆的这些企业,尤其是央企,海外上市首选地就是香港,那么香港由此就变成中企的融资中心了。显然,如果在香港注册,那么这就是在“一带一路”金融中心能有活动,那么它向外辐射就相对容易一些,这就是“一带一路”以后更多的中企开始考虑在香港设立公司,在香港开始从事包括融资在内的各种各样的国际经济活动。那么以次为基地想对“一带一路”扩展,尤其是海上丝绸之路方向。

  网易财经:中企加大走出去的步伐,会遇到一些“水土不服”问题,也会摊上麻烦。如何减少相关问题是企业管理人都关注的问题。对此,您对这些中企有何建言,如何趋利避害?

  曹远征董事长:几个概念,第一“一带一路”不是一个纯粹的地理概念,它实际上是一个理念,这个理念是跟过去的全球治理理念有重大不同,过去全球治理理念基本上都是非黑即白,有原则性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符合原则就得受到惩罚。那么“一带一路”最重的概念是和为贵,是通商为上,是包容性发展,然后说是有什么事儿咱们来谈,咱们来沟通,咱们共同协商找出解决的办法。以经济发展为目的,这是跟过去里面有重大不同。所以“一带一路”愿景行动中间他讲的是五通了,是“通”了,而不是说是一定要有一个泾渭分明的某种原则,是包容性化的理念。

  对中企来说第一件事儿就说是它坚持这个是包容性发展,包容性的发展中间然后来获得自己发展的机会,然后来壮大自己。什么叫包容性发展?举例来说,跟泰国的高铁换大米,这就是包容性发展的案例。按理说高铁你要么给钱,我来给你修高铁,那没有钱这事儿就干不了。那么包容性发展说你有大米,咱们用大米来做一个项目,这也是一个可以考虑的事项,这就叫包容性发展。我想这是中企要坚持的一个理念。

  第二就地理来说,甚至包括地理以外的事情,我们知道“一带一路”它是跨越世界很多文化,很多地区,那么各地的风俗习惯、法律法规、风土人情都很有差异,这就是我们说要坚持包容性发展的问题。但一从事你会发现这个差异会遭受很多的风险,那么防范风险也是在“一带一路”中间应该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考虑事项。所谓防范风险不仅仅是要认识风险,更重要的是识别风险,能用手段去化解它,去防范它,那么这就需要有多重的安排。举例来说,在一些落后国家,比如说像巴基斯坦、阿富汗那些,它的社会发展不是很高,它可能还有很多习俗,可能找当地的部落来讨论问题,比找政府更能体现这个问题的实质,更能解决项目的进展。那么从这意义来说呢,这是化解风险新的手段和好的做法,这就要求你在深刻的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社会结构。从这个意义来说,你会看到“一带一路”中间第五通就是民心相通,一定要在民心相通基础上,然后你才能做到“一带一路”的发展。这是跟其他的所谓经济、文化、体制比较成熟的国家很大的区别,这就是防范手段的一个办法。

  第三,对中企来说,“一带一路”是新的环境和新的项目,那么它一定就是要有多方协作。“一带一路”是命运共同体,它不是一个中国单打独斗的事情,那么一定要当地、要跟第三国、要跟“一带一路”的沿线这些区域有紧密的沟通和合作,那么是大家一块儿共建共享共赢的一个过程,要避免说是单打独斗这种局面,我想这是防范风险更重要的,大家主动承担,风险就会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