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适应中低速增长 破解转型挑战
作者:白重恩    单位:清华大学经管学院    发布:2019-11-25    阅读:568次   

非常感谢论坛的组织者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分享,我们的题目是适应中低速增长、破解转型挑战,我们要实现这样一个转型,从高速度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型,企业应该在其中起重要的作用,我们的经济增长的模式过去比较多的依赖于政府主导的一些投资,显然我们现在不能再继续走这条路。要让企业起更大的作用,就要改善营商环境,让企业能够有积极性,同时又能有效的为经济的发展做出贡献,所以我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对营商环境的想法。

首先,请大家看一些数据。这是世界银行每年发布的一个报告,报告的名字叫doing business,就是对各个经济体的营商环境做一个排序,做一个打分。我给大家展现的是2014年的打分和2019、2020年的打分,大家可能会说2020年还没来呢怎么2020年的打分就来了,这也许是他们报告的营销手段,每年都是提前一年出这个报告,所以现在已经出了2020年的报告。如果和2014年相比,我们现在营商环境的综合排名有了显著的提升,2014年我们排第96位,今年新的报告我们排第31位,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励,我们也是各级政府为了改善营商环境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才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可是我们不能因为我们的排名有了这样的改进就自满,我有时候开会的时候听到一些领导和专家说你看我们都已经排全球第31位了,我们和很多发达国家都可以比肩了,所以我们的营商环境已经很好了,我们和发达国家的营商环境差不多了,这个话的说服力不是特别强。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析一下为什么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指标的改善就对营商环境满意了。我们现在看一下指标的分项,综合指标有十个分项,做了平均以后得到的,分项里有一些确实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比如建筑许可,一共190个经济体,我们曾经排185名,进到2020年的33,这里面也有一些子项没有特别大的进步甚至排名上有退步,比如获得信贷,我们2014年获得信贷排名73,2019年仍然73,到了2020年掉到80,不是说我们现在的环境变差了,不一定是这样,因为这个排序是相对的,如果其他国家获得信贷改善了,我们落后于其他国家那排名就会靠后。对于民营企业来说获得信贷的艰难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如果我们给大家讲这个数据,大家还觉得这好像比较反映现实,我们获得信贷方面确实非常困难。

在税负方面也有一些改进,但是改进的速度还不能令人满意,比如获得税负方面,世界银行的排序聚焦于名义的税率和缴费率,所以我们名义的税率有的地方还是比较高的,尤其是社保缴费率。2019年我们在这方面做了比较大的努力,但是执行情况有待观察。因为名义的税率费率降了以后,实际操作中企业面临的实际负担是否跟着降了还有待观察。

刚才讲到获得信贷,获得信贷方面我们没有特别大的进步,我们要实现转变,过去的经济发展模式中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政府和政府相关的各种投资,不是说全部都这样,但是依赖程度比较高,在那种情况下我们的金融体制是比较好的服务了那样的增长战略,因为你做一些大项目需要把资源动员起来,我们的金融体制是非常好的动员了资源,把它导向大项目。但是经济发展方式要转变,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在创新创业方面做更多的贡献,那么这个时候我们过去的金融体制就不完全适合新的要求,我们需要做很大的努力,要促进金融为创新创业提供有效的支持。

这里面有一个体系中特别重要的问题,就是有一部分企业实质上是获得担保的,对这些企业来说,比如有些国有企业还债面临问题的时候就会有人来帮助他,帮助他的人会说这个企业只是面临短期的流动性问题,我救他一把后面他就活下来了,所以帮他是应该的,从这个说法来说也没错,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能获得这样的救助。如果我们考虑到资金在这两种企业之间的配置,一类企业能够获得救助,另一类企业不能获得救助,那么就会看到不能获得救助的那些企业获得资金越来越难,特别是当我们的金融监管使得我们的金融机构要对风险更加重视的时候,那些不能获得救助的企业就会更难获得信贷,因为他们的风险要由金融机构承担。我们金融体系中这样一个大的问题是我们还要做很大的努力才能解决的问题。

金融机构的容错空间很小是导致这个问题的根源之一,我们要做很多努力,比如通过现在的数字科技帮助我们更好的识别风险,把错误降到一定的程度,这是关于金融方面。除了我们刚才说的这些指标中的数据以外,世界银行的指标体系是不完全不完备的,有很多影响环境的重要方面都没有在那十个指标中得到反映,比如政策稳定性对企业的发展其实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世行的十个指标没有一个反映了政策的稳定性。对投资的保护,如果大家回忆一下刚才对投资的保护是保护小股东,这是公司治理中的一个大问题,怎么防止大股东盘剥小股东,但是在很多经济中可能不仅是小股东需要保护,我们需要保护小股东不被大股东盘剥,同时还要保护大股东,我们的产权是不是让投资者觉得放心,这也是一个问题。

市场准入的障碍也没有得到准确的反映,市场监管方面有的时候不到位,所以假冒伪劣产品盛行,劣币驱逐良币,有的时候又是错位或者越位甚至有的情况下多个部门对同一件事情进行监管,而多个部门的监管之间不一致,让企业要遵循所有的监管的话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这也是我们的问题。但是在世行的指标体系中也反映不出来。对外开放主要看的跨境贸易,其实对外开放方面跨境投资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开放方面,这个战略也没有反映。税负指标中只考虑了企业的税负没考虑个人的税负,个人的税负是否有利于人才得到充分重视,这也是一个问题,人才的环境也没有得到充分的反映。

