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宋晓梧:养老保险不能单独讲
发布:2017-10-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网    阅读:228次   

      很多国家搞个人账户真正的积累制搞不下去,主要是转制成本不好解决。我认为应该把强制积累型的个人账户从第一层次中拿出去。我在1996年出版的《中国养老金改革》和2000年出版的《中国社会保障体制改革》两本书里,都提出来要把积累制的养老金从第一层次中划出去。 

  国际劳工组织和社会保障协会的专家们更强调的是,国家法定的基本养老保险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抑制一次分配的差距。在这方面,世界银行和智利的经验很少强调,以至于到现在,国内还有很多人强调养老保险刺激经济发展,养老保险怎么调动个人积极性,而忽视了国家法定基本养老保险要不要去抑制一次分配的差距。 

  关于NDC在中国是不是合适的问题。个人缴费8%的那部分,或者5%,变成NDC,用NDC的办法使之更加公开透明,我觉得有一定的可行性。如果说把整个职工的基本养老保险都变成NDC,其再分配的功能就没有了,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一个问题。因为NDC对于同代人、高收入和低收入之间的再分配基本上是没有的。NDC存在逆向再分配。这对瑞典来说不是大问题,因为它人口少,社保体系有零支柱,收入分配差距没有那么大。不能单独讲养老保险,要放到整个国家宏观经济和社会背景下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