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警惕猪肉断供引起结构型通胀——关于猪肉问题的紧急呼吁
作者:王建    单位:中国宏观经济学会    发布:2019-04-17    阅读:4170次   

   前天和新时代证券的潘向东首席谈事,他顺便聊起了最近到湖南调研生猪情况的事情,看来因为很多情况被下面掩盖起来,生猪问题的情况已经不仅仅是严重,而且是很危急了。他调研到的情况是,由于猪瘟蔓延,自去年以来进行了大量扑杀,生猪存栏一般说是减少了两到三成,他们了解到至少是五成甚至有到七成的,但是地方政府不敢报,也不让养殖户说。因为去年的大量扑杀和冷冻,直到目前市场上的猪肉供应还算正常,但冷藏的猪肉顶多到七月就会消耗完,甚至可能到六月就消耗完了,那时生猪断供的情况就会突然以爆发的形式出现。

      3月的CIP已经开始反弹到2·3%,其中猪肉的占比还不明显,但已经主要是生鲜食品在推动。猪肉占CIP构成的2·8%,猪肉价很可能暴涨1~2倍甚至更多。据他们调研,目前湖南7公斤仔猪的价格已经从去年的300元涨到800元,已经上涨了近3倍,如果肉价上涨,应该还有很大上涨空间,所以他们的预测,很有可能推动CPI上涨到4%乃至更大幅度。问题是中国人是吃猪肉为主,占肉类总消费量的2/3,去年达5400万吨,如果猪肉减少四成供应量,必然会引起极大社会震荡,并且会带动其它肉类乃至食品价格大幅上涨。此外,中国的猪肉产量占近全球产量的一半,全球猪肉贸易量近年来在850吨左右,中国目前的进口也就100多万吨的水平,如果中国的猪肉供应缺口超过1000万吨,进口根本补不上。再有,一个生猪繁育周期至少要三年,因此面对猪瘟造成的生猪存栏低谷,不管政府用什么办法刺激供给,猪肉供应的短缺仍将在中期内持续。

   猪肉推动物价上涨属于“结构型通胀”,但政府近几年为对冲经济下行放出了如此巨额的货币,会不会因这次由猪肉引起的物价上涨而触发严重通胀,现在还是个疑问。但是可以明确的是,即便是实施货币紧缩,也不会制止住猪肉价上涨,而中国经济增长目前仍处在下行通道,年初以来在外需拉动下出现了浅度复苏势头,但很脆弱,根本禁不住猛烈紧缩,所以货币紧缩很可能不仅解决不了通胀,反而会引出严重的“滞涨”,这样就又可能成了一次宏观误操作。

   这样的错误不是没有犯过。由于03年的粮食严重减产曾经导致了04~08年的食品价格大幅上涨,推动了通胀,就是典型的成本推进型,再加当时国际上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形成了输入型通胀,共同导致了07~08年的CPI年均超过5%。但07年7月已经爆发了美国金融危机,中国却正是在07年下半年开始了严厉的货币紧缩,07年5月我和法巴的首席陈兴动参加海里的一个经济形势座谈,我们两人共同大声呼吁不要再紧缩,但没有引起重视,结果是到4季度发生了经济严重下滑,中央紧急用财政的“四万亿”投资和大量投放货币,才拉住了经济下滑势头。这次面对“猪瘟冲击”,我们如果认识不清又准备不足,在突然来临的通胀冲击面前就很可能再次慌了手脚,发生误操作。

   所以我建议:第一是分清通胀成因,不要以货币紧缩为反通胀的主要宏观政策。第二是为保百姓菜篮子,特别是低收入人口的吃肉问题,或者是在3年内“发肉票”,或者给低收入人口以肉价补贴,还要严打借机哄抬物价的不法行为。第三就是赶快增加对生猪养殖的财政补贴。

(2019年4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