我们过去这些年关于优化环境做了很多努力,现在又在做新的努力,刚才我们列的这些里面很多都是关系到企业与政府打交道,怎么让企业和政府打交道的时候遇到的障碍少一点,怎么让企业办事变得更容易一点,这里面就牵扯各个方面,有的是政府的激励,有的是政府的工作流程等等。我在2018年五十人论坛的年会上也谈到了这些问题,很欣慰地看到今年10月22号国务院发布了优化营商环境的条例,从下一年的1月1日开始实行。这个条例中对很多我们以前谈到的问题都做了相应的规定,比如第七条可以明确优化营商环境工作的主管部门,之所以营商环境中有时候给企业造成很多障碍,多部门管同一件事,部门之间管得不一致,使得企业无所适从。如果我们有一个部门能够把企业的事接下来,政府部门之间的协调由这个政府部门去做,而不是由企业跑各个部门求爷爷告奶奶,可能对我们的营商环境就会有比较大的促进。现在有一些省份搞只要跑一次的政策推广,在一定程度上优化了营商环境,但是我们还需要做很大的努力。

另一方面各个地区不同的部门实际情况不一样,要在全国有一套统一的营商环境的措施可能很难,所以我们需要鼓励地方做探索做实验,这个时候就要允许地方在做实验的过程中有一定的容错,所以国务院的这个条例中也提到了。第八条国家建立和完善以市场主体和社会公众满意度为导向的营商环境评价体系,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比如世界银行的指标就不是这样的,它是找十个方面然后看法律文本到底怎么样,它不是主观的由市场主体和居民对营商环境评价得到的指标,有一个名言叫做只有穿鞋子的人才知道鞋子是不是舒服,只有企业和居民才知道营商环境是不是好,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上面两点我在2018年五十人伦谈的年会中都做了建议,很高兴这方面我们有一些进展。

政府和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下列情形中依法依规追究责任,其中制定和实施政策措施不依法平等对待各种市场主体的,现在民营企业很担心的就是在获得要素方面没有得到平等对待,如果这条能够得到有效的实行,所有的权利部门如果制定的措施造成了对不同类的市场主体有不同的对待,如果都要依法依规的追究责任,我想这样的企业就会觉得营商环境更加适应经济的发展。刚才我们说到有很多营商环境的问题是多个部门不协调造成了规章制度之间打架,所以国务院的这个条例里面也谈到我们制定新的规定的时候应当切实实际,确定是否为市场主体留出必要的适应调整期,这个很重要。

底下一条全面评估政策效果避免因政策叠加或相互不协调对市场主体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不利影响,我觉得这个很重要,但是问题是这是对新的政策法规行政规范性文件做的要求,对现存的这些政策如果有叠加或者不协调的情况,我们通过什么渠道来解决,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在改善营商环境中一方面政府要有激励,特别是地方政府要有激励,另一方面工作的方式、工作的流程也可以帮助我们找到问题的症结,除了国务院的条例里的重点方向之外,有一些像行业协会可以在促进营商环境中起更重要的作用。既然要强调让更多的看企业的满意度,满意度怎么得到有效的反映,希望行业协会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要把所有的营商环境各个方面都一起改进可能非常困难,我们是不是要选一些重点进行重点突破,刚才谈到各地有只要跑一次的服务,我们能不能在企业中也提供更多的一站式服务,期待各级政府在改善环境上有更强的动力,同时我们能不断优化我们的工作流程,使得我们营商环境的问题能够更好的被发现,能够有更好的流程去解决它,谢谢大家。

张燕冬(主持人):非常感谢白老师。白老师您讲的世行的报告有一些缺陷,虽然我们已经提升到31位,但是我们只有两个城市,它并不完整,其他城市的情况也有问题。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是获得信贷的指标,中国从2014到2019年都是退后的,73名退到80名,说明这个重要的指标对整个经济体系是有影响的是在退步,这个要引起关注。世行对经济体系的评估是不完善的,你通过一些政策,在您看来咱们国家的营商环境最突出的问题是什么?

白重恩:最突出的问题,我们从计划经济向市场在经济中起更大的作用转型的过程中,跟高老师刚才讲的有一些老的思维习惯是没有改变的,比如一家企业要做一个产品,各个部门都要说我对这个产品要说几句话、要有一套措施,而且很多管理都是从计划的角度去做的,所以他们制定的这些规章制度即使是一家做已经让企业非常难去适应了,又是多家来做,就让企业非常难以适从。举个例子,一家汽车公司,我去调研的时候发现做城市里面运垃圾的车,四个部门在管他,四个部门有四套规章制度,他们拿来四他规章制度一比照,只能生产载重辆低于500公斤的垃圾车,否则必然要违背某一家的规定,让这个企业怎么做呢?以前就是睁一眼闭一眼就算了,但是现在我们的管理各种各样的巡查巡视更严格了,不合理的措施对企业的影响就变得更大了,思维的习惯和管理流程多部门来管理事、又互相之间不够协调,我觉得这是营商环境中特别重要的问题。

(本文系作者在《财经》年会“2020:预测与战略”上发表的演讲