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美国经济政策走向有4条是大概率事件
作者:许善达    单位:联办财经研究院    发布:2018-05-16    阅读:9578次   

美国经济政策走向有4条是大概率事件。

01

第一条是美元加息和缩表

实际上在特朗普就任总统之前美元就加息和缩表了,还要继续加息和缩表。就这个问题,最近美联储发出的信号已经非常清晰了。从历史上看,美联储对美元加息的判断,一般都基于美国的经济发展形势。在他们看来,当美国的经济增长达到2%就算是很热了,就要通过加息给经济降温。前几年美国的GDP为百分之一点多接近2%,特朗普总统执政已经实现百分之三点几的增长。为实现这个目标,他还要出台一系列的政策。所以说,最近一段时间,美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肯定不会是下降的。如果继续上升,那继续加息就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美联储加息缩表对中国至少会产生两个比较大的影响:一个是国内的货币政策。因为我们国家发货币很大一部分是基于我们的外汇储备。所有外汇都要由我们人民银行收购,然后把人民币放出来。所以说,人民币M2占GDP很高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外汇所放出的货币数量非常大。大家知道,现在我们的外汇储备已经降到3万亿左右。也就是说,人民币发行的量可能不再增加甚至会减少,这个会对我们国家的整个经济发展产生什么影响呢?有的专家说,中国的杠杆率和增长率是正相关的,要去杠杆就会使得GDP下降。大家知道,2015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说,去杠杆就是“三去一降一补”。2016年的经济工作会议对于去杠杆又加了个前置条件,说是在维持总杠杆率不变的前提下降低企业杠杆率。言外之意,就是说政府和居民的杠杆率可以适当提高,但总杠杆率不能再提高了!这跟2016年5月份《人民日报》权威人士谈中国经济是有所呼应的。然而,去年的杠杆率并没有降低,怎么做才能在政府和居民杠杆率有所提高的前提下降低企业杠杆率呢?这是一个挑战。这和我前面讲的由于外汇发行人民币的数量会大幅度减少就有联系。所以,2017年我们国家的货币政策特别是货币这个量的变化,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

美元加息的第二个影响是,美元一加息,全世界的资金都会向美国流动。我想在中国也会有一部分资金流向美国,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资金。因为国有资本往哪里走,不是企业看哪儿好就去哪儿。但是我相信民营企业的资金,有一部分会随着这个趋势而流向美国。去年,我们的经济增长为百分之六点几。在投资领域,主要是靠国有资本支持的,民营资本投资增长率只有3%左右。而在国有资本投资里面,有一半以上是靠所谓的基础设施建设。应该说,像高铁、地铁这种投资在短时期内是没有盈利、没有回报的,正是这样一种投资格局支撑着我们去年的百分之六点几。2017年,我们的民营企业有多少还在国内投资,这就是一个大问号。如果民营资本投资增长率仍然不高的话,那整个经济增长依靠什么来实现?这个就需要整个来判断、来考虑、来统筹。

02

第二条是贸易战

特朗普在竞选中说要把我们确定为汇率操控国。如果他把我们确定为汇率操控国,他就会给我们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增加25%的关税,这是美国法律规定的。但他有一个困难,就是他那个汇率操控国的定义有三条,现在我们对上了两条,有一条对不上。所以,他要把我们定为汇率操控国,在法律上还有一些障碍。但是,我认为,他即使不把我们定为汇率操控国,他也要采取反补贴、反倾销等贸易战手段,对我们出口到美国的一些商品加大关税。

目前他刚刚上台,大部分精力在处理国内特别是竞选中的一些遗留问题,还没怎么顾得上我们。他和他的班底已经在布局了,其中有两个信号值得注意:

一个是今年1月30日,也就是特朗普就任总统第10天,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终裁,说从中国进口的大型洗衣机对美国相关产业造成了实质损害,决定对中国厂商征收32.12%至52.51%的反倾销税。

一个是2月2日美国商务部裁定,从中国进口的不锈钢板和钢带获得了补贴,并以低于合理水平的价格在美国市场倾销,所以他要加75.60%的反补贴税率。这两项加税幅度比那个汇率操控国还要大。我认为,这事还没完,未来他还会选一些商品来加关税。

从这两个信号看,这么大的关税,基本上是宣布美国要对这些商品进行彻底封杀。这是贸易战的一种形式,汇率操控国只是一个手段。我认为,没有这个手段他也会打贸易战。

我们怎么应对呢?不久前,有位美国记者跟我们外交部的新闻发言人对话。这个记者问,特朗普要跟中国打贸易战,你们中国是不是已经准备跟美国打贸易战?实际上他是在试探我们中国有没有预案。美国人跟你打贸易战——加税,那你们中国对美国的商品是不是也要加税。比如说大豆,比如说飞机等等。我们买美国东西比较多的嘛,是不是中国也会加关税?这个外交部的发言人回答,贸易战对双方都是不利的,我们坚决反对打贸易战!说了好多话,就是没有回答中国打不打贸易战。看来我们还是没准备好,打不打?怎么打?还没想好,所以他只说贸易战对双方都不利。我们有很多媒体也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你美国要打贸易战,你也要损失等等。现在来看,我觉得这个贸易战是一定要打的!究竟怎么打?用什么形式打?打到什么规模?可能美国人还在研究。

