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中美经贸摩擦的评估与展望
作者:余永定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发布:2019-07-04    阅读:1103次   

中美贸易战自然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今天重阳研究院的领导希望我跟G20的问题结合起来,但是我想我主要还是先谈中美贸易战,如果G20方面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以后再接着讨论,一般来讲对这种重要会议我是不敢妄加揣测的。


在中美贸易战爆发之前,对中国在WTO的表现、中国的许多贸易政策,老实讲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的专业不是国际贸易,但由于中美贸易战这么重要,所以我就比较认真的研究了一系列文件,比如美国USTR公布的301调查报告,共182页。大家都知道USTR自从2001年开始每年要向国会提交一份报告,讨论中国是否履行了自己加入WTO时候的承诺,从2010年一直到2017年,有十几份,我看过其中几份。商务部编了一本WTO辞典,另外还有很多关于WTO的辅助性材料,估计大家都没有看过。后来,美国商务部、USTR、国防部等等出了一系列关于中美贸易问题、中国技术发展问题、中国5G问题等文件。这些文件我大部分是看过的。


在中美贸易战的初期,我的感觉是很多学者急急忙忙做了评论,觉得中美贸易战问题主要出在中国方面,是中国没有执行WTO的各项决定。可惜的是他们没有看过相关文件,例如,很少人读过美国的301调查报告,因而不少看法是有偏颇的。


我今天大致讲的内容分几部分:第一贸易战的进程;第二贸易战的美方理由;第三中美贸易战的11轮磋商,其中磋商中断的原因是什么;第四从贸易战到金融制裁发展过程,前一段实际上是互加关税,到后来关税战虽然还在继续打,但是它已经扩展到其他领域了,这种经贸摩擦或者是贸易战将会如何进一步演变?第五中美之间是否可能会达成某种妥协。在第10次谈判结束之后我们就可以清楚的知道,磋商可能谈不出什么结果了。谈判到底会不会恢复?从去年5月份一直持续到今年4、5月份的11轮谈判告一段落了,之后会不会重新启动,重新达成某种协议?第六是一个小结。


中美贸易战的进程


回顾中美贸易战的进程,贸易战从哪天开始打起有各种不同的说法,国际比较承认的是3月8日开始对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不仅是对中国,对其他国家也开始征收,我们可以把它作为一个节点。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公布了所谓的301报告,这是非常重要的,美国对中国到底是些什么看法、有什么意见、有什么要求,这份报告做了系统的说明。4月16日,美国宣布禁止向中兴通讯销售软件及零部件,开始对中兴实施制裁。制裁中兴后我们对美国让步,允许美国派员入驻中兴,我觉得这不一定是一个最好的处理方法。我们的让步使得美国得寸进尺,它并没有停止对中国发动贸易战。7月6日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产品加征25%的关税,接着是160亿美元,加起来是500亿。美国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实施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9月24日,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产品加征10%的关税,这是第二件事,记住第一件500亿,第二件2000亿,前面是25%,这是10%。


另一个重要的节点是12月1日,中美首脑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会谈,从那之后,中美贸易谈判的气氛发生了变化,这是非常重要的。几乎在同时,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被捕,这时候有关部门说孟晚舟被捕事件跟中美贸易谈判是无关。这两件事是切割的。但我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是不可切割的。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顾全大局把事件切割了。从此之后中美贸易谈判进入了一个相对和谐、温和的阶段,我们不知道到底谈了什么,但是从外国媒体的报道中可以不断的发现一些消息,例如透露在这方面或那方面达成协议,总之特朗普一直吹嘘,好像他的要求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满足。


今年4月30日-5月1日进行第10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磋商结束后,我们商务部发言人称"双方就协议文本和双方关注的诸多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密切的沟通。"也就是说我们没达成协议,但是磋商以后还可以接着进行。这是大部分人事先没想到的,直到第9轮的磋商我们都认为磋商顺利而且马上达成协议了,至少从美方是这么说的。


5月5日,特朗普突然发表推文宣布在5月10日把2000亿美元中国对美出口关税提高到25%,并威胁对余下的3000多亿美元,有人说3250亿、3500亿,说法不一。总而言之,是3000多亿美元的产品加征25%的关税,这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在猜测。5月10日开始,美国对2000亿中国对美出口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由10%提高到25%,5月17日华为被列入所谓的实体清单。


这是从去年3月8日到今天为止我们所经历的中美贸易战的过程,大家至少要记住500亿25%、2000亿10%、2000亿25%,2500亿25%,并威胁对剩下的3000多亿也要征25%,这是我们目前为止所面临的局面,希望大家回忆一下。


中国和美国打贸易战的表面理由是什么?


现在加上了"表面"这两个字,原来我以为就是理由,但是从现在来看那是表面理由,比美国说出的理由还有更深层次的理由。从301报告和美国政府的各种各样的声明和报告中,可以总结出三大条理由:


1、中国对美国有大量的贸易顺差,这是特朗普作为商人经常强调的。美国其他人并不一定特别强调这个问题。


2、中国不遵守WTO。


3、中国通过不公正手段取得美国技术。所谓"不公正手段取得美国技术"是跟中国制造2025相联系的,美国301报告围绕着中国制造2025大做文章。非常坦率的说我当了3届国家计划委员会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了,在中美贸易战之前我就不知道什么叫中国制造2025,最后上网搜索发现在十三五规划里确实提了一句中国制造2025。我是2005年参加规划专委会的,我不记得我们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这本来不是一个被大家都熟知的,不是政府已经制定的一个行动计划,它是一种意向。这是工信部提出来的,当然后来有些文件,但是由谁来执行、政府打算投多少钱这些都是没有的,中国制造2025主要是各个部门的一个意向,结果这个意向性规划被美国抓住了。看来我们对它的重要性可能估计不足,至少我估计不足,但是美国对它的重要性估计的非常充分,提出了2025是统筹中国未来发展的产业政策。


