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中国经济的最大挑战就是能否推动产业升级换代
作者:黄益平    单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发布:2018-07-03    阅读:1772次   

首先我也要祝贺社科院财经院四十周年。我借这个机会,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中国经济转型四十年的一些看法,尤其是往前的展望,一共是三点。

第一点,在过去十年中国的宏观经济金融的表现已经出现了一个大反转。如果我们把过去的四十年改革开放的经历分成两段,以08年为界,前面三十年,后面十年,如果我们观察我们中国的宏观经济和金融,可以看到三个比较大的变化。第一个变化,经济增长,08年以前,我们的年均GDP增长率大概在10%左右,接近10%,增长从来不是一个大的问题。但是08年以后,尤其是10年以后,我们的增长速度一直在往下走,现在到了7%以下,到底能不能稳住,能稳多久,还要往下走多少,不知道,08年之前持续高速增长,08年以后不断减速。

第二个是经济结构,08年以后我们最担心的问题,是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三驾马车主要是两驾,出口和投资,消费非常疲软。我们有很多官员学者包括国际投资者最担心的就是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现在我们08年以后回来看,似乎这几年我们并没有出台特别多的经济政策调结构。但似乎经济已经在平缓了,我们投资率不断下降,我们经常向下的顺差最大的时候,07年占GDP的11.8%,去年是1.4%。特朗普一直在说跟中国打贸易战,他在竞选的时候一再说中国在操纵人民币汇率,这次他就没有再提这个问题。我猜测是有很多经济学家跟他说,中国的外部账户失衡的问题几乎已经解决了,经济已经平衡了,而且我们消费已经成为经济增长一个主要的推动力量,这是第二个比较大的反转。

第三个大的反转,08年以前,我们金融相对比较稳定,有很多学者说中国可能是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当中唯一没有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国家。现在不敢这么说,现在说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是中国最重要的经济政策目标。第一点我想跟大家说的是08年前后,前三十年和后十年,似乎我们的宏观经济表现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反转。

第二个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们现在经济增长减速或者经济结构出现一些调整,我觉得是有我们经济发展阶段的因素,也有我们政策的因素。客观来说经济增长减速有很多解读,我们院里头有很多争论,有的说是周期性的因素导致的,有的说是趋势性的因素导致的,我个人觉得更重要的是一个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客观的说,过去两驾马车推动中国经济增长,这两驾马车背后就是一个庞大的制造业,一端是东南沿海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另外一端是东北西北重工业制造业,推动我们中国经济飞速向前,在我们跟财贸所一起研究中国经济的时候,中国正在快速崛起,成为所谓的世界工厂。今天碰到的问题是很多过去的世界工厂现在难以为继,成本上升以后,我们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做不下去了,重工业产能过剩问题很严重。在一般意义上来说,这是很多国家碰到过的,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你过去低成本基础上建的很多制造业,现在没有竞争力了。你需要培养发展一大批有新的竞争力的产业,支撑中国经济下一轮的增长。其中中等收入陷阱在很多其他国家都碰到过,大部分国家都没有走过来。

我们今天碰到的这个问题,恐怕比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还要更严重。原因是过去我们三十年的市场化改革,采取了很独特的一个策略,我把它称之为不对称的市场化。产品市场全面放开,要素市场普遍扭曲。要素市场扭曲主要是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大部分要素成本是被人为的压低;第二,要素的配置偏好大企业、偏好国有企业。你可以把我们过去三十年的改革政策简化为一个收入再分配机制,其实就是居民一直在补贴企业,居民在补贴生产者、投资者和出口商,所以我从这样一个角度来理解为什么我们三十年增长速度越来越快,经济结构失衡的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因为出口商和投资者没有按照市场价格来支付他的成本,相当于获得了一些变相的补贴。消费跟不上,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社保体系不好,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收入分配不公平,因为居民收入增长速度远远赶不上GDP的增长速度。过去十年在这些领域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化,劳动力市场从严重过剩到开始短缺,工资大幅度上升,我们一些要素市场的改革,包括像金融市场的开放,资源价格的改革,其实是意味着我们今天成本的上升,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成本提高了。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过去我们扭曲政策的退出,进一步推动我们的成本上升。

今天我们经济碰到的最大挑战其实很简单,就是产业升级换代,或者用我们政策语言说,叫新旧动能转换。但是我们今天遇到的挑战比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比发达国家遇到的更要严重。第三点,如果大家同意,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挑战,第三点比较容易理解,我想说的就是创新是推动我们下一轮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创新当然是多个方面,最重要的就是技术的进步。因为我们过去知道我们过去的产业增长很多都是粗放型的扩张,农民从农村搬到城里头,一夜之间生产率就提高。我们有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到城里头就业,我们的制造业快速成长。世界经济的历史也表明,大多数国家都可以从低收入走到中等收入,但从中等收入走不到高收入,唯一的原因就是不能推动产业升级换代。其实就是创新这一关迈不过去,所以我们下一轮技术创新变得非常重要。客观的说,我们过去这几年创新是轰轰烈烈的。但也客观的说,我们过去很多创新在商业模式创新,而不是新技术的创新。商业模式的创新很重要,但是支持中国经济能够长期持续增长的恐怕是技术进步。

技术创新很重要,同时,金融创新也很重要。我们今天中国恐怕是需要非常多的金融创新,这里头的内容很多,比如我们要市场化,没有市场配置资源,要素创新是很难的。我们今天的融资结构以银行为主,恐怕也不是特别适合支持创新。我们今天的很多市场化的融资渠道也都是短期没有耐心的资本,都去支持模式创新,烧钱,有多少人在实实在在的愿意投资五年十年几十年支持一个技术进步,很少,也是需要创新。金融创新更需要的是支持市场化的改革的同时,控制风险,所以微观宏观层面的审慎监管非常重要。我们下一轮的经济增长必然需要很多创新,核心是技术创新,然后是金融创新,这些创新其实最需要的是我们制度创新和资本创新。谢谢大家!

(本文系作者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建院4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