现在的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席原来是个大学教授,前些年这个人就写书说,美国人就是被中国给整死了,是中国的商品把美国经济搞垮了!现在他当上了国际贸易委员会的主席,来解决这个事。你想想他会对来自中国商品听之任之吗?我认为他们现在正在准备之中,未来还要选什么商品、加多少关税?我想他们正在做方案。对此,我们怎么应对?特别是我们对美出口的企业,哪些会被列入加税名单?要提前有所考虑。如果像前面讲的加50%到70%的关税,基本上是把出口美国的通道给堵死了。

03

第三条是特朗普要让制造业回归美国

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对很多企业放话,谁不撤回美国生产就给谁加税,现在已经有一些企业答应回到美国办厂了,包括美国自己的企业,还有日本的、韩国的、欧洲的等等。对中国来说,一个代表就是曹德旺的福耀玻璃。

曹德旺到美国投资办厂属于什么特点呢?他的市场本来就在美国,他所生产的汽车玻璃本来就是卖给美国通用、福特的。只不过他原来是在中国生产,出口到美国。现在他把工厂建到美国,在美国生产,还是卖给美国的通用、福特。他的市场并没有变,只是把生产场所变了。生产场所一变,他的各项成本就都变了,这里面有些的成本跟中国相比肯定是有差距的。比如说能源成本,他用天然气多少钱?在中国用多少钱?他用电多少钱,在中国用电多少钱?他的劳动力多少钱?有很多比较,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市场因素。最重要是什么呢?是美国政府也在招商引资。他花了1000多万美元买了一块地,并且这块地既不在东部,也不在西部,而是在中部。这个地比较便宜,虽然花了1000多万美元,但是因为他雇佣了1100个蓝领工人,政府又给他补了1700万美元,相当于那块地没要钱,这也是招商。

现在看,特朗普之所以能够竞选成功,很重要一点就是他要给蓝领的人找到就业机会。据曹德旺讲,他雇的工人都是40多岁以上且没有高级技能的工人。现在的美国白领就业率是很高的,蓝领特别是年龄比较大的蓝领就业率是很低的。所以,特朗普的竞选纲领要恢复美国的制造业,就是要解决一批蓝领工人的就业。

我看还不止这一个,很有可能在全世界的企业里面,在美国以外生产并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他的制造商很有可能有一部分会迁到美国去,包括宝马车。宝马本来计划在墨西哥建厂,然后再卖到美国去。虽然墨西哥的各项成本都比美国便宜,但是特朗普说你要到墨西哥去建厂,我给你加20%的关税,你要到美国建厂我还给你补贴。因此,宝马已经决定不在墨西哥建厂了,回到美国建厂去了。虽然这是一个个案,但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极偶然的小概率事件。

我相信,包括中国,包括其它国家要出口到美国的商品生产企业,还有一部分会搬到美国去。我想中国可能不止一个曹德旺,不止一个福耀玻璃。当前我们正在去产能,我们的钢铁过剩,煤炭、水泥也过剩。我们的家电像洗衣机原本不存在过剩的问题,经他这么一搞,一加关税,一打贸易战,出口出不去了,也会出现需求下降,也会出现过剩。2015年、2016年我们在研究去产能的时候,根本没考虑这类产品的产能过剩,现在看来,2017年和未来一段时间我们是不得不考虑了。

04

第四条是特朗普准备把他的企业税从30%多降到15%

这个他已经宣布了,但还要走法律程序,要经过参议院、众议院立法来批准,还需要一段时间。我认为,这件事他是一定要做的。美国跟我们不同,美国的企业税在美国整个税收里面大概占20%。他说降一半左右,实际上最多也就减10%,甚至还不到。因为,他的税收是按利润计算的,他降一半的税率,可能减的税并没有一半。有很多人对这个表示怀疑,说他能降的下来吗?他这样降他的财政怎么办?我的判断,他是能降下来的。

为什么呢?我觉得这里面有几个因素:

一个是美国仍然拥有发行国债的空间。刚才我说了,全世界的资金都上美国去了,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可供他发债。

另一个是他的军费会可节省一部分。目前他已经要求派到海外的部队,驻扎在哪个国家哪个国家要多出钱,甚至要求驻扎国承担其所有的开支,这实际上就是让人家来分摊他的军费。最近,他的国防部长到了日本和韩国,安倍已经表态准备多出钱了,北约也提出来按照份额交钱,这一点我认为基本是可以实现的。

第三个是他扩大制造业、恢复制造业,实际上是要扩大美国的税基。按照他之前说法,要让美国的GDP实现百分之三点几的增长。对美国来说,GDP从2%左右提高到3%甚至还多,税基会扩大近一倍。

也就是说,他一边压缩政府的开支,一边扩大税基,同时还可以发国债,再怀疑他减税减不成,我觉得是站不住脚的。我认为,美国有足够的财政综合实力来实现这个减税。如果实现了这个减税,就会吸引更多的资金到美国去。这些资金到美国后,他绝不会去搞那些低端的制造业,连我们现在都不干的事他更不会干。

他会把这些资金投入到高科技领域,重点鼓励企业研发和创新,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是有先例的。上个世纪80年代的里根减税,就促进了美国IT业的大发展,到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的IT业上了一个大台阶。把当时苏联的制造业,包括日本的制造业,统统甩在了后面。时过30年,他又开始大幅度减税。我觉得,他们很可能又在酝酿一个新的发明创新潮。这个潮能不能形成,现在还不好说。但是,他们很可能会在某些重大科技领域取得新的成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后发国家的经济增长,对各方面的利益分配,就会出现一个新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