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中国当前经济的主要矛盾是什么?
作者:夏斌    单位:国务院参事室    发布:2017-08-06    阅读:297次   

到了半年之期,决策者和市场投资者都很关心宏观经济,研究判断上半年走势,提出下半年的政策建议。目的都是为了一个,为了确保中国经济稳定、健康、持续的增长。一般来说,传统分析都是三驾马车的分析。投资、出口、消费怎么样?这是短期分析,是总结上半年,预计下半年。经常用的都是“触底反弹”,“探底”、“企稳”等等这样的词语。

 

我想说,这半年来,中国经济走得不错,很不容易。这方面今天就不多说了。但是,若是长期分析,GDP增长定的目标是6.5%以上,我们到了6.7%,甚至更高一些。或者比6.5%甚至更低一些,这就是判断持续健康增长的唯一目标?

 

从长期稳定增长看,而不是短期分析,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健康的发展,当前主要困难是什么?主要矛盾是什么?主要风险是什么?它的困难、矛盾就是差在GDP零点几个百分点上吗?好像不是。这是讲传统三驾马车的分析。

 

如果从问题导向分析,而不是“三驾马车”式的分析,应是什么样的分析?我们政府提出的目标任务是,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防风险、惠民生,提了5个方面。这5个方面之间是什么关系?

 

中国经济只有持续稳定地增长,政府收入、企业收入、居民收入才能提高。只有三者收入提高了,那么“惠民生”中的民生改善就有了物质基础。针对当前中国经济结构的不合理性,经济结构要调整,供给侧要改革。只有加快调结构,结构理顺了,经济才能保证持续稳定地增长,而不是临时反弹。这是讲结构和增长的关系。而调结构,怎么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通过改革,改善政策制度,只有改革才能调整结构。

 

以上讲的四点中间,增长、结构、民生、改革,相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最终目标是什么?6.5%是讲政府的宏观经济调控目标,经济发展的最终目标是提高人民的福利水平,是惠民生。因此,相对最终目标而言,改革、结构调整,都是动力,是手段,是工具,不是目标。最终目标就是让国民生活水平提高。这是我们抓改革、调结构、稳增长的最终目标。

 

但是,国民经济是一个动态的持续的运营过程,我们今天的经济运行,是延续了昨天经济运行的轨迹,是昨天运行的结果。这句话怎么说?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增长,近十年,正好是十年,前一周期的最高峰,是2007年,GDP增长14.2%,慢慢下行到目前的6.6%。GDP增速在不断下行调整中,而全社会总体债务率,2015年据预测计算,2015年248%,2016年上升到了260%左右,说明投资效率在下降,新增资本产出比率在下降。

 

又鉴于我们的改革转型以及新旧动能机制的转化,是缓慢、渐进的过程,M2增长余额累计到160多万亿,投放了大量货币。面对这样的货币存量和大量的债务,动能转化、改革结构调整是缓慢的过程,所以,市场逻辑决定了,当经济增速下降、企业收入减少和支付风险的出现是必然的。因此我们要进一步确保经济持续稳定健康的增长,市场出清和释放一些风险是必要条件,是前提。否则,国民经济难以持续健康稳定的增长。因此,经济中稳增长这一主要矛盾,自然就会转化为稳增长和防风险的矛盾。因为只有风险释放,市场信号端正了,才能真正稳住长期的增长。但是,如果隐藏的风险问题处理不好,也会酿成系统性风险的爆发,葬送经济稳定的大局。也就是说,风险不处理不行,处理不好也不行。

 

正是在这样的环境背景下,今年四月底,中央政治局开会研究金融问题。政治局专门开会研究金融问题。以前好像没听说过。这说明什么?这次会议提出了,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稳增长中把金融问题提到了新的高度,充分认识到了金融风险问题的现实严重性。我们要稳住经济,就要稳住金融。而且指出了要正确把握中国当前的经济态势,必须处理好稳增长和防风险这一对主要矛盾。根据中央政治局指示,央行发出的声音是:要小心把握去杠杆和维持合理流动性两者间的平衡关系。也就是说,金融监管要加强,金融改革要深入,去杠杆要继续,但是必须要维持金融体系的合理流动性,确保在处理稳增长和防风险这一主要矛盾中,坚决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由此看很清楚,要处理好这对矛盾,按照毛主席的观点,主要矛盾是稳增长与防风险的矛盾,主要矛盾方面是什么?我认为是在释放系统性风险这一方面。众所周知,系统性风险因素实际上已存在很多。我们不主动去释放,肯定没有中国经济稳定增长的未来。而如果拿捏不好释放的力度,让风险迅速传递,就会中断稳经济的大局。比如,金融领域过去几年中曾经部分的无序创新。两个月前,各金融监管部门又争先恐后地加强监管力度,缺乏新的监管协调。马上引起了社会上对2013年“钱荒”的恐惧记忆。

 

所以,当前我们要警惕国际经济领域中产生的“黑天鹅”。我认为,我们也要警惕国内的“黑天鹅”。可能在哪方面?一个是房地产调控已经发展到了“五限”,我们要警惕市场上形成预期一致而产生的结果。二是即便是亡羊补牢,我们也要加强金融监管,这是形势所迫。但是,面对已经积累的大量金融风险,我们要讲究监管策略,政策转化中要讲究策略。要警惕由于各监管部门的协调不力,而造成不该有的经济剧烈震荡,对经济稳定带来重大冲击。因此在总体上,为应付可能会飞来的黑天鹅,我们一定要未雨绸缪,要有总体谋略。

(本文系作者在新供给2017年第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