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 宏观经济
贸易的顺逆差与“非物质要素”
作者:黄诚羽    发布:2019-04-25    来源:自由职业    阅读:2377次   

      美国以中国对美货贸顺差太大为由开启了对华贸易战, 尽管双方的谈判涉及了多个领域, 可缩减该顺差一直是美方的主要诉求之一, 每次他们都要求中国买多少的大豆, 石油, 天然气和波音飞机来对冲这些顺差。 其实,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也不是新话题了, 在过去的很多年间也常被美国人拿来说事。 而且, 即使某一天中美签署了贸易协议并让贸易战告一段落, 两国间的顺逆差想来会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被用来衡量两国间贸易关系。

      既然贸易顺逆差成为贸易谈判的焦点问题, 统计进出口值和贸易顺逆差的方法是不是也应该作为贸易谈判的项目之一而被重新仔细地检讨下呢? 就是说, 在21世纪的今天, 依旧沿用几百年前就使用的传统意义的货物贸易顺逆差来作为这种衡量的指标还准确吗?合时宜吗? 请看下面的分析

    现在众多美国公司包括他们最大的道琼斯30成份股公司不管是苹果耐克还是琼森宝洁雪佛龙都在中国做大量的生产。产品不仅在中国销售,也卖回美国及给其他国家。

      虽然这些产品由中国工厂生产并都打上了"made in China", 必须承认的是, 常常是位于美国的公司总部提供了设计,专利, 配方,管理 (比如: 美国总部的高管给中国分公司用于管理的邮件, 出差到中国工厂提供的指导等等), 写入产品中的软件, 原材料选择, 生产工艺流程, 质量把控,市场推广,公司文化和品牌效应等等这些无形的要素。 借鉴联合国的命名习惯, 在这里可将其称为: 非物质生产要素 Intangible  Production  Elements, 简称非物质要素

      中国工厂的生产组装给产品注入的价值,也多半是工厂获得的收入, 只占产品的最终价值的一部分, 经常只是一小部分。 而上面提到的那些非物质要素均提升了最终产品的价值, 而且很多时候占了大头。 这就是为什么在市场上, 同样的代工厂出的无品牌运动鞋只能卖到NIKE1/5甚至1/10.

      现在大家意识到了, 这些无形非物质要素从美国总部多半以公司内部文件, 邮件和电话的形式出口到中国, 根本不经过海关, 甚至从不被这些公司自己标价。 只要这些产品在任何非美国的国家销售, 这些非物质要素就都应被计入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 而现在却还没有。 当这些产品被返销回美国, 应该从中国出口额中减去这些非物质要素的价值。而且,当其他欧洲国家或日本等在中国生产的产品,象Adidas, 出口美国时, 这些产品中那些国家的非物质要素因算在该要素原产国对美国的出口额。

      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近来都以出口这些不计入海关的甚至根本没有标价的非物质要素为主。现在从中国向美国的出口,很大一部分是由外企, 合资企业在中国生产的。 此时, 这些企业在产品中加入的源于中国境外的非物质要素的价值常常数倍于中国代工厂产生的增加值。

      当然, 也不能怪海关还未将非物质要素出口统计在内, 因为它们常常是从在华外企的总部直接传递到中国的工厂, 连这些外企本身也未必意识到自己的“非物质要素”出口, 更未统计他们的价值, 因为是公司内部行为, 他们也不在意。 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主要以生产为主, 当产出的产品被销往美国和全球的时候, 连美国和欧、日产出的非物质要素带上中国的生产要素, 都被计入中国的贸易出口额。 用特朗普总统常用的口头禅:UNFAIR! 

      举个较典型的例子。 苹果的iPhone的产品定义和几乎全部的软硬件设计、开发、测试都是在美国做的, 只是最终拿来中国组装。 所以, 一部价值600~800 美元的iPhone,最终只有10区区的10美元左右由中国赚到,可最后产品包装上打的是 “made in China” 本来苹果公司要怎么写也不涉及实际利益,可现在要为这事触发贸易冲突就得细细推敲下。用个形象的比喻, 苹果手机电脑及其他很多其他美国公司的产品很象是在美国怀胎、孕育的小BABIES, 真到要生时才由中国工厂接生。 毫无疑问, 助产士在小孩出生的过程中作用很大, 最后小孩也是经过他们的双手带到世界上来并递给小孩的亲生父母, 可没人把孩子算作助产士们的孩子。即使是中国自己品牌的小米、华为手机,均使用了美国GOOGLEAndroid这样的开源软件。 开源是免费的,但不是没有价值的,而且由于GOOGLE地图、GOOGLE搜索等就嵌在ANDROID中,对ANDROID的使用给GOOGLE带来巨大的利益,相当于从美国GOOGLE的进口。这些“免费”的开源软件都该计入美国对中国的出口,而却没有。

看个较极端的例子就更清晰。不仅在国家间,在不同的人群间也会进行贸易。来看两个人群,一个是美国所有农民,一个是特朗普总统和所有白宫官员。美国农民每天都会出口很多吃的喝的给官员们,由于官员们不做任何物质的生产,农民们不从他们那进口任何商品。 所以,遵循传统的贸易统计方法, 美农民从白宫的进口是零,所有出口都是顺差!按照特朗普总统的逻辑,是不是美农民就欺负、占便宜乃至“rape”了他自己和白宫官员了吗?是不是应该对美农民卖给白宫的面包、水果按201232301 NNN收惩罚性关税吗? 可见传统的贸易顺逆差的计算方式及由此汇出的结论常常荒谬之极!一旦引入非物质要素的统计, 就会发现特朗普总统及政府其实是“出口”了对国家的管理这种非物质要素给农民和其他行业。统计顺逆差是必须将这些非物质元素统计在内。

    那这些非物质要素该如何计价呢?一个粗略的估算就是用商品的市场价值减去付给中国工厂的原料,生产费用。比如一双NIKE鞋值80美元,而NIKE付给中国代工厂的原材料和生产费用是20美元,那每一双NIKENIKE公司向中国出口了60美元的非物质要素!美国对货物出口的依赖越来越小,在贸易战中,到最后想找美国出口的货物加税都不好找了,因为他们已经转移阵地, 改做非物质要素的出口了。美国每年对中国的非物质要素出口额是巨大的。大家在市场上随便看看就能发现, 美国一些大品牌产品的价格,常常远高于同类型本土无品牌或小品牌的产品价格, 而这个价格差大致就是该产品包含的美国非物质要素对华出口额。这些出口很多是由美国大公司完成,这些大公司支撑着美国的经济和就业, 他们的股票承载着美国大部分人民的养老金(401K) 他们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直接冲击几乎全体美国人民的核心利益! 希望中美贸易战能尽快画上句号,否则美国对中国大量的非物质要素出口很可能成为贸易报复的目标!

    迄今为止, 之所以美国总用传统的货物贸易顺逆差说事, 就是因为这项数据似乎能让他们把自己装扮成受害人, 占据舆论制高点并可在贸易谈判中取得主动。使用传统的货物顺逆差的统计方法, 不管中国怎么算, 始终不易大幅降低对美顺差的结果。 而一旦引入对美国非物质要素进口的统计, 将彻底颠覆人们头脑中中国对美顺差过大的印象。 甚至有可能计算结果显示中国是逆差,改变两国在从今往后经贸谈判中各自的筹码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