我认为,实际上美国所置疑的是中国的发展权问题。其次,指责中国通过不公正手段取得美国技术,强调的是手段。就这点,我们要问的是,这些指责是否符合事实?如果符合,这些事实是否违背了WTO的规则?关于打贸易战的理由,归纳起来,美国提出的就是上面的这三条。


对于中美贸易不平衡的问题,学经济学的人基本上是不屑一顾的,因为这是一个很初级的宏观经济问题,当然也跟国际分工有关系。一个国家有没有经常项目顺差、贸易顺差,或反之有没有逆差?从宏观经济学来讲,是国内储蓄和投资不平衡的问题,如果国内储蓄和投资不平衡必然导致国内收支经常项目的失衡,如果储蓄大于投资一定是顺差,反之则反,这是一个恒等式关系,美国如果不解决它的国内储蓄问题,美国即便对中国没有逆差,也会对其他国家有贸易逆差,只不过换个角色而已。特朗普一张口就说美国对中国有500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中国占了大便宜,这个数字是他信口胡说,这里用苹果手机的例子说明一下,为什么美国对中国确实有非常大的贸易逆差。把苹果手机从中国卖到美国,美国说我对中国有了100个单位的逆差,实际上在这100个单位逆差中,中国造成的大概就10个单位,剩下是美国自己、台湾及其他经济体给美国带来的逆差,所以这个账算的是完全不对的。在美国像克鲁格曼这种有修养的经济学家一直是嘲笑特朗普的,说他根本不懂经济。在谈一个国家国际收支平衡的时候是不能从双边的角度来谈的,必须从总体来谈、从多边来谈,所以第一个问题根本不能成立。


如果你要想批评中国只有一种情况下是可以的,就是说如果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很大,经常项目顺差对于GDP的占比很高,那么中国是有问题的。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夕,中国经常项目顺差非常大,超过了GDP占比的11%,这个问题我们自己讨论了20年。20年来我的观点是中国一定要减少这种顺差,这种顺差从长久来讲对中国是不利的。但是在2008年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在逐渐下降,2017年占GDP的1.4%左右,去年据央行披露占比是零点几,而且很多经济学家预期中国在未来可能有经常项目逆差。中国的投资收入项目一直是负的,经常项目一直有顺差靠的是贸易,中国的投资收入逆差一直在增加,而且贸易项目中的服务贸易的逆差很大,而且是越来越大,所以中国是否还能继续保持经常项目平衡这是个大问题。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严肃的经济学家、国际经济组织在批评中国有所谓的国际收支不平衡、对世界造成不利影响,这是根本不存在的,所以美国这种说法是没有任何道理的,我写过一本书《见证失衡》,里面2/3的篇幅都在讨论这类问题,中国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大家都在纠正这种失衡,而且这种失衡已经得到纠正。我们需要担心的是发生另一个方向的不平衡。


最后要强调一点,特朗普认为中国占了美国的便宜这完全是瞎扯,布什政府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斯韦格教授在2005年写过一篇文章,他说当时美国的参议员舒梅克要求对中国进口商品征27%的关税,情况与现在差不多。斯韦格教授嘲笑他说"如果你要想对中国的进口商品征27%的关税就意味着你承认中国卖给美国的商品便宜了27%,我们得了便宜了,比正常价格便宜27%得到了中国的商品。中国卖了商品之后又拿着钱回头来买美国的国库券,把资金注入到美国的资本市场使美国保持了低利率,低利率又促进了美国资本市场特别是房地产的繁荣,我们得了双重好处为什么还要说中国、骂中国、公开的指控中国?因为你知道中国是这样一种国家,你越公开指控它什么,他就越要坚持干什么。"他接着写到,其中绝妙之处在哪?绝妙之处恰恰在我们知道越让中国干什么(让人民币升值)、中国越不干什么(不让人民币升值)。这样就可以使美国的好日子继续维持下去,"这不一定是一个阴谋,但无论如何让美国政府发现了一个使好日子永远维持下去的办法。"在那段时间美国虽然表面要人民币升值,其实美国心里希望人民币不升值。这样,美国人通过购买廉价中国商品、吸引中国廉价资金,占了中国双重便宜。我当时不断转述这个观点,希望国家有关部门知道,我们不让人民币升值中国会吃双重亏。当然,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但特朗普说中国占了美国便宜是完全说不通的。难道美国人会傻到让中国人占他们20年的便宜吗?


但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对美国有问题吗?当然,问题是:美国的统治阶层、精英阶层、金融集团确确实实得到了好处,但是美国蓝领工人没有得到好处。美国作为一个总体确实占了便宜。但中国的廉价商品卖到了美国,导致美国的蓝领工人失业了,美国不同的阶层情况是不一样的,有钱人、资本家、富人、金融家得到了好处,蓝领工人吃亏了,所以美国国内的矛盾激化了,激化到现在政治形势发生了转变。保护蓝领政治权力的意识在上升,特朗普利用了工人阶级、蓝领阶级的不满,利用所谓的民粹主义成为总统。美国从总体上得到了好处,但是总体的好处没有公平的分配,本来是美国自己的问题,但它没有公平的分配,结果就造成了美国目前的状况,而美国统治集团把美国国内的分配问题转化成了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问题。


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对这个问题也不应该无视,中国本身确确实实不应该对美国维持这么大的经常项目顺差,我们必须采取有效措施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履行WTO承诺的状况如何?


现在说WTO承诺问题,中国到底做了些什么承诺?中国履行承诺的状况如何?WTO官员是怎么评价的、美国是怎么评价的?


