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蔡昉:中国经济回归平均速度是必然
发布:2018-11-20    来源:中国经营网    阅读:798次   

2018年11月2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中国经营报社举办的2018(第十六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上表示,要拥抱创造性破坏。“研究发现,企业之间的生、死、进、退,这种创造性破坏对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贡献是三分之一到一半。”

图片1.png

图为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

蔡昉表示,第四次工业革命发展之快、范围之广、程度之深,迫使我们反思国家发展方式、反思组织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人类自身的意义。

蔡昉认为,这一轮新的科技革命,有很多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有必要重新做一次反思。“一,过去传统经济学说,技术替代人,机器人革命可能会打破报酬递减的规律。,过去假设技术是一个外溢的过程,自动带来改善人类福利的效果但是事实上这一次工业革命已经让我们看到了太多历史事实,因此,我们可以对传统的经济学假说做一些反思。”

蔡昉从涓流经济学和渗透经济学两方面阐述,假设“技术变革可以自然而然解决收入分配问题”以及“技术变革最终可以延伸到所有行业和领域”,得出收入分配悖论和生产率悖论的结论。

蔡昉表示,有反思就要有变化,现实中的企业、政策决策者应该关注以下几个方面,与此适应的企业行为转变。

一、适应经济发展的“趋中律”(回归均值),要从“皆为利来”转变为“皆为率往”,找到提高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机会,才有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力。“我们对目前到2050年中国的潜在增长率做了估算,的确是在回归均值,但是不变的水平就是过去几十年世界的平均增长率。我们假设世界平均增长率到2050年,我们的确向它回归。”

二、拥抱创造性破坏。“研究发现,企业之间的生、死、进、退,这种创造性破坏对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贡献是三分之一到一半。也就是说,这个过程是必然式创造性的破坏,是要有退出的风险,是要有死亡的痛苦,这是我们必须拥抱的一个新的变化。”

三、接受劳动力市场制度。经济发展历史,制度变迁历史证明,劳动力要素决定了劳动力的配置中市场和劳动力市场制度都起到重要的作用,越是在经济发展的早期,高速增长时期,可能忽略劳动力市场制度发挥更自由的作用,但越是到了高质量发展,到了更高人均收入水平的时候,劳动力制度的作用必然会增强。

“我们主要还是要适应新技术革命的要求,做一些企业行为上的调整。”蔡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