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把民营企业并入国企运行机制是一个不利的趋势
作者:樊纲    发布:2018-11-07    阅读:780次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而且爆发了中美贸易战,这都是具有历史性的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们来分析中国进一步的发展,在新的条件下,中国进一步的发展,说到底就是中国怎么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改革开放就是为了把中国的事情做得更好。

从国内、国外来看中国,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是热议的一个问题,就是国有部门和民营部门的相互关系问题。在前30年的时间里,民营经济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民营经济创造的GDP有一段时间曾经占到过GDP比重的70%。最近几年,这一比重有所减少,引起了各方面的关注。具体分析来看,国有企业这些年确实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特别是最近10年,国有企业做的比较大,确实也有各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国有企业确实进行了很多管理方面的改革,效率比过去提高了。

第二个原因,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后,中国政府采取了刺激政策,政府的资金要花出去的时候,非常自然的交给国有企业先去花,这跟其他经济不一样,中国比较快,我们有现成的国有经济体制,可以把钱交给国有企业去花,去刺激经济。那段时间确实大大促进了国有企业的发展。

第三个原因,特别是后面的反腐、整顿经济秩序,这个过程当中,金融体系特别偏向国有企业。因为你把钱给国有企业,即使账坏了,也没有其他责任。民营企业往往在这个方面受到歧视,而国有企业受到了偏爱,因此它的融资更加方便。

但是,无论如何,确实国有企业做大了。但是,另一方面,要注意到最近这些年国有企业的活力其实是下降的。为什么?是因为我们建立法治,因为我们反腐,因为我们要在国有部门建立新的规矩。前30年,花政府钱、花国家钱、花国家资本的规矩不是很严格的,产生了很多腐败。最近几年,中国反腐的力度是非常强的。在这个过程中,对国有企业的方方面面做出了新的规范,严加管理,包括收入分配,包括钱怎么花,包括通过各种渠道,不仅是监管纪律部门,而且通过党委等等来约束监管国有企业。

这种做法是必须的,道理上来讲方向是正确的。因为花公家的钱,花国有资本,是需要监管的。在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需要建立这样的制度,建立这样的规矩。从这个角度来看,建立这些规矩使得国有部门在决策上会慢一点,活力会小一点,承担风险的能力相对而言就差一点。这也是正确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你是花公家的钱,公共事务是不可以随意随性的。最近大家看国际新闻,可能会听到一个词—冲动。私人企业家是可以按照冲动来决策的,政府官员可不能按冲动来决策。

因此,这时候面对这样一种新的形势,下一阶段的改革开放要进一步,确实要思考怎么进一步发展民营经济。我就不说开放的问题了,国有部门之外的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外资、外商,现在我们也在进一步开放。为什么要发展民营经济呢?民营经济最重要的还不是说它天生就是具有活力,最重要的是它对自己的风险负责,花自己的钱来承担自己的风险。这跟国有部门是很大的区别。下一阶段,我们要更多的依赖自主创新,而创新是一件风险极大的事情。不管是技术的创新,还是市场模式的创新,这都需要企业家的风险精神,需要民营企业承担自己的风险的机制,才能真正使自主创新、市场灵活性更好地发挥作用,使经济更加具有活力。

在这个问题上,最近我们注意到中央政府在做很大的努力,出了很多政策,有一些文件,怎么保护民营企业家的、中小企业的积极性,怎么在法律上保护民营企业,给民营企业创造更多更好的营商环境。客观情况下,在国有资本这么大、民营资本相对比较薄弱的情况下,往往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特别担心的一种情况是在资本运作的情况下,国有资本那么大,往往国有资本在收购一些民营资本股权以后,往往把民营企业的运行机制又纳入了国有企业的管理方法。发展民营企业就是为了让它发挥活力,一旦把它并表,并到了国有企业的运行方式当中,按照国有企业的管理方式来管理民营企业。尽管资本暂时没有变化,但是从经济的活力来讲,我们未来经济的发展来讲,这是一个不利的趋势。我说我们也应该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客观上,国有企业有很多资本,怎么发挥它们的作用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把这些资本怎么用活。

一个具体的建议,比如我们可以发现优先股制度,或者叫A、B股制度。你可以投资,可以盈利,但是不要因为投资把国有企业的管理机制带到民营企业当中去。这样可以使民营企业保持活力,承担它自己的风险。中国经济40年走到今天,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要保持这个势头,要朝着市场决定资源配置的方向继续发展,我们在制度上要做很多的事情。在政策上也要做很多新的调整,要继续开放,继续学习世界各国的市场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更好地使我们的经济结构得到调整,使我们的经济更有活力,能够持续发展下去。

(本文系作者9月16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