大家可以查查文件,入世时签了个入世文件的,文件本身很短,但是一共有9个附件。中国入世承诺概括起来就是降关税(十年内关税总水平由加入时的15.3%降为9.8%),消除非关税壁垒,明显减少关税配额,削减补贴特别是农业补贴,接受特殊的保障措施条款。这个条款对中国是歧视性的,因为中国不是一个纯粹的市场经济国家,是个转型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我们为了加入WTO做了妥协,接受了所谓的保障措施。在当时是合理的。 


中国对上述承诺到底执行得怎么样?还是让别人评价更合适一些。拉米是个法国人,是WTO上上届的总干事,他说"China  has  done  really  well  in  terms  of  implementing its  long  list  of  commitments"。这是WTO最高权威给中国的评价。


有些学者认为中国没有执行WTO的承诺,我觉得是对自己太不公正了。我原来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并不很清楚,所以非常感谢对外经贸大学的崔凡教授,他很早提出这个问题。总之,really  well,这个评价是很高的,我们商务部自己也声明中国降税承诺已经全部执行完毕。


中国的缺点有什么?我觉得主要有两个。首先,开放金融服务业步伐慢了。在附件9中有非常明确的规定,根据附件9是在加入WTO之后的5年内要对外国金融业开放,开放到什么程度呢?可以做人民币业务,也可以做外币业务,也不受地理的限制,而且所有权的形式也不受限制。按我自己的理解,我们金融服务业的开放步伐确实比较慢,到现在情况也不能说非常令人满意。


此外,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确实有很大问题。特别是在入世初期表现不太好。大家都不重视,到现在也有问题。比如咱们使用的软件很多都不是正版。但是也要看到,我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在不断的进步之中的,而且进步是很快的。现在中国是世界上紧随美国之后的知识产权付费第二大国。


另外一个问题是补贴问题。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不是简单的黑白问题。我们同欧洲官员接触时,他们最有意见的就是中国的补贴。WTO是个贸易协定,所以WTO有关补贴的规定是贸易相关的。它明确反对两种补贴,一种是给出口商的补贴,让它取得不正当的竞争优势。第二是,虽然你的产品不出口,但是人家有进口,你对这种虽然不出口但是有进口竞争对手的商品提供补贴,使进口商处于不利地位,这种补贴也是禁止的。所以它禁止的是和贸易相关上述两类补贴,对于其他方面的补贴它没有明确规定。


应该怎么看中国的其他补贴、同出口没有关系的补贴?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不属于WTO的范围的问题。如果你认为不合适、不合理,可以讨论,可以修改WTO规则,但是你不能说中国违背了WTO的规则,这是两回事。


我自己认为,中国的出口退税是有问题的,出口不好就增加退税,反之则反。西方国家对这个问题没怎么谈,我自己没看到很多西方国家讨论中国出口退税的问题,但我觉得这是个比较大的问题。这类问题,不管美国说不说,是我们自己应该认真解决的问题。


关于产业政策问题,美国反应非常厉害,美国的301调查报告就是围绕中国的产业政策来写的。但据我了解, WTO没有更多涉及产业政策问题,因为它不属于贸易问题的讨论范围。


应该说在签署WTO承诺的时候,中国自己没想到,别的国家也没想到,中国具有这么强大的适应能力,进去之后经济发展极为迅速,把很多竞争对手都给打垮了。很多人后悔了,当初不应该让中国进,或者说当初不应该以这样一种条件让中国进。这种后悔我觉得是可以理解的,就是好像我们在一场球赛,规矩已经定好了,没想到在比赛的过程当中,全部按照规则打的,他们一败涂地,中国人越打越好。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呢?你不能说中国违规,终止比赛。但是赛完这场球之后,重定规则是可以的。


所以我觉得,中国确实应该积极参与WTO规则的重新制定。中国作为世界第二经济体,应该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对自己也应该有更多的约束。但这不是中国不遵守WTO规则的问题,是WTO的规则需要重新制定,使各个国家能够在WTO的框架下发挥自己的优势,促进世界贸易。我觉得中国学者需要对自己的一些认知做一些修正,不要老说自己又偷又抢又骗,不是这么回事,这实际上是受了人家的影响而不自知。


美国对WTO是什么态度呢?美国自己不喜欢WTO,真正喜欢WTO的是中国而不是美国。莱特西泽公开讲,WTO不是宗教,影响美国的主权。他们希望要么做大幅度的修改,要么干脆离开WTO。美国对WTO的无视是人所共知。最开始美国在主导规则,但在制定规则之后,美国觉得不适应,对自己有妨碍,于是就越来越不喜欢WTO了。现在美国阻碍WTO法官的任命,使WTO没法运行纠纷解决机制。本来应该是7个法官,现在大概剩了3个,就不允许任命,就存心破坏。美国目前在WTO中扮演的角色就是这样。


美国既然要跟中国讨论贸易问题,既然想批评中国,你根据的法理基础是什么?就是WTO。但是根据WTO,美国也发现没什么太多可批评的,所以美国干脆把WTO放在一边,转向了301条款。301条款是美国的国内法,当年301条款一出台就遭到了欧洲国家的强烈批评,所以美国政府在1994年9月发表政府行动声明表示,根据301条款所采取的行动一定要符合WTO的争端解决机制。WTO不但有规则,而且有解决争端的一整套程序。在这次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的时候,美国不但违反了WTO的规则,而且也背弃了1994年的政府承诺。


美国把WTO放在一边,开始做301调查。美国有很多与贸易相关的法案,301条款是其中之一。301条款其实比较简单,它规定了美国政府可以对外国政府采取行动的几种情况:1、如果外国政府违反了跟美国签订的贸易协定;2、如果外国政府的行动、政策或者实践伤害了美国;3、对美国不公正,给美国商务造成了负担和限制。这是美国自己制定法律、自己审判、自己执行。美国动用301报告对中国提出指责本身就是违反WTO规则的。


301报告主要围绕中国制造2025做文章。301报告当中也提到一个国家有权利发展。但有权利发展,可能没有权利赶超美国。不过在报告中,美国强调的是中国实现目标的手段不对,不对的手段主要有4条:


1、不公正的技术转让制度,核心思想是在中国投资是有限制的,不是说每个地方都可以投资,很多是需要合资的,在合资过程中中国合资方强迫美国企业转移技术;


2、在注册的时候,官僚主义、行动缓慢、有意延迟;


3、瞄准高技术产业进行海外投资;


4、通过间谍和网络入侵盗窃美国的知识产权。


301报告里主要讲这4条,还举了一些例子说明中国犯有这类过错。既然中国的政策是不合理的,带有歧视性的,对美国商务造成了负担和限制,所以美国可以对中国加征关税。这是美国的逻辑。


如果仔细看301报告就会发现,报告里充满了不实之词,充满了错误。时间关系我不一一列举,只举两个例子。


301报告里说中核电盗窃了美国西屋7万页的技术资料。到网上一查可以发现,实际上是中核电跟西屋签订了一个技术转让协议,西屋是给中国提供一套AP1000核电站设施到技术资料, AP1000在美国是卖不出去的,只有中国愿意买愿意采用,所以西屋非常高兴达成了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它给了中国7万页的技术材料,这是第一个协议,中国花钱买的。第二个协议给了中国2.1吨重的技术材料再加上好几百个计算机软件,也是买来的,美国301报告告诉你是偷的。


还有一个例子是说"长安福特"采取不正当手段从美国合资伙伴那里盗窃了美国的技术,然后自己发展自己的技术。根据是什么呢?301报告在脚注上给出了资料来源(网页)。在百度上一查,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冯飞教授总结长安利用外资发展技术的经验介绍,就这么一页纸,是他自己为长安做的总结,怎么向外资学习然后自己创新。长安的人说,我们每年要花掉销售额的5%做研发,我们有几万研发人员,我们在中国和世界有7个研究基地,下了很多少功夫。据说即便如此,他们到现在变速器还造不好呢。但是美国的301报告就根据这一页纸就得出长安用不正当手段获得美国技术的结论,301报告中这种例子非常多。


令我不解的是,301调查报告举了十几个中国企业的名字,没有一个中国企业站出来说,"我们没偷,这是协议,这是我买的。"这是我们的问题,在这场舆论战中,中国非常失败。到国际上开会参加讨论,人家说你偷人东西好像已经毋庸置疑了,对中国态度比较好的会说"你别再偷了就行了"。问题是你自己为什么不去辩白?如果我随便指在座的任何一个人有偷盗行为,你马上不告到法庭也得得跟我打架,但是我们没有听到什么中国企业站出来为自己辩诬。商务部的白皮书也没有针对301调查的指控具体的逐项反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解决,否则在舆论战中,本来我们有理也变成没理了,这一点使我感到非常失望。


说了半天,美国为什么对中国要这么做呢?你看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就知道了。报告中提了5个对美国安全与繁荣的麻烦制造者:中国、俄罗斯、北朝鲜、伊朗、伊斯兰恐怖组织。中国是五大恶人之首,他没说你是敌人,但是你是排在伊斯兰恐怖组织之前的。既然如此,它能让你发展吗?美国会尽自己最大的可能保持中国对美国的技术差距。大家对美国都是非常友好的,在座我相信没有人对美国有什么恶感,都希望跟美国保持很好的关系。但很遗憾,事实就是这样。


美国是否认定中国一定抱有要跟美国作对的野心?也不一定,但是美国相信的是力量,不相信你的意图,你今天意图可能很好,到你真强大起来是不是你就变了?他不敢保证。从国家的角度来讲我认为没错,如果我是美国人我也会这么想。所以这里没什么是非对错的问题,这是国际政治问题,就看你站在哪个国家的立场,对于中国来讲,我们没有这个意图,我们的目标是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中华民族没有侵略意识,但是你再怎么说他也不信,对于美国统治者来讲,他们那样做是对国家负责。你看2008年中国GDP是多少?4.5万亿美元,去年是多少?13.6万亿.稀里糊涂一下子翻了多番,马上超过美国GDP的2/3了,他能不警惕吗?,所以谈善良意图是没用的,他注意的是你的实力。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中美关系是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我们没把美国作为对立面,也不想把美国作为对立面,但是我们可能很难让美国相信这点。美国跟日本到现在还是有冲突,如果没有中国代替日本成为最大贸易顺差国,日本和美国的冲突就会很严峻。中美经济摩擦是个持久战,不可能在一代人之中解决,


我想强调一点,任何一种战争,我认为,除非到了某一个最后关头都是可以避免的。历史上的很多东西是由误解造成的,有一本叫《Great Game》的书讲沙俄和英国在阿富汗的博弈。沙俄认为英国要侵入它在中亚的势力范围,英国认为沙俄要在印度取得温水港。英国在阿富汗打仗,死了很多人后才发现,对方并没有这些意图。所以说历史上很多东西,包括战争是由于误判误解造成的。现在中美两国是可以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的,但必须避免战略误判。中美间的许多利益冲突没办法消除,但双方要管理好冲突,避免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最近中美贸易战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贸易问题、贸易冲突、关税的问题讨论的开始少点了,美国的政治家谈的比较多的三个问题:南海,"一带一路"和5G问题。前众议院共和党领袖纽特·金里奇提出5G将决定美国在未来战场上的胜负。他说4G跟5G相比,像打字机和计算机。中国在5G上的领先对美国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这里面已经不是WTO,什么贸易冲突,跟贸易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了。制裁华为提出什么理由?华为违背WTO的哪条规则了?是不公平贸易还是违背美国的域外法案?一点儿都没提,就是因为中国的5G比美国领先了几年,我不能允许中国这样发展,这是非常霸道的,没有逻辑的。这种说法连美国的盟友都不能接受。但无论如何,这是美国所谓的精英统治层的思想:5G将决定美国未来的战场胜负。


金里奇明言,一定要遏制华为,首先不能让华为进入美国,然后在各个地方抑制华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打起仗来,5G控制在中国手里,对美国是非常危险的。把中国和美国的关系类比为坎南当年所描述的美苏关系。金里奇认为美中现在处于这样一种状态,因而要对中国执行遏制政策。当然,美国统治阶层是否已经形成了这种共识,已经做出了这种决定,我觉得现在也不一定。两种可能性都有,但是我们对最坏的可能性应该有所准备,有备无患。


由于信息有限,我无法详细追述中美贸易谈判过程。美国到底向中方提出了什么要求?据媒体报道,在2018年5月4日美国公布过一个要求清单。其中的第一项要求是:中国从2018年6月1日开始的12个月减少贸易顺差一千亿美元;从2019年6月1日开始的12个月再减少1000亿美元。当时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就指出:这是胡闹,你这不是要中国实行计划经济吗?中国说减多少就能减多少吗?


第二项要求是停止中国制造2025计划涉及行业补贴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支持。中国应该不应该有产业政策?应该有什么样的产业政策?在国内存在不同观点,这些都是可以讨论的。但无论如何,中国有权利制定像中国制造2025这样的规划。只要不违反WTO的规定和中国的其他条约义务,中国政府也有权利对涉及国家经济、军事安全以及对未来发展具有特殊重要意义的行业、企业提供补贴和其他形式的支持。这是一个发展权问题。至于补贴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支持所带来的问题,以及是否要停止这种补贴和支持则是中国自己主权范围的事,无需美国置喙。


美国提出的很多要求,有些是谈判手段,但是总的来讲是盛气凌人的。大家记得特朗普跟金正恩谈判的时候,金讲:你这个协议我不能接受,因为我不是战败国。刘鹤副总理后来提到的主权和尊严大概指的就是这类事情。所以中美最后没谈成,是可以理解的。


中美经贸冲突未来扩大的路线图是什么?


大概有这么几条战线:关税战、投资战、技术战、汇率战、金融战,有人还提出(美国)冻结中国海外资产,对中国实行石油禁运。最后这种情况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的排除,但基本不可能。因为这是准战争状态,中美关系还没有到这个地步。


先说关税战。美国到底会不会把2500亿中国出口商品额提高25%关税加码扩大到3500亿或者3250亿,征收范围会不会进一步扩大?还有关税是不是从25%进一步提高,例如提高到45%?这是一种可能性。另一种可能性是止步于目前的2500亿美元,加征25%。还有一种可能是往好的方向发展,把对2000亿美元加征25%的关税降到10%,或完全取消对2000亿美元加征的关税,甚至取消最初对500亿美元加征的关税。我认为取消最初的500亿关税是不大可能的,这是中美过去谈判的一个死结。中国认为既然我们已经跟美国达成了协议,而贸易战是由美国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挑起的。取消500亿美元25%的关税美国是肯定不同意。完全取消2000亿的关税也不可能。对2000亿加征的关税由25%降到10%可能性也不大,可能性最大的是止步于2500亿美元加征关税25%,维持现状不变,继续谈判。


中美的关税战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不大。为什么?理由很简单,任何贸易战都是一种自残行为,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现在美国国内反对加征关税的声音越来越高。美国加500亿25%的时候没有什么声音,美国农民还说,虽然我们牺牲了,但为了国家我们愿意做出牺牲。现在没人说这话了,美国的舆论变了。加关税的范围越大、税率越高,受冲击的群体就越多,反对声音就更多。


美国在开始征500亿关税的时候,美国USTR(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特别强调,名单上的产品是从中国产业政策特别是从中国制造2025受益的产品。它特别注意征税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要最小化,甚至基本上没有影响。因为征税除了打击中国之外也是打击美国,所以它尽可能要减少对美国人自己的打击面。500亿美元的产品名单是经过了精心的挑选。一位美国记者向我解释为什么美国要加征那5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呢?其中有一个目的就是不让美国军方购买中国的产品,比如说中国的核电不错,比如某种防辐射阀门,美国的海军可能要用,中国的产品质量又高又便宜,美国提高了关税的目的之一是让美国军队没法采购、不愿意采购中国产品。听起来有些奇怪,不是吗?不管怎么说,在最初,USTR考虑的非常周全,加征关税的打击面比较小。


即便在那个时候也有问题,因为加征关税的产品,要么是中间产品,要么是资本品,这样的话必然削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力。这些加征关税的产品大部分是高技术产品,对美国高技术产业的影响和打击是非常巨大的,所以在那个时候,美国国内就已经有不同的声音。现在扩大到2500亿而且威胁到3000亿,问题就大了。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从中国的角度来讲,加征关税对中国肯定是有影响的,而且以后影响可能还会更大。现在我们感觉还不是特别明显,因为尽管中国对美国产品的市场依赖度很高,占到20%。但也只不过是1/5,还有80%呢。中国的经济体量因该是14多万亿美元了。2500亿美元产品加征25%的关税,对中国影响应该还是比较有限的。中国有庞大的国内市场,我这个年纪的人最熟悉的词"出口转内销"。中国企业家很聪明,去年越南对美国出口大幅度上升,恐怕同中国也有点关系吧?


不同的产业影响也是不一样的,德银最近做了一个报告,有些产品确确实实出口下降了,有些产品没有什么影响,有些产品还略有增加,所以情况还比较复杂。我认为,随时间流逝,影响肯定会变大。而且这里还有产业链条的问题,虽然有的产品跟出口没有直接关系,但是通过投入-产出表可能也会间接受到影响,这样,中国对美出口减少对整个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比我们现在计算的大一些。


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总体影响,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因中美贸易战下降1%,这是汪洋主席说的。还有其他研究,一般是下降0.6%左右。此外,中国还是有政策空间的,可以通过财政、货币政策来对冲美国增加关税的影响。最后,中国人的承受力是比较强的。美国人已经受不了了,但中国这方面还没有很大反应。


最近我们做了一些调研,中国企业家说,关税主要是由美国人承担,本来我卖100块钱(这里我们省略掉汇率问题)的东西给你,到岸价格是100块钱,加了10%的关税就卖110块钱;加了25%的关税就卖125块钱。关税10%的时候关税是美国进口商负担的,加到25%的时候美国进口商觉得负担太重了,就要求中国出口商也承担点。这时候我可以把本来卖100块的产品按90块钱卖给你,美国加征25%关税,如果进口商依然按100块出售,他就只需要负担12.5块的关税了。还有一种情况,产品根本不可替代,中国出口商还是100块钱卖,美国进口商按125块钱卖,消费者承担25块钱的关税负担。初期美国企业承担了主要负担,后来是美国企业、美国消费者和中国人共同分担。总而言之,特朗普说我每年增加了好几千亿的关税收入,这是他纯粹瞎扯。


当美国把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关税由10%扩大到25%后,反对之声日益高涨,代表美国150多家贸易协会的游说组织"关税伤害美国腹地"发表声明说上调关税导致美国近100万个就业岗位的损失。美国鞋类协会和零售批发商协会也发表声明,说(上调关税)严重损害美国消费者利益。声明说,鞋类是一般的商品,征收这种关税对于美国消费者、美国的企业和整个美国经济来说是灾难性的。包括沃尔玛这类大公司在内的美国600家企业也来凑热闹,联名致信美国政府,要求跟中国达成协议。最近苹果、戴尔、惠普、英特尔、微软几家公司也写信反对升级贸易战。消费品到高技术产品,从一般老百姓到各类巨头都在呼吁美国同中国达成协议。有消息说,最近一次USTR征求意见,大家压倒性的反对关税战,莱特希德气的摔门而去。这是美国现在的状况:国内反对进一步加征关税的呼声越来越高。


美国的谈判策略,这里引的是经济学家阿瑟·拉弗的话,他最近得了总统自由勋章,他跟特朗普有个私人的对话。他说特朗普从内心是自由贸易的拥护者,特朗普认为他手中的唯一武器是关税。他的关税威胁是一种谈判策略。特朗普喜欢虚张声势,媒体把这叫做"疯人策略"( "mad man strategy")。所以,中国在谈判的时候应该特别明白,关税战实际上已经到了一个很清楚的转折点,咱们没有必要在关税问题上再浪费时间。真正着急是特朗普并不是我们,咱们可以给特朗普个台阶下,让他回去可以说"我胜利了"。但是不要被他的关税威胁吓住了,那是他的一个谈判策略。


2018年的关税战,中国的反击的比较精准,打击了美国的农业。美国对中国出口数量巨大的商品就三大类:波音飞机、芯片和大豆,你怎么办?我觉得只能打大豆,波音能不能打?中国需要买大飞机,中国还要造大飞机。目前为止美国没有动商飞,可能它顾及波音的利益,投鼠忌器。所以咱们也不要轻易的开战。中国当然不可能加芯片的关税了。所以,中国能够打击的范围是比较小的。美国是贸易逆差国,中国是贸易顺差国。咱们选来选去,选不出什么太多的产品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中国没有必要再报复了。前一段时间中国进行关税报复是符合WTO规则的:你打我、我打你;你加税、我也加税。但中国要有一个"比例原则",他对你1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你最多对他500亿美元加征关税;他对你500亿美元加征关税,你最多对他250亿美元加征关税。因为你是顺差国,一对一,打完以后你就没有炮弹了。现在中美之间的关税战已经到了一个新阶段。在这个阶段,最能打痛美国的东西不是中国对美国出口加征关税,而是美国自己对中国出口加征关税。中国高姿态,泱泱大国不跟你们动小心眼,你们自己打去吧。在贸易战中不要逞口舌之快,不要主动出击,不要开辟新的战场。我们保留报复的权利,引而不发。即便报复,也要有理有利有节。还有一句话,让子弹再飞一会,要有耐心。中国在第10轮谈判谈时拒绝接受美国的漫天要价是完全正确的。这次再谈,中国会更有耐心和定力。


投资战不多说了。根据美国商会的调查,大部分美国企业都有离开中国的念头。但是也不是那么容易。你到越南去,越南很多问题,越南工资涨的很快,土地价格飞涨;到印度去,动不动罢工。但是他们做了离开中国的准备,班农之流想让美国企业全走,离开中国。中国是什么态度呢?我们的政策应该是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应该尽量留住他们,不要"为丛驱雀、为渊驱鱼"。我认为"不可靠实体名单没有必要",这增加了美国企业的担心甚至不安,提高了它们的"合规成本"。如果我们确实需要惩罚某些个别企业,只要合乎WTO规则,有法理依据,我们惩罚它们就是了。何必偏偏要在目前这个时刻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呢?据说是"引而不发"。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是做了调查的,调查的结果很清楚:提出建立这个制度不利于我们留住犹豫不定的美国投资者。


还有一个问题,本来其他国家基础设施不好,美国企业犹豫去不去,你给人家基础设施搞好了,不就去了吗?搭便车嘛。中国自己还有很多基础设施需要建设、改造的。特别是在内陆地区。在周边国家大搞基础设施,有利有弊,希望能够考虑的周全些,要仔细规划,不要为美国企业离开中国创造条件。中国企业走出去也是有利有弊,有些行业的企业因为生产成本的考虑可能不得不转移出去。但一些企业的转移同我们自己的改革不到位有关。中国本国仍然存在就业问题、贫困问题、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改革了、市场机完善了、激励机制理顺了,许多本土企业是可以留在国内的。


前几年还有一个现象是中国企业拼命到美国去并购。根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调查,从2005 年到 2016年, 中国公司在美国进行了234项投资,包括并购。其中78项为金融和房地产投资,35项是娱乐和旅游投资,26项是运输投资,25项是石油与天然汽投资,只有17项投到高技术产业。在高技术产业投资中最大的有两笔。一笔是联想购买IBM的平板电脑、摩托罗拉,花掉68亿美元。另一笔是海航花掉60亿美元购买销售通讯设备的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 (后来又卖掉了)。其他投资都是亿美元级别的。与此同时,从2009年到2015年,华人在美国购置房地产花费了1000亿美元。在我看来,那几年的投资热潮相当多的是资本外逃。美国夸大了中国所谓海外投资的危险性,好像为了获取美国的高技术,中国政府指挥中国这些企业,让中国金融机构给他们提供资金,精心挑好项目去并购。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你不让中国去也好:资本外逃困难了,盲目的投资少了,中国国民财富的损失也会减少一些。中国海外资产恐怕是一笔糊涂帐。现在应该好好清理一下家底了。


最后一个问题是,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也变得更加困难了。对这种变化也要一分为二。只要我们自己有正确的应对之策,坏事是能够变成好事的。


这是投资战,现在说说技术战,中美贸易战早已超越贸易范围。现在的热点是技术战。我觉得对于美国来讲,打压中国大致可以分两个方面,一个是要求中国解决所谓结构性问题,本来中国跟美国是进行贸易谈判,结果它把贸易谈判转成中国结构性问题的谈判。结构性是一个筐子,贸易之外的问题全装到"结构性"筐子里去了,涉及到国有制问题、国有企业问题、产业政策问题以及各种各样和贸易无关的补贴问题。另一方面是对中国企业实行技术封锁和禁运。


在所谓结构性问题上,美国主要攻击中国三个方面,一个是中国的产业政策,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谈过。一个是补贴政策,美国提出的是"广义补贴",他把跟贸易不相关的补贴问题泛化,而且不光是政府财政给企业补贴这样的传统补贴问题,他们把政府或者银行给企业提供任何优惠和便利都纳入其中。另外还有一个是国有企业,这些问题对于我们自己来讲确实还需要讨论,需要通过改革加以解决。但美国提出的"整改要求"恐怕不是为了使中国企业更具有竞争力,能够更快实现中国制造2025的目标吧?在答应他们的要求前必须反复思量。


第二个层面是以危害美国国家安全和违背美国更多的法律为由,现在特别是以伊朗为由,制裁中国高科技公司,中兴就是一个例子。还有就是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和把中国踢出全球价值链,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明确的说,要上下围堵。最近出台了14项技术出口管制,凡是我们认为重要的全管制。


制裁华为,退出所谓的实体名单,凡是进入实体名单的,美国的企业不能给它提供产品。据有关部门报道,5月17日为止,中国大陆被纳入实体名单的除了华为之外还有143家,中国香港91家,中国台湾1家,在其他国家的华为子公司26家,中国企业一共261家,占美国实体清单总数的21.9%,仅次于俄罗斯。


对中国企业实行出口管制、禁运已经不是贸易问题,甚至也不是国家安全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已经顾不得讲任何道理了。美国商会主席说得好,美国对华为的禁运是"谋杀"。在技术战中的最重要一招是把中国踢出全球供应链或者全球价值链。中国贸易2/3是全球价值链贸易,中国产业,特别是高科技产业已经深深嵌入全球价值链。美国的做法使中国面临两难的问题,一方面我们想充分参与国际分工,得到国际分工的好处;另一方面我们又要避免受制于美国,到底在里头还是不在里头,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大的挑战。


按世界银行的说法,生产可分成三大类,一种是纯粹的国内生产,国内消费;还有一种是传统的贸易,如生产的东西卖给日本供日本人消费。最后一种是所谓全球价值链生产。


全球价值链分成两种,一种是简单的,我的东西卖给日本,日本把它作为原材料或者机器设备生产东西,这个时候产品是从中国跨越边境一次,但是并不是被日本人吃掉,而是被日本人用了,这是简单全球价值链。还有一种叫复杂全球价值链:一个产品从生产的第一道工序开始,要反复跨越国境后才形成最终产品被销售。半导体产业形成一个复杂全球价值链。例如,最初在日本提炼硅锭、切成晶圆;裸晶圆运到美国,加工成集成电路晶圆,切割成裸芯片;裸芯片运到像新加坡这些地方组装、封装、测试;集成电路芯片运到中国后制成各种最终产品(手机、计算机等);最终产品最后又回到美国销售。而集成电路的最初设计大多是在美欧等国家完成。这就是整个产业链。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形成制造芯片集成电路的完整产业链,更不用说生产芯片还要有复杂的机器设备。在一个国家把所有这些机器设备也生产出来是难以想象的。中国企业在半导体集成电路全球价值链中,主要处于后端。所谓把中国剔出全球价值链,就是前端不让你买,后端让你卖不出去。这样,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和通讯产业里的企业不就死掉了吗?美国对中国高技术企业的禁运和封锁,对中国的威胁比加征关税更大、更严重、更难以克服。


半导体价值链的全球分布,一些重要的半导体企业如英特尔、美光、三星、东芝等等,全球分布,从我这儿运到你那儿,你那儿运到我这儿,运来运去。为什么会这样?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运费急剧下降,而且贸易自由化,可以在免税区生产,非常容易的实现了全球的产业链,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的发展,但是问题来了,它随时给你切断,企业可能就会彻底垮掉。要效率还是要生存?


中国应该怎么办?中国应该自身的经验教训(不是屈服于美国压力)对重要结构性问题(如产业政策、补贴、国有企业等问题)重新审视,通过深化改革激发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


华为这样的企业自己比谁都更知道应该怎么办。应该让中国的高科技企业自主作出选择。政府应该多方面听取企业意见协调各方立场,为企业调整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在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同时,尽可能留在产业链中,从下游往上游延伸,增加中国作为最终使用者的地位,从而缩短全球价值链。发展不受美国控制的类全球价值链(台湾地区、日本、韩国、欧洲国家)、区域价值链。


路风教授指出:美国禁运也可能是中国高技术企业发展的一个机会,大量创新企业可以从华为这样的企业中得到订单。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最近事态发展显示,美国想把中国踢出全球价值链也非易事。由于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在高科技领域取得进步,美国高科技企业和中国高科技企业的相互依存很高,对华为禁运,高通的芯片卖给谁?但是我们依然需要想清楚,这种情况说明中国不需要担心被踢出全球价值链,还是我们仅仅得到更多的备胎时间。


汇率战是一个新战线,有一条是:坚决不能同意美国要求人民币兑美元保持稳定,我们的汇率要由市场决定,美国很可能给中国戴上汇率操纵者的帽子,咱们没干预怎么戴呢?现在姆努钦有一个新的解释,过去干预,现在不干预也可以认作是干预。这是他说的。被定为汇率操纵者之后可能采取什么措施?美国的法律主要是加征关税。关税已经很高了,还怎么加呢只有天知道了。


中国没有必要过多顾忌美国的无理要求,一定要坚持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方向,汇率要有弹性,坚持保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


最后,我们还必须高度警惕美国对中国发动是金融战。美国颁布了一系列域外法,将美国司法管辖权推广至美国境外。违背这些域外法的国家、公司和个人将被列入制裁名单。


制裁名单有不同的类型,其中有一个名单叫SDN名单,进入名单的主要是是伊朗的各种组织机构(如伊斯兰革命卫队)和一些"恐怖组织"。如果某公司或个人同SDN名单上的机构和个人发生关系,这个公司或个人就会被列入黑名单,如外国制裁逃避者名单。列入这个名单的公司和个人也会受到某种形式的制裁。其中还有一个名单叫561名单(现在名字改成CAPTA名单),上了这个名单的金融机构就不能在美国设立代理行的账户。上了CAPTA名单,就意味你就不能做美元业务了。


美国的制裁分一级制裁和二级制裁两种。一级制裁禁止美国的个人和机构同被制裁国发生往来,违反者将被处以禁止在美国进行经营活动,禁止使用美元和使用美国清算体系,资产被冻结的处罚。二级制裁是针对非美国的个人和机构的。成为二级制裁对象的外资资银行不仅面临失去接入美国银行和支付系统的风险,而且可能丧失与其他外国银行之间的国际代理行关系。中国的丹东银行就受到美国的二级制裁。


昆仑银行是中石油持股的城市银行,银行资产有3500亿,在全国城市商业银行排名第十,由于它被上了CAPTA名单,其他银行怕惹麻烦,不愿跟它来往。我觉得这是非常大的问题。昆仑银行不是给自己谋私,而且中国明确不承认美国对伊朗后来的制裁,也不承认美国的长臂管辖等等,中国有必要通过法律手段保护像昆仑银行之类银行的合法权益。


同制裁外国机构相关的一个重要概念是所谓长臂管辖。长臂管辖权原来是指当被告住所地不在法院所在的州,但和该州有某种最低联系(且原告所提权利要求的产生与这种联系有关)时,,该州对被告具有属人管辖权,可以对在该州以外的被告发出法院传票。根据长臂管辖,任何在美设有分行并营业的外国银行,美国法院都可以行使属人管辖权。即使外国银行与原、被告双方的纠纷无关,但如被告在银行开户,则作为协助执行的第三方,外资银行也将被卷入诉讼,也必须予以配合。例如,某公司同伊朗由石油生意,你并不知情,但如果该公司在你的银行有账户。你作为银行在纽约有分行,就有可能收到纽约某区法院的处罚。美国根据自己制定的域外法制定制裁名单,再通过长臂管辖就可以对"违法"的外国个人和机构进行制裁和处罚。面对美国的长臂管辖,外国金融机构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经济学家杂志2012年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称"世界上最大的敲诈勒索者,不是意大利的黑手党,不是克里姆林宫的官僚,……而是美国纽约金融管理当局。"为什么?因为它们找各种各样的毛病对外资银行罚款,金融危机以来至2018年初, 全球各大银行已被罚款2430亿美元。


面对美国的攻势,中国该怎么办?


当然我们必须小心翼翼,加强合规管理,不要被人抓住辫子。我们曾经想过各种各样的方法,这是比较技术性的问题。用美元进行国际支付主要两个系统,一个是swift报文系统,另一个美国的chips和Fedwire支付系统,进入这两个系统会受到美国全面的监控。swift虽然是独立的,但是它要配合美国要求提供情报,所以美国想整你,你是跑不掉的。如果不想跟美国发生任何关系就离开这两个系统,但是银行就是国际网络的一部分,离开网络银行能怎么办?


中国现在搞了一个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另外有些银行也搞了类似swift的报文系统,这些东西从技术上来讲并不是无法克服的。但是有一条,只要美国是国际储备货币,只要国际结算系统是美国掌握着,孙悟空怎么都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现在美国虽然对伊朗实行禁运,但是医药、医疗设备、食品等人道主义物资是例外。欧洲国家跟伊朗有这样的有限的贸易往来。为了规避对伊朗的制裁,欧洲搞了一个instex系统。我们原本以为这个系统有希望代替swift和美国的支付系统。我们还专门去欧洲调研,但结果很令人失望。这些都是小打小闹的尝试。举个例子,比如法国从伊朗买了100元的东西,德国卖给伊朗100元的东西,这时候法国和德国就可以利用instex进行结算,跟伊朗没关系。但是如果你跟伊朗总体来讲有贸易顺差或逆差,最终你还是得用美元、还是得通过swift和chips或fedwire才能同伊朗进行结算。怎么办呢?现在欧洲似乎也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


我们的希望在于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原来的人民币国际化路线图有问题,推动方式有问题。现在机会似乎来了,美元的信用在下降。大家知道美元上了写一句话"IN GOD, WE TRUST",但是大家已经不太trust它了。另外一个货币取代它的机会增加了,但是怎么抓住这个机会,怎么实现人民币国家化,怎么用多级货币体系代替美元的霸权体系依然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最后小结一下。首先,中国不能走回头路,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是必须坚持的,要加速推进国内改革进程,加强和完善对知识产权、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加速市场化的改革,消除各种各样的市场扭曲,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发挥决定性作用,贯彻竞争中性原则。也就是说坚决执行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把公报提出的各项原则具体化,落实下去。这样做不是屈服于美国压力,而是为了我们自己。其次,要考虑降低对外依存度,我们原来对外依存度是60%多,现在降了很多了,原来我们出口对GDP是30%多,现在已经降到了18%,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依然偏高,美国和日本都不超过10%,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要主要依赖国内市场,我们不要搞出口导向政策,要按照市场规律来分配资源。要把精力放到国内需求上,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再次,确确实实大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学习华为准备好"备胎"。最后,要捍卫多边主义原则,维护现存国际秩序,认真履行WTO承诺,坚持全方位的开放方针。在积极参加WTO改革的同时,可以考虑加入CPTPP(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我们加入进去会增加对我们的自我约束,推进改革进程。同时,如果我们是按照区域性国际条约行事的,美国攻击我们可能会更困难一些。当然了人家让不让中国加入也还是个问题。总之,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只要应对得当,美国的贸易战和其他各种遏制方法都不能阻止中国实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目标。

(本文系作者6月26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所作的学术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